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698章 喜欢谁
    “呀,快要进城了啊,这青花城啊,我早就听说了,原先就想来的,这儿有家戏院,特别有名气呢,早年他们这个戏班子到我家乡巡演过一次,我当时看了那戏啊,简直就乐的睡不着觉,真是太好看了”言紫玉欢快的道:“这次我去了啊,也要去看戏”

    吴灏黎扯了扯嘴角:“你倒是知道的不少,放心吧,这次你去能饱眼福了。  .  tw.”

    言紫玉却耷拉着脑袋道:“可惜看不到钟玉朗了,我听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登台了,这次更是去浦海那边办公事儿了,有些遗憾啊。”

    吴灏黎没好气的道:“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戏子,有啥好遗憾的”

    “可我最喜欢他了,你不知道啊,他演的可好了,当初我看了一场他的戏神雕侠侣,那简直是大英雄啊我的侠女梦也是从此开始的,我觉得吧,只有成为一个真正的侠女了,才能配的上那样的大英雄”言紫玉憧憬的道。

    “呵,戏里的英雄罢了,有什么好崇拜了”吴灏黎心里还真是有点儿不舒坦了。

    言紫玉气的嘟了嘴:“你怎么总喜欢跟我唱反调啊我说他是英雄他就是”

    “得得得,你说是就是,我不敢反驳你成了吧。”

    言紫玉笑嘻嘻的道:“不过相比起钟玉朗啊,我还有个很想见的人物。”

    “哟,你心里的大英雄还真是不少啊。”吴灏黎调侃的道。

    “那是,这个啊,在我心里就是个女英雄”、

    “谁啊”吴灏黎倒是有了兴趣了。

    “乔慕娘你知不知道她就是梅苑的主人,一个女子,凭一己之力能够做出这般作为,我觉得她就是个比女侠客还侠客的英雄我可崇拜她了,每次我爹娘说什么女孩子嫁人相夫教子就好了的时候,我就拿她来反驳我爹娘,可是我爹娘总说我没人家那能耐”言紫玉愤愤的道,可随即也叹了口气:“唉,说来我也的确是没人家那能耐啊,我也知道我什么都不好,什么都没出息。”

    吴灏黎的眸光忽的低沉了下来,想起那个小女人,心里自然是有些难受的,当初第一次见她,还是在土坡村,她不过是个小村妇,还被村里人同情看不起,因为她家徒四壁不说,还嫁了个傻子,可一晃这些年过去,嘲笑她的人还在种地,她却有了这般成就。

    这个从一开始就带着耀眼的亮光的女人,一步步走到今天,都在他的眼下,可他最终也没能力留住她的心。

    言紫玉瞧着吴灏黎突然心情不好了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受了他的感染呢,连忙道:“哎,其实我也挺看的开的,我比不过人家就比不过呗,她就是我的榜样罢了。”

    吴灏黎原本有些悲伤的心情突然就豁然开朗了,忍不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倒是看得开。”

    言紫玉“哎哟”一声扒开了他的手:“你摸小狗儿呢”

    “小狗儿有你这么野的”吴灏黎笑道。

    言紫玉瞪了他一眼,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便随即转正题:“不过说来啊,我还羡慕她的一点呢,就是她嫁了个真正的大英雄,咱们的战神王爷俞泽,我觉得吧,真是绝配他们两的故事坊间可多了,哎呀,一时间都说不清楚,对了,你家就在青花城,那你跟她认不认识啊”

    “认识。”

    “真的啊那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她,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我一点儿都不相信你的保证。”吴灏黎毫不客气的道。

    言紫玉嘟囔道:“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带你去也成,老实点儿知道不本少爷的脸丢不起,”吴灏黎到底是禁不住她那般。

    言紫玉欢喜了起来:“肯定肯定对了,去了是不是还能见到她相公啊”

    吴灏黎睨了她一眼:“见人家相公干啥”

    “他可是咱们大乾朝名扬万里的战神王爷啊,谁不想见见啊”

    “你们姑娘都喜欢这种吗”吴灏黎吃味儿的道。

    言紫玉歪了歪头:“当然了,威风又厉害的,恐怕天下没有哪个姑娘不喜欢吧。”

    吴灏黎没好气的道:“罢了不带你去了”

    言紫玉气恼的道:“你怎么说反悔就反悔啊”

    “本少爷就这样”

    言紫玉气呼呼的别过头去不理他了,只是心里却奇怪的没有丝毫的火气,反而脸上烧红了起来,方才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有些打鼓,她喜欢什么样的呢怎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他呢,言紫玉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却还是强撑着故意顺着杆子往上说,其实自己喜欢的人很明显了。

    吴灏黎瞧着她半天不理他,还真以为她生气了,只好道:“我刚才哄你呢,带你去总行了吧。”

    言紫玉还在内心纠结着害羞呢,她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事儿在生气,这会儿自然也不理他了。

    吴灏黎“嘿”了一声:“你这妮子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本少爷都说了带你去了你还敢撂脸子”

    一边说着,便火大的将她的身子给扳了过来,可入目的却是一片火辣的红晕。

    吴灏黎一愣:“你咋了是不是发烧了啊”

    还想伸手去探她的脑袋。

    言紫玉脸更红了,拍开他的手:“我好着呢你别理我,我,我,我去外面透透气”

    说罢,便连忙逃命似的撂了帘子去马车外面坐着吹风了,车夫还吓了一跳,但是想想没准儿是两人又闹脾气了,倒也只是笑笑没多少啥,继续赶路了。

    吴灏黎一阵摸不清头脑,这妮子闹什么鬼

    马车很快便进城了,吴灏黎还是将言紫玉给揪了进来,一个姑娘家在马车外面跟车夫一起坐着,实在是有些不妥。

    而言紫玉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是表现也算是平稳了:“你家在哪儿啊”

    “四处都是我的家,你担心我跟你似的露宿街头不成”

    言紫玉就当这个“四处都是我的家”是个玩笑话,却不知有东兴楼的地方还真就是他的家。

    “现在先不急回去了,要去拜访个友人,住的地方你就安心吧,”吴灏黎道。

    ,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