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8章 你咋还是个雏儿?
    牛庆芳惊恐之下挣扎了一下,却立马反应了过来,成了半推半就,娇嗔着:“干嘛这么急躁的,人家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饿坏了的呢。”

    钱远一听“李清荷”这么跟他**,心里都荡漾了:“可不是饿坏了,我可老早就瞅上你了,你却偏偏对我不理不睬的,说,是不是故意跟我玩儿欲擒故纵的把戏来着。“说着,手便在牛庆芳屁股上掐了一把。

    牛庆芳娇嗔着在钱远胸前轻拍一下:“讨厌啦,人家不理不睬你就怂了,一个大男人咋这么没出息,害的人家现在落得这么个尴尬的地步,若是你早些娶了人家进门,如今哪里会出这么多事儿,人家还不早早的就是你的人了!”

    钱远一听这话,心都酥了,一双手已经在牛庆芳的身上摸了个遍:“那我现在来疼你,也不迟是不是?”说着,便开始急躁的扯牛庆芳的衣服。

    却被牛庆芳一手拦了下来,钱远急的不行:“咋的啦?现在还恼我呢?”

    牛庆芳捏着嗓子,做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人家就这么没名没分的跟了你,日后咋办?你现在一时兴起想起我了,若是明儿早上兴致过了把人家就扔一边,你要人家日后怎么做人?”

    “呵,不就是个名分,你想要,我给你便是,你这么个尤物,我可还舍不得你跟了别的男人呢,我可是被你眼巴巴饿了这么久,一次哪儿够?”钱远已经急不可耐,**早被勾起来了。

    牛庆芳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钱远急的要命:“小姑奶奶,我现在哪里去给你找笔墨啊,你再不依了我,我可就欲火焚身了,要不我发誓,若是我不给你名分,我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牛庆芳听着这话,也是信了,古人最重誓言,尤其是这种毒誓,下了自然不敢不遵从的,这才允了钱远,两人**的,立马就滚到了一起。

    “成子,你咋这么不小心,昨儿在这里歇了一夜,竟然把猎物落在这儿了,那只野山鸡可以卖三四十文钱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捡走了,要是这会儿子找不到了,你就可劲儿心疼吧,”王强一边疾步走着,一边道。

    “嗯,应该不会丢的吧,这地方又没啥人,”李成话里没啥底气,他哪里是真的想来找野鸡,不过是为了帮慕娘抓奸,但是他一向老实忠厚,这种损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做,若非是为了帮二两慕娘,他是打死不干的。

    王强一巴掌拍在了李成的肩上:“嘿你咋的一点儿不心急呢,想什么呢,这么走神!”

    王强这声音大了点儿,茅屋里正和钱远缠绵的牛庆芳耳尖的听到了动静,立马推了推压在身上的钱远:“好像有人来了。”

    钱远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紧要关头他哪里会退,只是敷衍着:“哪儿有人,大晚上谁不睡觉跑这荒山野岭的来,别多心了。”

    说着,便一个猛力,冲入了牛庆芳的身体,牛庆芳一声高呼,痛的死去活来。

    钱远却突然愣了:“你,你,你咋还是个雏儿?”

    牛庆芳还没反应过来钱远话中的意思,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不是雏儿?!

    可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疑惑了,只听“啪”的一声,茅屋的门被大力的撞开,王强一声厉喝:“谁在里面?”

    原来他们刚刚走到茅屋外面便听见了牛庆芳那一声叫喊,王强生怕是出了啥事儿,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冲了进来,外面的月光顺着大门撒了进来,两具交缠着的赤身**呈现在他们面前,李成脸红的都快滴血,王强更是愣成了傻子。

    片刻的寂静后,只听牛庆芳“啊”的一声,立马从钱远身体里抽身出来,扯了衣服盖住了自己的身子,缩在了墙角。

    王强也立马反应过来,掏出火折子点了火,这才看清屋内的人,竟然是牛庆芳!

    “好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暗自苟合!牛庆芳,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王强吼道。

    这一声吼让钱远也吓了一跳,顺着王强手中的火折子看清了牛庆芳的脸,钱远才惊道:“怎么是你?李清荷呢?!”

    李成直接冲上去一拳打在了钱远的脸上:“你找死了吧!竟然还敢出言不逊的污蔑我妹子!我妹子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你别往她身上泼脏水!”

    王强直接道:“成子,你别跟这对狗男女多说,咱们直接报到村长那里去。”

    说着,看了牛庆芳一眼,啐道:“老子还当她真是个什么良家妇女,原来就是个婊子!二两都被她给害惨了,原来咱们都被她给骗了!”

    牛庆芳却突然扯住了王强的衣摆,哭着苦苦的哀求了起来:“强子你别告诉村长,求你了,我会死的!”

    王强一把甩开了她,对着李成道:“成子,咱们直接绑了这对狗男女去见村长!定要还二两一个清白!”

    李成拽过钱远用绳子绑了起来,钱远原本还在身下之人不是李清荷的震惊之中,这会儿子李成要绑他了,他才立马反应了过来,挣扎了起来,可他那点子力气哪里比得过常年打猎的壮汉李成,李成三两下就制住了他。

    “有话直接到村长那里说吧!”李成恶狠狠的道。

    原本应该寂静的夜晚,今天却格外热闹,村长披着衣服,站在院子里,有村民专门举起了火把照明,正中间便跪着那衣衫不整的两人,各家各户一听说出了这等脏事儿,连觉都不睡了,纷纷跑来看热闹。

    村长面容严肃,沉声道:“你们无媒苟合,做出这等不端之事,可知罪?”

    牛庆芳只是在一旁抽抽噎噎的,钱远却是直接站了起来,嚷道:“老子不是你们村的,老子要做啥还轮不到你这老不死的来管,还不快给老子松绑!”

    这话一出,人群中立马爆发出一阵唏嘘声,村长只觉得脸上无光,只是也不敢太得罪,毕竟惹了钱家,也不好,便还是忍了下来。

    却见那张婆子颤颤巍巍的拨开人群挤了进来,嚎了起来:“哎哟我的闺女啊,这是咋了?哪个天杀的王八羔子欺负了你,娘定会给你做主的!”(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