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3章 大叔
    翌日。放学后,夏文杰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哥哥开的酒吧。这间酒吧的名字叫龙虎酒吧,位于d市的黄河路,这里可是d市最繁华的新商业区。

    说起来夏文豪也很幸运,当初他选择在黄河路买下店面开酒吧,可不是多有长远的战略眼光,而是当时这里还不是商业区,房子相对便宜。

    不过,也就在最近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城市高速发展,不停的外扩,老的商业圈呈现饱和状态,急需新的商业圈填补,黄河路这一带随之逐渐兴起,并新建起数个大型的商场,一跃成为d市新的大型商业圈,势头甚至把老商业圈都压在下面。

    龙虎酒吧的牌匾是黑底红字,又大又气派,也很漂亮,里面分上下两层,一层是公共区,二层是包房和办公区以及仓库等等。

    现在是傍晚,酒吧里的客人已经不少了,服务生在里面穿梭不断。

    酒吧的工作人员当然都认识夏文杰,身为老板的弟弟,他也算是半个老板。

    看到他,路过的服务生纷纷打招呼,他走到吧台前,把书包放在上面。里面的酒保很有默契地接过,放在吧台里,然后笑道:“文杰,来找你哥吗?”

    夏文杰抬头向四周望了望,问道:“我哥呢?”

    “在楼上。”酒保笑呵呵地说道:“好像是在和惠茹姐商量合同的事。”

    “哦。”夏文杰点点头。

    酒保说的惠茹姐他并不陌生,是酒吧里的驻唱,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出头,比文杰年长不了几岁,人长得非常漂亮,打扮也时尚,天生还有一副好嗓子,夏文杰刚见到她的时间还真迷恋过一阵子呢,当然,那只是少年人懵懵懂懂的迷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他回过头,目光自然而然地向酒吧最偏僻的那个角落投去,看罢,他眼睛顿是一亮,暗道一声:他果然在!

    依旧是坐在那个老位置,依旧是只点一扎啤酒,依旧是一身笔挺的黑西装、里面白衬衫,也依旧是全神贯注地摆弄他的电脑。

    好像他的周围有竖起一道无形的墙壁,将他与外界隔绝开。

    夏文杰望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酒保说道:“我哥在谈正事,我就不上去了,我在下面坐一会。”

    酒保点点头,应了一声,正要说话,旁边又有客人坐下来点酒,酒保立刻迎了过去。

    夏文杰离开吧台,向最角落的那个位置走去。到了近前后,他一屁股坐在那人的对面,脸上带笑地说道:“大叔。”

    那人没有抬头,目光仍落在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由始至终都没有多看他一眼,不过他嘴上却说道:“看起来,脸上的伤都好了,年轻人恢复的就是快啊。”

    想到昨晚自己狼狈的样子,夏文杰又后怕又感尴尬,他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我是来向大叔道谢的……”

    “你不是已经谢过了吗……”那人还是头也不抬,心不在焉地问道:“还有别的事吧?”

    一语被道破心事,夏文杰老脸一红,沉默片刻,然后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拜师。”

    “咳……”那人好像被自己的口水呛道,咳了一声,头也终于抬了起来,看向坐在对面的夏文杰,过了一会,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摇头说道:“还拜师,什么年代了?用不用再摆个香案什么的?”

    夏文杰尴尬地脸色更红,如果此时地上有缝,他能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我……我就是想为我的朋友报仇。”

    那人乐呵呵地说道:“人家嘲笑你几句你就受不了了,还谈什么报仇。”

    夏文杰心中一动,脸上的尴尬之情消失,正色问道:“我希望大叔能教教我该怎么做。”

    那人两眼直勾勾地端详着他,许久,他眨眨眼睛,随即叼起一根香烟,点燃,慢条斯理地吸了两口,方说道:“想要致一个人于死地,有三种办法。”

    “哪三种办法?”夏文杰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人,身子也随之前倾。

    “第一种,就是你用的那种办法,直接去找人家拼命,这也是最蠢的办法,即便成功了,自己也逃不开干系,轻者是牢狱之灾,重者,啪。”他抬手做个开枪的手势,接着,继续道:“不成功,后果你应该体会到了,所以这么做不管成功与否,都没有好结果。”

    “那……那第二种办法呢?”

    “雇凶做事。”那人含笑说道:“耗费些钱财,让别人去做你做不了的事。当然,这也有风险,成不成功还两说,动手的人也有被抓招供的风险,所以,这么做的结果是,你仍很难将自己置身于事外。”

    夏文杰听得膛目结舌,他艰难地吞口唾沫,疑问道:“那……第三种是……”

    那人说道:“第三种办法就很高明了,也需要你有耐心去等。”

    “等什么?”

    “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夏文杰满脸的茫然。

    “一个有十足把握又可以让自己置身于事外的机会。”

    夏文杰若有所思地垂下头,喃喃说道:“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机会?要是等,那要等上多久?”

    “呵。”那人笑道:“那就看是你想做一个猎人还是做一个猎物了,如果你想做一个猎人,一个优秀的猎人,那你就需要拥有一颗能耐得住焦急的心。在森林里,一个猎人为了扑捉猎物,可以等上几天甚至几十天,在社会上,一个猎人想要成功,他往往要等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耐心,以后就不要再提为朋友报仇的事了,因为,你不会成功。”

    “现在,很多人都感叹自己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好机遇,其实,机会不是侥幸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靠耐心等来的。少数人,早已做好了准备,只等着机会的降临,而大多数人,只是在浑浑噩噩的过活,就算机会降临在眼前,也无法把握,白白浪费,然后,又怨天尤人,感叹生不逢时。”

    夏文杰听得认真,突然之间,他生出一种茅塞顿开、醍醐灌顶的感觉,打心眼里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对他讲过这样的话。

    过了半晌,他忍不住问道:“大叔,你究竟是做什么的?”

    那人咧嘴笑了,不过这次的笑让夏文杰感觉很温暖,不再是那种面具一般虚假的笑。他说道:“你知道中间人吗?”

    “中间人?”

    “就是牵线搭桥的人。”那人耸肩说道:“我现在,应该算是已经退休的中间人。”

    “我不知道中间人是做什么的,但我觉得大叔的话很有道理,我还是想拜师。”

    夏文杰现在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冥冥之中,他就是有种感觉,在这位大叔身上,自己一定能学到让自己一生都受益匪浅的东西。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这位大叔确实改变了夏文杰的人生观,成为他这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启蒙老师,以后,很多人都说他是一个狡诈的机会主义者,之所以会这样,正是受了这位大叔的影响。

    大叔看着夏文杰,笑问道:“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那对你没有好处,我也不能让你和我有任何的牵连,那对你更没有好处,不过,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本领,健身强体的本领。”

    他接不接受自己的拜师,对夏文杰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肯教自己东西。听闻大叔的话,他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问道:“大叔要教我什么?”

    “你现在上高中是吗?”

    “是的。”

    “恩。”大叔点点头,又问道:“你家距学校多远?”

    这还真把夏文杰问住了,他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挠着头发说道:“我只知道坐车要坐六站。”

    “六站……一站地差不多有一到一点五公里,市内的站差不多在一公里以内,六站地的话,相当于五公里左右。”

    大叔算了一会,对夏文杰说道:“以后,你就不要坐车上学、放学了,改成跑步上学、放学吧,不管你未来要做什么,有一副强壮健康的身体总是最重要的。”

    夏文杰边听边点头,把他的话牢牢记下,等了好一会,见他仍没有下文,疑问道:“大叔,那然后呢?”

    “然后?”大叔仰面而笑,说道:“你先把我说的这一条坚持下来,再说然后吧。”

    “这很简单……”

    “简单?做一天两天很简单,难在坚持。”大叔看看手表,接着拿起杯子,将里面的啤酒一口饮尽,随即站起身形,说道:“好了,我现在要走了,以后再见。”

    夏文杰急忙跟着站起身,问道:“我真的不能知道大叔的名字吗?”

    看着他充满期盼的眼神,大叔似乎有片刻的恍惚,他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含笑说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说完话,他再不停留,迈步走了出去。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