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70章 你情我愿的事儿
    张婆子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原本眼看着就可以将闺女塞给二两了,如今闹出这等子事儿,瞬间就打了水漂,看着慕娘奚落的眼神,张婆子脸都绿了。

    村长眉头都拧成了麻花,土坡村这么多年来,也从未出过这等不知羞耻的事儿,他虽然拿权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等棘手的事儿,若说这奸夫是寻常人家的,便也罢了,偏偏是钱远这纨绔子弟。

    慕娘自然是看出了村长的难处,村长平日里对她都挺好的,况且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她布的局,但是她不想让村长为难。

    “村长,既然钱公子不属于咱们村的,咱们自然管不着,不如交由县衙去,反正您老已经在县衙里备好了案,如今大致的涉嫌人也没啥变化,案情也没啥变化,明儿直接交由知县老爷吧,不然您管多了,这钱公子还不一定乐意呢。”慕娘道。

    村长还没来得及说话,钱远却先跳脚了:“送啥县衙啊?这算什么屁大点儿事儿?不过就是睡了一觉,你情我愿的,你们管个屁啊?”

    慕娘顿时觉得好笑,竟然想不到这钱远竟然还有这么前卫的思想呐!

    张婆子自然是不乐意了,扯着嗓子吼了起来:“你这话啥意思?如今你脏了我闺女,就想着拍拍屁股了事儿了?那我闺女咋办?”

    钱远鄙夷的看了一眼牛庆芳:“那还能咋办?她也是自愿给我睡的,难不成还得让我负责?”

    “你!”张婆子气的差点儿岔气。

    人群中又一阵唏嘘,这钱远嘴巴竟然这么不干净,咋的就叫自愿给他睡的?果然是个没家教的。

    牛庆芳也不是好糊弄的,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说啥都不能放过这最后一次机会,抹了一把脸上泪水:“可你分明说了会娶我的,还立下了毒誓!”

    钱远冷嗤一声:“娶你?我疯了吧?婚书在哪里?毒誓有谁听见了?我还真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钱远原本还真是打算娶的,可人不对啊,现在他已经憋屈到了极点了,也是一肚子火气,哪里还愿意继续忍住自己的脾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认账了!

    牛庆芳一脸森冷,咬牙切齿的骂道:“钱远,你就不怕被天打雷劈?”

    “老子说了没说过就是没说过,你再瞎嚷嚷啥啊?”钱远直接摆出了一副痞子相来了。

    牛庆芳气的肺都要炸了,却半点法子没有了,早知如此,当时就算是抹黑也得让钱远将婚书写下先的!

    钱远直接冲着村长道:“老头儿你也听到了,这女人可不是我强迫的,是她自己主动爬上我的床,况且我也没有对她有过任何要娶她的承诺,说白了就是你情我愿,完事儿了散伙!明明白白的事儿有啥好深究的?现在不过是她想赖着嫁给我,但老子不要她,就这么简单!”

    钱远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混混痞子,说出这话来也一点儿不害臊,村长都硬生生愣住了,这事儿,听着倒的确是这么个理儿啊!

    毕竟这次的事情和二两上次不一样,上次是二两“非礼”了牛庆芳,要负责也是应该,但是这次,明显的是牛庆芳自己爬的床,他一个村长何必帮着这不知羞耻的女人瞎搅和?

    慕娘勾了勾唇,她倒是小瞧了这钱远了,原本还打算看一场好戏,如今偏偏提早落幕,牛庆芳只有悲剧收场了。

    牛庆芳哭嚎了起来:“村长啊,您要给我做主啊,如今我这身子都脏了,他竟然摆手不认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村长嫌恶的看了牛庆芳一眼,朗声道:“你自己做的孽,如今要我来帮你什么?钱公子不是咱们村的,我也就不多管了,松绑!至于你,不知廉耻,损害了咱们全村的脸面,按着村规,理应浸猪笼!”

    钱远一听没自己事儿了,也不愿多呆,觉得晦气的很,绳子一松就立马走了,看都没看牛庆芳一眼。

    牛庆芳吓的脸色煞白,瘫软在了地上,张婆子到底是爱惜闺女的,连连哭嚎着跪在村长面前求饶:“村长,您就大人有大量饶过她一次吧,她向来是乖巧的,这次肯定是被那钱远骗了,才让猪油蒙了心,做出这等傻事儿啊!村长啊,可不能浸猪笼啊!”

    村长到底是宅心仁厚的,土坡村本来就小,各家各户基本都是熟悉的,这张婆子一家他虽然打心眼儿里不喜欢,却好歹是相识了这么多年,哪里狠的下心来,只叹了口气,才道:

    “罢了罢了,要真的做到这般,我也狠不下心来。”

    村长这话一出,张婆子和牛庆芳立马松了口气,但村长随即厉声道:“但是还是要一定的惩处来以儆效尤,不然村规的威严何在?就罚牛庆芳游村一日,告知所有人她做出的丑事,还要向村里所有人做出诚恳的道歉,若是村里大多数人愿意原谅你,我便不再追究!”

    牛庆芳面如死灰,这般丢人现眼的事儿,简直是比死还难受。

    牛庆芳的游村示众到底还是得到了大多数的原谅,村民们大多淳朴善良,哪里真的忍心看着一个熟悉的生命死呢?

    慕娘早就料到了,但也不觉得有啥,对于牛庆芳而言,如今活着恐怕比死还难受。

    如今心里的疙瘩总算是拔掉了,慕娘也有了点儿安逸的日子。

    今儿看着外面太阳正好,便搀着林氏出来晒太阳,林氏手上还拿着一件没做好的衣裳,是二两的,慕娘的衣裳早已经做好了。

    “娘手艺真好,可惜我这个粗枝大叶的,这辈子是学不来这心灵手巧的活儿的,”慕娘笑道。

    “都怪娘这些年病的厉害,你天天操持家里,也没闲工夫学这些,不然啊,这相公的衣服,哪里轮到我这个做娘的做呢?我女儿这么聪明,这些还不是一学就会的,”林氏嗔道。

    慕娘笑了笑:“那是女儿的福气,娘太疼我了,我才不用学的。”

    林氏笑骂了一声:“你这巧嘴,罢了罢了,不学就不学罢,大不了娘给你做一辈子衣裳。”

    慕娘笑了起来:“娘真好,这些日子也闲下来了,我便想着把房子盖起来,不然再拖下去,等到了冬天可就不好过了。”

    “都听你的便是,”林氏笑了,心里觉得知足的很,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能过上这等好日子。

    娘两儿正说着话呢,却见村长来了,慕娘连忙将他迎了进来:“村长,您咋来了?”

    村长笑道:“你可还记得一个月前你跟我提起的买大量良田的事儿?”

    (不造乃们对男二有什么期待木有,马上要放粗来溜了)(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