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9章 你有证据吗?
    王强嗤笑一声:“谁欺负了?张婆子你闺女还真是够天姿国色的,三天两头的被男人欺负。”
  
      这话一出,大家伙儿纷纷哄堂大笑,张婆子气的冒烟,指着王强的鼻子就骂了起来:“你个小兔崽子,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王强也不示弱:“那你问问你宝贝闺女是被欺负的还是自己主动爬人家床上的?大晚上的你闺女难不成是被人家从家里拽出来苟合的?!”
  
      这话一出,牛庆芳的脸都骚红一片,头都要埋到地上去了,张婆子死命的拽着牛庆芳问,牛庆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钱远可没耐心再这么耗下去了,直接对着张婆子吼了一句:“你个老不死的闭嘴!老子还没说话轮到你了吗?滚一边儿呆着去!”
  
      若是按着张婆子从前的性子,肯定是要发泼闹一顿的,但是看清了眼前的人,到了嘴边的话却生生咽下去,这钱家公子不是第一次来土坡村,她自然是认得的,一见这人是钱远,连个屁都不敢放了,讪讪的闭了嘴。
  
      钱远扯了扯身上衣衫不整的衣服,冲着牛庆芳吼道:“李清荷在哪里?你算是哪门子的下贱货,也配爬老子的床!你是故意耍老子玩儿是吧!”
  
      牛庆芳一听这话便愣了,李清荷?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心却被钱远那句“下贱货”给生生撕了一道,嘴唇哆哆嗦嗦的抖了半天,还是说不出话来。
  
      李成却暴怒了:“钱远你嘴巴放干净点,你自己睡的谁都不知道,现在还想拉我妹子下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就算再觊觎我妹子,我妹子也不会多看你这种货色一眼!”
  
      钱远嗤笑一声:“别把她说的多清高,她可是亲自巴巴的来找的我!你看看这是这什么?你那清白的妹子亲手送我的!”
  
      说着,便掏出了那方绣帕,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张婆子看着那绣帕,却傻了眼:“这,这不是庆芳的帕子吗?”
  
      李成冷哼一声:“我妹子的手艺我会认不出来?这分明就不是!钱远,你还想污蔑我妹子?”
  
      钱远也傻了,这会儿子细想一二,才发现,自己这是被耍了!
  
      “真是够不要脸的啊!自己搂着牛庆芳那不要脸的赤身**的被抓奸在床,这会儿子还想往别人身上泼脏水,难不成你真是瞎了眼将那种下贱货认成了清荷?”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可不就是赵氏吗?她本来是想来看热闹的,谁知这钱远竟然扯上了自己的儿媳,虽然她对李清荷也没啥好感,但是李清荷丢了脸面也会影响乔远真的名声,她自然是忍不了的。
  
      钱远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扯着嗓子嚷了起来:“把李清荷叫来,我要找李清荷!竟然敢耍我!”
  
      “钱公子要是还要点脸面,就安安静静的呆着,咱们小小的土坡村虽然管不了你,若是闹大了去,害的家门颜面扫地,想必钱老爷也不会轻易放过了你去。”
  
      慕娘缓缓的走入人群,清冷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子威慑一般,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二两走在一旁,看着慕娘浑然天成的威严感,只觉得娘子好霸气。
  
      钱远看着眼前的女子只是一愣,他从前只知道土坡村有李清荷这么个美人儿,却不知还有这等姿色,虽说慕娘容貌比不得李清荷那般出彩,但是浑身的气质却能硬生生压过去,但错愕的呆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便回了神,骂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别以为拿出我爹来压我我就怕了你去!”
  
      慕娘挑了挑眉:“哦?钱公子这气魄小妇人的确敬佩,还希望到时候看到老爷子的棍棒的时候还能同现在一样,毕竟这无媒苟合抓奸在床的事儿也的确不光彩啊。”
  
      这话一出,钱远的脸果然黑了一半,的确,这钱远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他老子爹,平日里小事儿倒是随着他性子闹,但若是这等丑事儿传出去,他爹非得削了他一层皮!
  
      钱远恶狠狠的瞪着慕娘,慕娘倒也不怕,迎上他的目光,冷声道:“你口口声声的说是和李清荷有什么牵扯,你有证据吗?你手上的帕子是牛庆芳的,和你一起抓奸在床的也是牛庆芳,若是你不嫌事情闹大的话,就可劲儿喊吧,人家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行的端做得正,若是再不济,大不了到知县老爷那里去评理。”
  
      钱远也不是傻的,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被耍了一遭,就算再怎么多说都无济于事了,对方太狡猾,一点儿把柄都没给他留下,他就算再瞎嚷嚷有啥用?
  
      慕娘这才对着村长道:“村长,我今儿也不是来看热闹的,只是听说了牛庆芳和别人无媒苟合,吓了一跳,原以为是我相公,偏偏又不是,原本想着我相公纳了她当妾,可这牛庆芳如今都脏了身子,再嫁进来,不合适吧?”
  
      村长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乔慕娘这话说的格外婉转,但是明眼儿人都听的出来,其实就是在骂牛庆芳都能不知廉耻的往男人床上爬,还好意思说当初是被二两非礼的?
  
      “如今既然出了这样的事儿,你们两口子的事儿自然是算了,毕竟她都不是干净的身子了,再让二两娶了,也是不合理的,”村长沉声道。
  
      牛庆芳立马明白了什么似的,尖着嗓子骂了起来:“乔慕娘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竟然敢这么算计我,我要跟你拼了!”
  
      说着,便要往慕娘身上扑去,慕娘侧身闪过,二两本准备拦,但是看着牛庆芳身上稀薄的衣服,生怕自己力气大扯烂了,到时候这女人再赖上自己怎么办?
  
      倒是那牛庆芳,歇斯底里之下竟然崩开了面前松松垮垮的两颗扣子,大片****的香肩暴露在众人的眼前,张婆子见状立马扑过去遮住了牛庆芳的身子,冲着周围吼了起来:“看什么看?当心瞎了眼!”
  
      慕娘却不理会这母女两个,只是冲着村长大声道:“既然如今牛庆芳已经自己选择了更好的归宿,那我们两口子也不瞎参和了,说来也是,钱公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我那傻子相公哪里比的上啊。”说着,便掩着唇吃吃的笑了起来,把牛庆芳气的要冒烟。(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