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692章 番外 选择

  
      喜婆想要从高翔手中接过南宫安安,高翔却摆了摆手,才道:“不必,我亲自来。(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那喜婆掩着帕子笑的花枝乱颤的:“哎哟这还没进门就这么疼爱公主了。”
  
      安安倒是一愣,却已经被高翔亲手牵着往轿子里去了,高翔搀扶着她进入了轿内,让安安平稳的坐在了轿子中,自己却没有走,而是蹲在了安安的身前,微微挑开了安安的红盖头。
  
      喜婆连忙道:“哎哟世子要不得啊,这盖头这会儿还不能挑开,不吉利啊,还是得入洞房了再说!”
  
      高翔一记冷眼过去,喜婆连忙闭了嘴,不论如何她也不能得罪了贵人。
  
      安安诧异的看着高翔:“阿翔,你怎么了?”
  
      高翔摸了摸她的脸,笑了:“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了。”
  
      安安觉得好笑:“你又不是没见过我,有什么好特意看一眼的?”
  
      “没看过你穿嫁衣的样子,所以想看看,”高翔柔声道:“安安,你真美。”
  
      南宫安安有些羞恼的道:“好了好了,以后又不是没得看的,何必在这儿丢人现眼的,别人都看着呢。”
  
      高翔眸中闪过一抹伤感:“安安,我说过的,能够跟你在一起的这三年,我很满足,如今能看到你为了我穿上嫁衣的样子,我更满足,我的愿望很小,这样,就真的足够了。”
  
      安安一愣:“阿翔,你说的什么啊?”
  
      高翔勾唇笑了笑,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吻:“我希望你快乐,我的新娘。”
  
      说罢,便放下了八抬大轿的轿帘,转身便翻身骑上了高头大马。
  
      喜婆赶忙道:“起轿!”
  
      南宫安安还未反应过来,浩浩荡荡的队伍便已经出发了,安安轻轻抚了抚唇上的余温,总觉得高翔今天怎么怪怪的呢?他突然这般反常,是为了什么?
  
      只为了看她一眼,看她成为他新娘的样子?
  
      南宫安安思绪万千之际,迎亲队伍便已经从进入了最为热闹的街道,周遭和楼阁之上,处处可见来看热闹的人,毕竟是公主大婚,而且还是这般郎才女貌,想来一睹风采的人自然不少。
  
      高翔意气风发的骑在高头大马上,喜气洋洋,身后的队伍延绵了两条街道,可见其壮观。
  
      就在八抬大轿刚刚走到一个路口时,忽而,大风刮起,小贩的摊位都被吹的七散八落,人群们爆发各种惊呼,原本平静的人群们立马沸腾了起来,各种吵闹声不绝于耳,熙熙攘攘的状态更是让人闹心。
  
      谁都没发现,混乱之中,接亲队伍中的八抬大轿就这么迅速的被路口突然出现的一个花轿给替换了,而原本的花轿,却已经被手脚快速的人从另一条路迅速撤退。
  
      南宫安安原本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以为路上有些颠簸,但是却发现外面的环境似乎越发的安静,南宫安安这才觉得不对劲,掀了盖头探头出来:“怎么回事?”
  
      却在此时轿子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地带,南宫安安大惊失色,难不成是绑票?她心里怕极了,浑身都虚软了起来,却在此时,一个垂暮老人缓缓的进入了她的眼帘。
  
      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她的花轿走来。
  
      南宫安安平静了许久的心,突然就急速的跳了起来,分明是个陌生的男人,她却不知为何,那平静无波的眸子,总让她这么熟悉,这么······想念。
  
      那个“老人”走近了花轿,伸手将她接了出来,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已经红了眼眶:“安安。”
  
      只是这么一声,南宫安安瞬间眼睛就红了,这个声音,她想念了这么多年的声音,想念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怎么会,怎么会。
  
      “阿瑾!”南宫安安一把扑入了他的怀里,硕大的泪珠子就这么滚了下来,三年的分离,在这一刻,她见到他的这一刻,再也克制不住任何的感情,只想紧紧的抱着他,感受他的气息,感受他的存在,她真的想不顾一切,就这么永远的抱着他。
  
      俞瑾伸手将她紧紧的嵌在自己的怀里,沙哑的声音却难掩激动:“安安,安安,安安。”
  
      三年来,他无数次的想要这样亲热的喊她,可他却只能静静的等在一旁,看着她喜,看着她悲,他只能在梦里这样喊她,可如今真真实实的抱着她,喊着她的名字,却生怕像是在做梦一般,俞瑾只能紧紧的抱着她,确定自己怀里的她不是虚幻的,他太怕了,怕转瞬就失去她。
  
      南宫安安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赶忙道:“阿瑾,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到底是怎么了?”
  
      可看清了他的脸之后,她却愣了:“你,你,我好像认得你,你是,你是······”
  
      南宫安安想不起来了,但是她确定这个脸在皇陵里见过。
  
      “是砍柴的柴叔。”
  
      南宫安安瞪大了眼睛:“你一直在皇陵!”
  
      难怪,难怪一直没有他的音信,他三年来都这么默默的守在自己的身边吗?!
  
      南宫安安染上了哭腔:“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三年,三年你都顶着这样的身份吗?你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用一个哑巴柴夫的身份经历三年?”
  
      俞瑾紧紧的抱住了安安:“我不委屈,三年来,能时时刻刻的看到你,我不委屈。”
  
      安安哭闹着捶打俞瑾:“怎么能不委屈?!从前十年的质子你都不曾低下的头,你那么骄傲,那么光芒万丈,怎么能,怎么能·······”
  
      俞瑾禁锢了她的手腕,低声道:“安安,这里不能多呆了,我们必须马上走,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安安愣了愣:“走?可······”
  
      南宫安安忽而想起来高翔今天的反常,心里突然就恍然大悟了:“今天的事情是你跟高翔串通一气的?”
  
      俞瑾认真的道:“安安,你愿意跟我走吗?”可眼里的希翼,却丝毫不能掩藏,三年来的等待,他每日都如同炼狱,如今,他只想带着她一起,远走这个地方,他多怕,怕她摇头说不。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