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1章 邀请
    夏文杰认识这位开车的司机,虽说只有过一面之缘,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他的样子,因为他就是当初送给他视频的那位神秘人。

    “年轻人记忆力不错,只见过一面而已,但时隔两年多还能记得他。”中年人点点头,说道:“当时,我们在查办一个大案子,本来埋伏在那里是为了调查别人,却无意间拍下了你朋友被害的场面。因为,我们所查的案件很重要,不想也不能暴露我们所在的位置,所以,那段视频我们无法直接交给警方,后来经过研究,决定先交给你,毕竟被害的是你的好朋友,我们推断,你肯定会把那段视频送给警方,结果,你却让我们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你竟把那段视频私自留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夏文杰这时总算解开了心中的一个谜团,原来,那个神秘人之所以把视频给自己,是希望借用自己之手将其转交给警方,他们自己不太好直接出面罢了。

    “自那之后,我们便开始留意你了,会不定期的关注你的举动。”

    “所以,你们掌握我的一切,还是在原来那个位置,你们又把昨晚在天台上所发生的事都拍了下来。”

    “没错。你在这件事上的布局,我有仔细研究过,并不算是很完美的计划,不过,你的耐心、城府以及对时机的把握,都是令我欣赏的地方,稽核现在正需要你的人。加入稽核,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压下去,否则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纵容你这样的人步入邪途,危害社会。”

    “如果我想步入邪途的话,我早就接受张凡的邀请了。”

    “如果你真那么做的话,你认为我现在还会坐在这里和你谈这些吗?我所看重的,第一是本质,第二才是才能。”

    中年人幽幽说道:“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叛逆,而稽核就是个叛逆的部门,它不会随波逐流,只会逆流而上,它追求的只有一条,公平与公正。”

    “加入稽核,你可能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未来的路,想必也会有数不清的明枪暗箭在等着你,不过,要改变现状,要改变一个体系、一个社会,总是需要有一代或者几代的精英挺身而出,付出牺牲。”

    “当人们遭遇不公正对待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有个英雄站出来帮助自己,可是人们却很少想到自己去做那样的英雄,夏文杰,你也像大多数人一样,只盼着英雄的出现,而自己却不愿也不敢去当那个英雄吗?”

    夏文杰体内的热血因中年人的这番话而变得沸腾起来,他不知道稽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部门,他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不过,他希望改变社会的现状,希望公平与公正能重新回归为社会的主流形态。

    他嘴唇开启,刚要说话,但又咬了咬嘴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话锋一转,低声说道:“我现在还只是个学生而已。”

    中年人笑了,说道:“我没有要你现在就正式加入稽核,可以先挂个名。”

    说着话,他拿起座椅下的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一张文件,递给夏文杰。后者接过来一瞧,原来是报考志愿,一张已经填好了的报考志愿。

    在上面的第一栏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他夏文杰的名字,而在报考栏里,没有什么第二、第三志愿,只有一个第一志愿,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这……”看到这份报考志愿,夏文杰傻眼了,他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摇头说道:“这不是我写的那份报考志愿。”他要报考的是商学院。

    “这是我帮你写的。”

    “报考警校?”

    “没错!稽核虽说不是警察,不属于公安系统,但在查案的时候,需要用到警察的所有技能,所以,你只能上警校。刑警学院在省城,距离d市不远,在那里上学,你也挺方便的。”

    夏文杰放下手中的报考志愿,看着中年人,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好像在没见到自己之前,他就算准了自己会遵照他的安排,先上警校,然后再加入他说的那个稽核部门。

    这多多少少激起了他的反叛心理。他嗤笑一声,疑问道:“你认为我就一定会加入你们吗?”

    “我知道你会的。”

    见他眯缝起眼睛,中年人含笑说道:“因为你是个聪明人嘛,你应该很清楚,一旦进了少改所,你这辈子就算毁了,你也无法让你的哥哥承受这么大的打击。你的哥哥把你拉扯大并不容易,他对你一直都抱有一颗望子成龙的心。”

    他这话算是切中了要点。夏文杰心中苦笑,这只老狐狸,简直把自己的家底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你这算是柔性的威胁吗?”

    “你当然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还有个问题,稽核是国家承认的政府部门吗?”

    “当然,现属国务院直属机构,只不过还没有推广,目前仅在l省试施行。”

    夏文杰点点头,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我如果真按照你的安排上了警校,我……是不是应该算是带薪进修啊?”

    噗嗤!坐在前面的司机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这话还真把中年人问住了,后者琢磨了一会,反问道:“这对你很重要吗?”

    “是的,如果是带薪进修的话,我就不用让哥哥拿学费和生活费,上学期间我也不用去打工了。”

    “呵。”中年人短促地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从金二那里足足拿走了一百万,这笔钱……”

    不等他把话说完,夏文杰正色说道:“金二毁了两个家庭,那一百万是他对那两个家庭应做的补偿,我不会私自拿走其中的一分钱。”

    看着他眼中冒出来的怒火,像是受到多大的羞辱似的,中年人笑了,琢磨片刻,说道:“可以破例,算你带薪进修,至于打工嘛,我想你在警校期间应该没有去打工的机会。”

    警校从来没在夏文杰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也不了解警校,听中年人这么说,他只以为是警校的管理相对严格,学业繁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打工,直至他以后上了警校,他才弄明白中年人这话的真正含义。

    看得出来,夏文杰已全盘接受自己提出的条件,中年人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从怀中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文杰,说道:“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打电话咨询我。”

    夏文杰接过名片,很普通,也很简陋,就是一张薄薄的白色的名片,名头是:中国l省稽核局局长,下面的名字是:余耀辉,再下面,是一窜手机号码。背面则是空白的。

    看罢,他有些吃惊地问道:“你是局长?”

    中年人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前面的司机转回头来,语气中带着与有荣焉的得意,说道:“余局的头衔虽是局长,但级别可是副部级呢。”

    说着话,他又伸出手来,自我介绍道:“我叫韩鸿。”

    “啊?”

    见夏文杰面露惊讶之色,他忙又补充道:“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鸿,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啊,韩哥,你好,以后多关照。”夏文杰呆呆地握了握韩鸿的手。

    副部级,相当于副省长,这可算是夏文杰在现实中见过的最大的官员了。他呆住片刻,恍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记得警校并不是那么好考的,还需要满足很多的条件。”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做好安排。”

    夏文杰应了一声,没有再多问什么。

    “好了,时间不早,你也该去上课了,对了,稽核现在还未对公众公开,只是一个试验性质的部门,今天你我之间的谈话,我希望到此为止,不要传出去,听明白了吗?”

    “哦,我知道了。”夏文杰点点头。稍顿,他问道:“那么,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

    “余局再见。”

    “再见。”

    夏文杰先是试探性地开了开车门,见中年人和韩鸿都没有阻止自己,他这才用力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等他站到车外,关好车门,车内的中年人还特意向他含笑挥了挥手,而后示意韩鸿开车。

    目送着轿车行远,渐渐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夏文杰忍不住长长松了口气。

    他以为自己除掉金二的计划很完美,无懈可击,可哪里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竟然早在人家的监视之内。

    连自己的老底都被人家查得一清二楚,而自己还毫无察觉,是自己太大意了,还是稽核太神通广大了?

    想到这里,夏文杰皱了皱眉头,突然之间,他感觉身子凉飕飕的,回手摸摸自己的背后,校服里的内衣不知何时都已被汗水浸透,连校服都变得潮呼呼的。

    不管他的城府有多深,遇事有多镇定,他终究还只是个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又怎么可能会不紧张?

    稽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部门,也不能只听对方的一面之词,自己回头得好好查一查才行。夏文杰整理好烦乱的心情,向学校走去。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