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694章 番外 吴灏黎


    安安诧异的看着他:“那他”

    “大婚前,他来找我,说他输了,让我好好爱护你,”俞瑾沉声道。 新比奇中文网 

    安安想起临走前高翔跟自己说的话,他的愿望很小,三年,足够了,他只希望她快乐。

    南宫安安瞬间哭了起来,窝进了俞瑾的怀里:“阿瑾,这辈子我对不起太多人了。”

    俞瑾轻轻拍着她的背:“安安,那些对不起,都让我来承担,这些年你受了太多的苦,我不想再看到你不幸福的样子了,你知道吗?”

    安安却只是哭着,仿佛要将这辈子的悲伤都哭出来,只是此时的她,却没有悲伤,因为有俞瑾在,整个世界都似乎明亮起来了,她只是发泄,只是想念,只是欣喜,只是满足。

    长路漫漫,有了身边人的陪伴,就算是在遥远的路途也不觉得煎熬,因为如今在彼此的眼里,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奢侈的。

    他叫吴灏黎,从前是尊贵的地主少爷,父亲却因为宠爱的小妾,而薄情的将他们母子二人一起赶出家门。

    吴灏黎很小很小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恨是什么。

    或者说,他人生的认知从一开始,就是一颗仇恨的种子,他恨薄情的父亲,他恨阴狠狡猾的姨娘,他更恨那个占了他的宠爱的庶子!

    甚至恨软弱可欺的母亲。

    那个姨娘进府第一年就给生下了个大胖小子,几次三番的挑拨吴老爷和吴夫人的关系,而后吴夫人便被赶出家门。

    吴灏黎七岁开始,便开始做各种活儿计,什么下贱的事儿没做过呢?

    有次实在是太累,还淋了大雨,身体掏空了,还发高烧,吴夫人抱着他去吴府求吴老爷救救他,却被那个已经被抬为夫人的姨娘径直赶出去。

    那种绝望和恨意,他从小就深入骨髓的体会到了。

    第一眼见到慕娘,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新奇,倒也没多大的兴趣,真正让他爱上她的,是她有着跟他一样的狠气。

    他觉得他们就是一类人,可以将伤害自己的人不折手段的置之死地。

    他十八岁的时候被接回吴府,因为吴老爷膝下唯一的儿子那个抢占了他宠爱的庶子,死了,他需要一个儿子继承家业,延续香火。

    众所周知的是,那个小少爷的死,是因为在赌坊跟人赌输了不认账,惹事儿了才被人打死了,可大家不知道的是,那个小少爷的死,其实就是他在背后挑拨操控的。

    这一场事故,不过是他复仇计划的开始,那个姨娘扶正之后,为了防止自己的儿子失去继承权,强烈打击其他姨娘,那些姨娘们全都难以怀孕,就算怀孕,生下了儿子也会被整死。

    所以吴府只有那个小少爷一个男丁,他死了,吴老爷年事已高,不能再有孩子,自然就会想到他了。

    吴灏黎一步一步算计,将吴家彻底的整垮,当初吴老爷临死前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死不瞑目,吴灏黎这才感受到了这种淋漓尽致的痛快。

    他展示出纨绔的一面,用败家子的名声败光了吴家所有的产业,用败家子的名声给没落的吴家留下一个最终的名声。

    他懦弱的母亲,生平从来只会忍,对他的教育,也只有教他忍,可他却偏偏走上了另一条路,将一切的仇恨,都报复了回来。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处在黑暗中的人,一辈子都只能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挚爱的人呢?

    就算是他的生母,他也藏着怨恨不是吗?

    可那个女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闯入了他的世界,他习惯了算计,习惯了谋略,以为她迟早会走到他的身边,可结果却是那般的不堪。

    看着俞泽与慕娘的爱情,他又何尝不羡慕呢?这辈子没有真真切切的体会过这种真情,父亲那里自然没有,母亲对他的真情却又不与他相谋,是否这辈子也能够有这般感情。

    吴灏黎长叹一口气,闷头又灌了一杯酒。

    “爷,少喝点儿吧,明儿还得早起赶路呢,这会儿再喝多了,一旦宿醉了,明儿赶路会难受的。”

    吴灏黎懒散的往后一靠:“赶路?赶什么路?爷就是想在这儿多住几天,多舒坦啊。”

    那随从只好道:“可过几天就是俞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生辰了,爷不是每年都得亲自回去给两位小主子庆祝生日的吗?”

    吴灏黎掀了掀眼皮,想起那两个机灵古怪的小孩儿,忍不住笑了,还真别说,这两个孩子虽然在天资和外貌上遗传他们爹多一些,这性子吧,还真是跟他们娘一个样儿,鬼灵精怪的很,尤其是小花,那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吴灏黎常年在外,其实也是不想跟慕娘太多接触,毕竟他也不是胸襟大到能够时时刻刻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跟旁人秀恩爱的。

    但是也不能一点联系也没有,别说慕娘恐怕会多想,就是自己,其实也不能完全放下。

    所以他便干脆在这两个孩子每年生辰之时特意回来一趟,美其名曰给干女儿干儿子庆生,其实也是为了顺便看看她。

    吴灏黎干脆撂下了杯子,站起身来:“罢了,不喝了。”

    那随从暗暗抹了把汗,果然这个理由对自己爷算是有效的,若是平常,他要喝酒,你就算说马上有个几万两白银的生意要谈他都能置若罔闻。

    吴灏黎懒散的踱着步子往外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镇的东兴楼,酒喝的有点儿多了,他头都有些发晕了,干脆出去转转醒醒酒。

    推开了雅间的门,闲散的从楼上走下来,十足一个纨绔子弟的模样,说实在的,你让他正经起来还真是挺难的。

    他不知道的是,暗处,一个脏兮兮的小身影已经探着头将目光锁在了他的身上。

    紫玉一双眼睛骤然发亮,呵呵,一瞧就是人傻无用的阔少爷,还喝醉了,这不是天赐良机啊,今儿总算不用饿肚子了!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