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7章 筹备
    翌日,星期六。

    上午,夏文杰参加补习,等到中午,他放学回家。在家里没呆多大一会,便走出家门,去了许婧的家。

    夏文杰、李雪松、许婧三人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三家人住在同一条街区,由于父母那一辈就互相认识,常常会聚到一起聊天、吃饭,他们之间自然也是熟得不能再熟。

    他们上的同一间幼儿园,后来又上的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可以说他们三人一直都是形影不离。

    因为父母过世早的关系,夏文杰比旁人要更珍惜身边的朋友,不过,李雪松的被害等于是让他一下子失去了两个最亲密的朋友。

    李雪松被害的那天,许婧也在场,目睹了整个过程,因为惊吓过度,她在医院里昏迷了好几天,醒来之后便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别说不能上学,就连生活自理都做不到。

    金二的所作所为,毁了两个家庭,也夺走了夏文杰最亲密的两个朋友、伙伴,这份仇恨,一直埋藏在他的心里,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在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仇恨的力量很恐怖,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做出常人所无法想像的事。

    许家距离夏家很近,出了小区,走路用不上十分钟。

    为夏文杰开门的是许母。自从许婧患上自闭症后,生活完全要靠人照顾,许母只能辞去工作,在家专门照看她。

    “是文杰啊,今天没去补课吗?”

    “上午有补课,下午放假。”夏文杰乐呵呵地说道,接着又问道:“许姨,小婧吃过饭了吗?”

    “我正犯愁呢,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从早上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

    “啊!不吃饭可不行,许姨,我去喂她吧。”夏文杰换上拖鞋,走到洗手间,把手洗干净。

    许母欣慰地点点头,说道:“小婧一向最听你的话了,文杰,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夏文杰擦干净手,走出卫生间,笑道:“许姨,你就不用和我客气了。”

    他端着许母准备的饭菜,走进小婧的房间。

    房间里还是收拾得那么整洁,一尘不染,墙角堆放着许多的毛绒玩偶,那些本是许婧最喜欢的,可现在它们都成了摆设。

    粉色的床上坐着一位女生,她面朝着窗户,背对于着房门,长长又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从头顶披散下来,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只是消瘦的双肩已快连这件轻薄的连衣裙都撑不住,给人一种她随时都可能飘走的感觉。

    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夏文杰的心里就像被针扎刀割一般。他轻轻把房门关严,脸上强挤出笑容,语气轻快地说道:“小婧,我来看你了。”

    “……”女孩坐在窗沿,动也没动,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他已经习惯了,自从那天之后,小婧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在她面前,他已习惯了自说自话,一个人唱独角戏。

    “许姨说,你一天都没有吃饭,这可不行啊,就算不开心,也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饭还得吃嘛。”

    “你看你现在瘦的,风大点都能把你吹走了……”夏文杰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只有在小婧面前,他才会滔滔不绝。

    他把饭菜、碗筷摆放到写字桌上,拉开椅子,而后走到许婧近前,蹲下身形,细声细语地说道:“来,小婧,先吃点饭,等你吃完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说着话,他握住许婧纤细的小手,把她拉到写字桌前,让她坐下来。

    然后他又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黄灿灿的鸡蛋,送到许婧嘴边,笑道:“许姨的手艺比饭店里的厨师都好,我最喜欢吃了,小婧,你多少也吃一点嘛。”

    许婧微微张开小嘴,任由他把鸡蛋送入她的口中。

    由始至终,她都像是个任人摆布的大玩偶,就连吃饭也是机械性的咀嚼,她人是坐在这里,眼睛却是空洞的,但她的心,早已不知失落在何地。

    吃过半碗饭后,夏文杰再把饭菜送入她的嘴里的时候,她的舌头立刻将其顶出去。他知道,这是她吃饱的表现。

    他放下碗筷,抽出纸巾,边擦拭许婧的嘴角,边笑盈盈地轻声说道:“小婧,在未来的三天里,我会让金二为雪松偿命,你的恶梦,也将会结束。”

    “不开心吗?”夏文杰抚摸着她的长发,笑道:“不用担心我,这次,我不会再像上回那么鲁莽。听说过驱虎吞狼吗?就算金二是头狼,在这世上,也自有能吞掉他的老虎。”

    “三天,最多三天,一切都会结束。”

    “等事情结束后,我可以向学校请几天假,陪你出去旅旅游,散散心。”

    “我想,雪松在天有灵的话,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高考没关系的,我这么聪明,就算请几天假也不会受到影响的。”

    夏文杰自顾自地说着,而许婧已转头看向窗外,她的心似乎也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周一,夏文杰和往常一样,在手腕和脚踝上缠好铅块,跑步上学。

    对现在的他而言,五公里的路程早已不在话下,跑完全程的时间基本都在二十分钟左右,这还是他在没有使出全力的情况下。

    高三的下学期,是面临高考的学生们最紧张的时期,即便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很多学生都是在边吃饭边作练习题。

    不过,夏文杰倒是很轻松,一是他不太看重自己高考的成绩是好是坏,其二,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为雪松报仇这上面。

    他的午饭很简单,一袋面包,两盒酸奶而已,与周围那些带饭的同学比起来,他吃的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喂,你今天又吃这些垃圾食品啊?”坐在他前面的女生转回头,瞪着本就不小的眼睛,盯着他课桌上的面包和酸奶。

    她叫胡彬彬,是夏文杰所在班级的班长,学习成绩很好,模样也长得很漂亮,个头有一米七十以上,身材修长又匀称。胡彬彬可算是个标准的美少女,只不过她的性格很爷们。

    刚上高中的时候,她就有一米七十多了,这在当时的男生堆里都属中等偏上的个头,比那时的夏文杰还要高一些,除了学习好外,她还是学校里的体育健将,别看是漂亮的女生,但实际上有把子力气。

    有次她和班级里的男生发生争执,两人越吵越激烈,最后还动起了手,拳脚相向,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不仅打赢了,最后还把那个男生打哭了。

    是真的打哭了,被胡彬彬摁在地上揍啊,当时这件事轰动一时,被学生们传成一段‘佳话’。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胡彬彬在学校内都是横行霸道的,寻常的男生根本不敢去招惹她。

    夏文杰以前也和她发生过冲突,至于是什么原因,他早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胡彬彬当时推了他一把,然后他一连退出好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感觉不像是被人推一下,更像是胸口挨了一记闷锤。

    此后他对这位姑奶奶便敬而远之。

    现在,胡彬彬还是一米七十多的个头,不过夏文杰已与她的身高相当了,当然,他们早已过了争强斗狠、打打闹闹的年龄段,只不过高一时的经历还记忆犹新,他对她的态度仍是能避就避。

    看着胡彬彬审视的目光,夏文杰呲起小白牙一笑,说道:“习惯了。”

    胡彬彬撇撇嘴,嘟囔道:“难怪你看起来这么瘦,马上要高考了,补充营养很重要的。”

    “胡大班长说得有道理,在下受教了。”夏文杰夸张地边点头边哈腰。

    胡彬彬哪能感觉不出来他对自己的排斥,好心当成驴肝肺,她没好气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转回头去。

    过了好一会,她又坐直身躯,脑袋向后仰了仰,以施舍的口吻说道:“我今天饭菜带多了,要不要分你一点?”

    说完话,许久,身后都没有传来应话声,她忍不住扭回头一瞧,后面哪里还有人,再往后看,夏文杰正拿起他的面包和酸奶从教室的后门往外走呢。

    胡彬彬的饭夏文杰是不敢吃,如果以后再发生矛盾,以这姑奶奶的脾气,都能让自己把吃过她的饭吐出来。

    夏文杰走出教室,去了绘画室。那里是考美术的学生专用教室,高三学年就那么多人,准备考美术学校的也就那么两三个,绘画室大多时候都是空着的。

    果不其然,当夏文杰进到绘画室,里面空无一人。他回手把房门关严,而后跳坐到一张书桌上,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喝着酸奶。

    吃了一会,他空出一只手,拿出手机,拨打里面的一窜电话号码。

    嘟、嘟。

    话筒里的茫音响了好一会,终于有人把电话接起。话筒里传来粗声粗气的话音:“喂?找谁?”

    “是金二哥吗?”夏文杰嘴里嚼着面包,囫囵不清地问道。

    “是我,你是谁啊?”

    “哦,没事,我就是问问。”

    “他妈的,你有病吗,你从哪弄到我的电话……”他的骂声还没完,夏文杰直接把电脑挂断了。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