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693章 番外 赌三年


    或许三年前,安安还能决绝的昧着良心说不,可如今,三年的失去,已经让她吃够了苦头,没有他的人生,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人生,她早就知道,这辈子再看到他一面,必然不能再狠下心来了。(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南宫安安埋进了俞瑾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阿瑾,阿瑾,我想你,真的好想你,三年来,我活着像行尸走肉一般,我找不到活下来的意义,我以为我能撑得住,可是,可是我还是那么爱你啊,爱到了骨子里了,痛到了骨子里,你这样出现在我眼前,这辈子,我如何还能再离得开你?”

    俞瑾将安安紧紧的收到了怀里,抿着唇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这一刻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就觉得什么都满足了。

    “主子,赶紧走吧,不然来不及了。”一个侍卫抱拳道。

    “嗯。”俞瑾赶忙拉着南宫安安便走:“我们先离开祁连国,高翔只能给我们争取到一天的时间。”

    南宫安安还没搞清楚状况,便已经被俞瑾给拉着上了快马,一抽马鞭,疾驰而去。

    而此时,平南侯府依然是喜气洋洋一片,所有人都不知道,新娘子早已掉包,就连高翔,也是同宾客们喝酒喝的红光满面。

    夜色降临,高翔作为新郎官儿,自然被灌了不少酒,侯夫人想着让他少喝点儿早些回去陪公主,他却仿若未闻,只是依然和宾客们你来我往。

    侯夫人看着都无奈:“这孩子,今儿是怎么了?按着从前的性子,那是巴不得回去回去呢,这会儿倒是不着急了。”

    “侯夫人就省省心吧,世子爷不过是高兴,就让他多乐呵乐呵吧,您瞧世子爷多痛快啊。”小丫鬟讨喜的道。

    侯夫人笑着摇了摇头,到底由着他了。

    直到宾客们尽数散去,高翔这才晃悠着身子往喜房去,挑了新娘子的盖头,果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安安,高翔心里苦涩一笑,随即暴躁的摔掉了盖头,大声骂了起来:“你是谁?竟然敢冒充公主殿下,是不要命了吗?!”

    那女子惊慌的跪下:“世子爷饶命,世子爷饶命啊!”

    高翔厉声道:“放肆!胆大包天,公主去哪儿了?说!公主呢?!”

    喜房里的吵闹声穿了出来,一众人都涌了进去,全数大惊失色,这新娘子竟然换了人了!

    侯爷跟侯夫人更是气的半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翔抱拳道:“爹娘!我看着分明就是陛下成心想要戏耍我们高家!才弄了个假公主来侮辱我!”

    侯爷当即就踢翻了桌子:“欺人太甚!我侯府竟然也是这般玩弄的吗?我必须进宫找陛下讨个说法!”

    高翔气恼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愧疚,这出戏既然已经开唱了,就得一直唱下去,他必须做到恶人先告状,将南宫安安消失的事情跟他们侯府脱离关系。

    南宫谦对南宫安安,还有利用的成分在,自然是希望她能够做诱饵的,如今她消失了,南宫谦就算是傻子恐怕也能想得到是谁带走了她,婚礼是唯一的机会,高翔想要跟俞瑾里应外合的送走安安,只能在婚礼期间动手脚。

    因为新娘到了侯府,有一整天的时间会被安置在新房里,不得见人,给了她顺理成章的失踪机会。

    可人失踪了是一回事,南宫谦问罪又是一回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家里人受到牵连,此时必须先下手为强,将这一状告上去,撇清关系先。

    南宫谦得知了此事,也是勃然大怒,他不是没怀疑是高翔帮着南宫安安的,但是毕竟这新娘子是自己亲手交给高翔的,如今说要怀疑高翔,恐怕天下人也不信服,南宫谦顿时气的呕血,恨恨的一拍桌子:“派人封锁城门,仔细搜!务必将人给我抓回来!”

    可是现在,南宫安安已经和俞瑾早早的出了城门,祁连国这么大,南宫谦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京城封锁搜人,但是现在显然已经没用了。

    两人一路疾驰,已经到了京城外的郊区,那里早有马车等着了,俞瑾扶着安安下了马:“现在不用这么赶了,咱们出了京城便已经比较安全了,还是做马车吧,我怕你身子扛不住。”

    安安点了点头,随着俞瑾一起上了马车。

    “阿瑾,我们去哪儿?”安安直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南宫谦此时想必是知道了一切,他一定会勃然大怒,他不允许别人挑战他的尊严。

    “去大乾朝,祁连国到底不安心,你皇兄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这次一去,恐怕再也不能回来了,安安,你后悔吗?”

    安安红着眼眶摇了摇头:“不,这里我至亲至爱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四皇兄也不过一心想要利用我,阿瑾,我只有你了,没有你在身边,我才会后悔。”

    俞瑾松了口气,笑了:“安安,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每时每刻我都不敢相信,我真的能够拥有你了。”

    南宫安安小手轻抚上他的面容,满心的心疼:“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是庄神医给我的人皮面具,只要用药水卸下来便好了,没事儿的,”俞瑾道。

    “可你怎么”

    “三年前你说,你不愿意再看到我一眼,”俞瑾垂下了头:“我不想让你难过,可我却想守在你的身边,所以,找庄神医借用了这个人皮面具,其实没什么,对于我来说,皮相如何不重要。”

    南宫安安心里一涩,哪里像他说的这般轻巧?三年来他就这么默默的守在自己的身边,她却浑然不觉,南宫安安忽而想起从前似乎发现过他,那时她和高翔

    南宫安安垂下了眸子,他心里该多难受呢?

    俞瑾却像是知道安安在想些什么似的,握紧了她的手道:“安安,从前都是你守着我,我还你短短三年,不算什么。”

    安安吸了吸鼻子:“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俞瑾叹了口气道:“三年前,高翔就知道我的存在了,他跟我说,赌三年,三年你若是还忘不掉我,便送你到我身边。”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