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9章 了断
    青年的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慢条斯理的弯下腰身,提起金二带来的那只旅行包,慢悠悠地淡漠道:“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金二哥,接下来,凡哥会招呼你的。”

    “我******的。”金二怒极,伸手就去抓青年的脖子。不过那青年反应极快,动作也灵敏,仿佛狸猫似的,横着跳出一米多远,将金二的大手避开。

    金二还想继续去抓那青年,但张凡带来的那些大汉已一拥而上,将他围在当中。

    看着周围凶神恶煞、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大汉们,金二后脊梁冒凉风,一股恶寒从脚底板一直窜到脑门。他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脸上的戾气消失的无影踪,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他看向张凡,边摇着手边说道:“凡哥、凡哥,小弟错了,小弟知道错了,你……你饶了小弟这一次吧……”

    不等他把话说完,张凡已乐呵呵地分开手下人,走到他近前,还笑吟吟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金二兄弟,你怕什么?我不怪你,我反而还要感谢你呢。”

    “啊?”金二傻眼了,膛目结舌地看着张凡。

    张凡乐道:“女人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早就看她不顺眼,早想甩掉她,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这次倒是多亏有你,成全了我。”

    “凡哥,凡哥,是误会,当初我真不知道她是嫂子,真的不知道啊……”

    “嘘!别怕,我都说了我不怪你。”张凡先是竖起食指,而后轻轻拍了拍金二的肩膀,说道:“我非但不怪你,我还打算成全你们,怎么样?凡哥对你们俩够大方了吧?”

    “凡哥。”金二再也站不出,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轮起巴掌,啪啪甩在自己的脸上,带着哭腔说道:“凡哥,你就饶了小弟这一次吧。”

    “怎么?你和我老婆只是玩玩,不是出于真心的?”一瞬间,张凡的表情阴冷下来,两只小眼睛随之射出两道歹毒的凶光。

    金二吓得差点尿裤子,连连摆手,尖声叫道:“是真心的,是真心的……”

    “这就对了嘛。”张凡又乐了,拍拍金二的脸颊,说道:“成全你们,我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说完话,他倒退两步,仰面深深吸口气,还抹了两把眼角,毫无预兆,他大喝道:“山炮,动手。”

    随着他的喊声,一名大汉向左右的同伴甩下头,紧接着,有两人箭步窜到金二近前,其中一人轮起拳头,狠狠打在金二的肚子上。

    金二闷哼一声,身子蜷成一团,倒在地上,那两人一个抱头,一个抱脚,将金二横抬起来,大步向天台的边缘走去。

    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金二拼死挣扎,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向张凡那边大叫道:“凡哥,你不是说饶了小弟吗……”

    “我说了,我会成全你们,现在,我就送你去和那个贱人团聚!在、地、下、团、聚。”最后的几个字,张凡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脸上的肥肉都在突突地跳着。

    “你……你把她杀了?”

    “你比那个贱人幸运多了,她是大卸八块,你充其量就是粉身碎骨,但还能保住全尸。”

    “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别叫了,你带来的那几个小兄弟永远都不会上来救你了。”

    “啊……”

    金二闻言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嗷嗷的怪叫,只可惜,他的叫声阻止不了大汉们的步伐。

    两名大汉将金二抬到天台边缘,嘭的一声将他摁在台沿上。张凡叼着香烟走过来,看了看浑身都是冷汗、脸上挂满泪水和鼻涕的金二,他露出似笑非笑地表情,慢悠悠把嘴里叼着的烟卷拿下来,吹了吹烟头上的灰,没有预兆,猛的将烟头插在金二的眼睛上,狞声说道:“搞我老婆,给我带绿帽子,摔死你真是便宜你了。”

    “啊……”金二发出都不是人声的惨叫,疼的直锤地面。

    “去你妈的。”张凡猛的提起腿来,一脚踢出,正中金二的肋下。金二这时本就在天台边缘,受张凡这一踢之力,身子横着飞了出去。

    “啊……”他濒死的叫声在楼梯外响起,声音由大到小,随着嘭的一声重物砸地的闷响,一切戛然而止。

    张凡在天台边缘探出身形,伸长了脖子向下面望了望,只见金二躺在楼下的身体都已被摔得变了形,猩红的鲜血慢慢扩散开来。

    呸!他怒气难消地吐了口唾沫,咬牙说道:“便宜你了。”

    这就是张凡,一个比金二更横、更狠、势力也更大的黑社会头子。

    又观望了好一会,他才缩回脑袋,转过身形,看向不远处的青年。他嘴角一弯,脸上的狰狞消失,嘿嘿地笑了,说道:“小兄弟,你可还满意?”

    这位清秀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夏文杰。

    把金二约到这里的是他,暗中把张凡找来的也是他,由始至终,他只是和金二坐了一笔交易,金二的死,他没有插一下手,充其量就是目睹了一起凶杀案而已。

    可以说在这件事上他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就算以后警察调查这个案子,也找不到他的头上,这就是他的‘驱虎吞狼’之计。

    金二是死在张凡的手上没错,而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只不过,他采用的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罢了。

    目睹了金二被杀的全过程,夏文杰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其中当然有欣喜,雪松的仇终于报了,金二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但又有怜悯,金二再可恶再可恨,他终究还是个人,不是只畜生。

    不管心里是什么感觉,夏文杰感觉自己一下子轻松了,压在自己心头上长达两年多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被搬掉,他仿佛是从牢笼里解脱出来。

    天色仍然漆黑,但在他的眼中,天似乎已经亮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看向张凡,深深地点下头,说道:“谢谢凡哥。”

    “不必谢我,我反而该谢你才对。”张凡走到夏文杰近前,把他又重新打量一番,越看越喜欢。

    他手下什么人都有,有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有能以一顶十的凶狠打手,但唯独缺少的就是有头脑的人。

    而眼前这位青年还未成年,没满十八岁,便已拥有如此厉害的心计和成服,等他长大之后那还了得?这正是自己所急需的人才。

    “小兄弟,凡哥还有个不情之请。”

    “凡哥有话请讲。”张凡这个大老粗突然客气起来,让夏文杰也有些不太适应。

    “以后,你跟着我混吧!我不会耽误你学业的,你想上大学,凡哥给你拿钱,只要你毕业之后来帮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张凡是真心实意地邀请夏文杰,他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青年。

    他不知道的是,夏文杰躲他还来不及呢,恨不得此事过后两人永不相见,又怎么可能会帮着他做事,还跟着他混?

    夏文杰乐了,说道:“我先谢谢凡哥,不过,我从来没想过去混黑道,凡哥的好意我也只能心领了。”

    张凡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诚心的去邀请人,结果却被人家一口拒绝了,面子多少有些挂不住,脸色一沉,幽幽问道:“小兄弟可是瞧不起我张凡?”

    “不、不,我哪敢瞧不起凡哥,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以后,也只想过普通的生活……”

    “但你今天做的事可不普通啊。”

    “人生或多或少总是会出现一两次的意外嘛。”夏文杰话锋一转,含笑说道:“凡哥,警察应该也快到了,我们得走了。”

    看得出来,夏文杰的拒绝不是出于客套,张凡在心中暗叹一声可惜,他点点头,说道:“好吧,小兄弟,我们以后再见。”

    不会再见了!夏文杰脸上是在笑,心中却不以为然地嘟囔了一声。

    夏文杰、张凡一行人从天台上下来,到了楼下,夏文杰特意转到楼后金二被摔死的地方,张凡满脸的不解,但也没追问,只是默默看着他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夏文杰走到金二的尸体前,围着转了两圈,而后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拨动尸体。

    “凡哥,他……他在做什么?”

    张凡的手下兄弟莫名其妙地问道。张凡苦笑道:“鬼知道。”

    过了一会,只见夏文杰从金二的身下捏出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机。他把手机抬起,仔细看了看,确实是自己的那只手机没错,然后才走回来。

    张凡等人这才看明白,原来他是在找他的手机。不仅是张凡,就连他的那些手下也在暗暗点头,这小子年纪不大,心思倒是缜密,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没有忽略。

    等夏文杰走回来后,张凡看了看被他捏着的手机,问道:“手机摔坏了吧?”

    “有些可惜。”这只手机是他过十六岁生日时哥哥送给他的礼物,他一直很宝贝,现在却被摔个稀巴烂,确切的说是被金二压个稀巴烂。

    “一只手机而已,我买个送你。”

    “不必了,凡哥。”

    “我送你回家吧。”

    “我自己走回去行了,凡哥再见。”夏文杰说完话,也不等张凡的反应,身形一转,向反方向走去。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