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章 复仇
    d市。

    夏文杰站在漆黑又肮脏的小胡同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街道对面的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唐皇朝酒店。

    大唐皇朝酒店是d市第二家五星级酒店,可算是老牌的知名酒店了,共有四十二层,酒店的门面又大又气派,以金黄色调为主,磅礴大气,真仿佛古代的皇宫一般。

    不过,大唐皇朝酒店的富贵显然没有笼罩到对面的那条小胡同。

    小胡同冗长又狭窄,里面阴暗又潮湿,地上流淌着脏水,垃圾满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

    身在其中的夏文杰好像毫无感觉,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对面酒店的大门前。

    现在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他在这里等一个人,一个绰号金二的人,他也是这一带有名的大混子。

    夏文杰只是个刚上高一的学生,而金二则是本地臭名昭著的大地痞****,他俩本应该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但现在,仇恨却把他俩联系到了一起。

    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好友就是死在金二的手里,夏文杰眼中射出骇人的精光,手也下意识地摸进斜挎的书包里。

    里面有他在放学时买的一把刀,西瓜刀。

    他知道,金二现在就在大唐皇朝酒店里,身边跟着的手下也不多,这是他为兄弟报仇的最好机会,可能也是唯一的机会。

    他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成功,他现在只能确定一点,活着人必须得为死去的人做点什么。

    他在这里已经足足等了四个多小时,但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累,或者说心情的紧张和精神的高度集中已让他无法感觉到疲累。

    凌晨十二点半,街上的车辆和行人已十分稀少,即便在白天一直都车水马龙的大唐皇朝酒店,现在也已开始显得冷清。

    就在这时,酒店的旋转玻璃门里走出一群人,三男一女。女郎打扮妖艳又清凉,浓妆艳抹,穿着黑色的亮片背心,下面是短到若隐若现的迷你裙。

    那三个男人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正中间的那人看上去有三十出头,身材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和他身边那位妖艳女郎比起来都矮上半头,但他体型可够粗壮,露出来的膀臂比那女郎的小腿都粗,向上看,一颗又光又亮的大秃头显得格外扎眼,眉毛短粗,好像两条毛毛虫爬在脸上,下面一对小眼睛,塌塌鼻,狮子口,走路时脸上的横肉突突直颤。

    出了酒店大门,四人说说笑笑地走到街边,一名汉子笑嘻嘻地说道:“二哥,你在这等会,我去提车。”

    “去吧、去吧。”光头汉子不耐烦地挥挥手,注意力都放在身边的女郎身上。

    看到他们,对面胡同里的夏文杰立刻握紧了拳头,气息随之加重。他慢慢眯缝起眼睛,没有马上走出去,静静地看着去提车的那个大汉走开、走远,而后,他才从胡同里走出来。

    他大步流星地穿行空荡荡的街道,直奔对面的两男一女而去,放于书包内的手下意识地将刀把握得更紧。

    街道对面的三人有看到他,不过目光同是在他身上一掠而过。

    夏文杰很普通,中等个头,身材瘦弱,皮肤白净,加上年纪又小,一看就知道是学生,谁又会多去关注一个普通的学生呢?

    当他走到街道中央的时候,他放于书包内的手抽了出来,在他手里紧紧抓着的,是一把被报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西瓜到。

    此时,光头汉子正和身边的妖艳女郎有说有笑、打情骂俏,而另一名大汉在旁赔笑,时不时地还插几句话。

    他们三人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学生在来到他们近前后,猛然间把手中的一叠报纸捅向光头大汉的小腹,同时还发出一声嘶吼。

    可是让夏文杰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他觉得他用的力气已经不小了,结果藏于报纸内的西瓜刀根本没有捅进对方的身体里,甚至连包裹它的报纸都没有刺穿。

    光头汉子先是缓缓低下头,看眼桶在自己肚子上的那叠报纸,接着,他又慢慢抬起头,目光落在夏文杰的脸上,毫无预兆,他扬起手来,一巴掌拍在夏文杰的脸上,同时大骂道:“******的。”

    他这一耳光用了十成的力气,把夏文杰横着打出数步,人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手中的西瓜刀也随之落地。

    他的耳朵嗡嗡作响,半边脸颊毫无知觉,就连大脑都停止运转,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被打傻了似的,鲜血顺着他的鼻孔和嘴角流淌下来。

    另一名大汉回过神来,快步走到落地的报纸近前,将其捡起,感觉手中沉甸甸的,随即将报纸撕开,这才看清楚,原来报纸里还藏着一把西瓜刀。

    “二哥,你看。”那大汉急忙把西瓜刀递给光头汉子。那光头汉子接过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接着笑了,歪着脑袋张开嘴,舔舔自己的嘴角,手提着西瓜刀向夏文杰走去。

    来到夏文杰近前,光头汉子举起手中的西瓜刀敲敲他的脑袋,笑骂道:“******的,小崽子还想来杀我,你他妈的还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我今天教教你,西瓜刀不是用来捅人的,是他妈的用来砍人的。”说着话,他侧头喝道:“大伟,把他的手给我摁住,我今天要他一只手。”

    “嘿嘿。”名叫大伟的汉子怪笑一声,箭步窜到夏文杰近前,不由分说的把他踢翻在地,然后用膝盖压住他的腰眼,同时把他的右手死死摁在地上。

    也直到这时,夏文杰的意识才恢复正常,他拼命的挣扎,想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名大汉,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就是挣脱不开。

    光头汉子看着夏文杰的手,嘴角扬起,露出残酷又阴冷的狞笑,他将手中的西瓜刀高高举起,看准夏文杰的手腕,作势便用全力砍下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街道上突然射来两道强光,光线刺得光头大汉睁不开眼睛,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耳轮中已听到由远及近、急速而来的呼啸声。

    “二哥,小心。”原本压在夏文杰身上的那名大汉怪叫一声,紧接着,全力扑出,将光头汉子撞出好远。

    他二人滚成一团,双双摔在路边,也就在他二人摔出去的一瞬间,一辆轿车挂着劲风奔驰过来,停在光头汉子刚才站着的地方。

    看着这辆突如其来的轿车,光头汉子和他的手下都有些傻眼,从地上翻身坐起的夏文杰也傻眼了。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车门突然打开,从车内传来低沉的话音:“上车。”

    夏文杰抬头向车内一瞧,怔住片刻,随后他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钻进车里。

    等他上车之后,车里的那人脚下一踩油门,轿车轰的一声,一溜烟的飞驰而去。

    “我操。”光头大汉从地上一蹦而起,望着轿车绝尘而去的背影,气得跳脚大骂:“******的,有种你别跑。”

    只可惜轿车早已经驶远,车内的人也听不到他的怒骂。

    轿车内。

    夏文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脸色煞白,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刚才太危险了,如果轿车再晚来片刻,自己的这只手非得被金二活生生地砍掉不可。

    想到这,他急忙转头,看向开车的那人,惊讶道:“怎么……怎么会是你?”

    “恰巧路过。”

    开车的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由于保养的好,实际年龄比看上去要更大一些。他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没有打领带,领扣也是松开的,这副打扮和一个上班族没什么两样。

    夏文杰认识他,更准确的说,是见过他,但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是夏文杰的哥哥夏文豪所开酒吧里的常客,夏文杰经常到哥哥的酒吧里,见过这人很多次,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因为这人很奇怪,在酒吧,他永远都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置,那里似乎都快成了他的专署座位,另外,他永远都是一个人,永远都是只喝一扎啤酒。

    虽说见过他那么多次,但夏文杰和他从没说过话,也没见他有和谁说过话。明明长得很英俊又很面善的一个人,但给人的感觉却很冷,让人难以接近。

    他做梦也想不到,在自己处于危难的时刻,竟然是他突然出现,救下了自己。

    “不相信吗?”见夏文杰呆呆地看着自己,那人含笑问道。

    就是这样,他明明是在笑,但夏文杰却感觉冷冰冰的,他的笑毫无诚意,更像是一只面具。

    “为什么?”那人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夏文杰被他问愣了,不解地反问道:“什么为什么?”

    那人转过头来,深邃地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注视他片刻,回过头来目视前往,慢悠悠地说道:“那些混混为什么要对你下那么重的手?”

    夏文杰沉默,过了好一会,他低声说道:“因为我要杀了他。”

    “为什么?”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