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5章 你这么漂亮
    清荷愣了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这事儿的确可以!你住的偏远,从前也不理会村里的一些事儿,自然不知道这牛庆芳是个啥样的人,她一门心思只想要嫁个有钱的,而且到了不折手段的地步,不然,这次也不会将算盘打到二两身上来。”
  
      “她自己长的平凡,偏偏自我感觉良好,偏不愿意嫁个村夫,不然也不会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品性也不好,曾经还勾引过咱们村的大财主家的少爷呢,但那吴少爷虽然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却也看不上她那种姿色,硬生生推开了,一点儿情面没留,这事儿没人知道,就是我哥那日恰巧在吴家帮工赚钱,不小心看见了。”
  
      慕娘嗤笑一声:“这种事那女人倒的确是做的出来的。”
  
      清荷道:“她现在到了这年纪,也是着急了,牛庆芳看中的不过是二两如今的家产,说白了,她还不过是逮着个有钱人就愿意嫁,若是有更好的,她何必选二两这个傻子?只要人家愿意要,还不赶紧的爬到人家床上去?”
  
      慕娘狡黠的笑了起来:“那你觉得谁合适做那个奸夫?”
  
      清荷凑近了慕娘,轻声道:“钱远。”
  
      牛家。
  
      牛庆芳心里着急的很,现在村里都传遍了她的事儿,这回头路就已经断了,原以为这事儿做到这个地步,二两娶她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了,谁知这慕娘如此不好对付,她现在都有些慌了。
  
      “娘,这村长咋的都不给咱们做主呢?这明眼儿人一看便明白的事儿,咋的村长就难以判决了?这不是公然偏心乔慕娘那个小贱人吗?!”牛庆芳冲着张婆子抱怨了起来。
  
      张婆子冷哼一声:“哼,那小蹄子平日里和村长关系好,村长自然愿意帮着她,可咱们也不用怕!就算闹到知县老爷那里去,我还不信那乔慕娘能翻出天来!”
  
      牛庆芳担忧道:“若是他们家用钱打发了知县老爷······”
  
      “这个不用怕,几个月前那知县老爷就换人了,好像是钦差大人巡查时正好碰上了原来的狗官作恶,直接罢免了,特意选的公正不阿的好官,咱们这案情简单明了,还怕啥?!”张婆子这下却有了底气。
  
      牛庆芳这才稍稍安了心,应下了。
  
      张婆子拍了拍她的手:“你且放心吧,娘不会拿你的终生大事开玩笑的,那二两,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不娶。”
  
      次日,张婆子一大家子都下地干活儿去了,现在毕竟是农忙,谁也不能闲着,牛庆芳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向来被宠的厉害,这类粗重的活儿计就算由着儿媳做都轮不到她手里来,况且她现在在村里的流言蜚语的风尖浪口上,自然不适合出门,便自己呆在家里闲着。
  
      却想不到,李清荷来了。
  
      “你咋来了?”牛庆芳惊诧的看着李清荷,她们两素来是进水不犯河水,关系没好到可以走家串户的地步吧?
  
      “庆芳,我还怕你不在呢,幸好我没扑个空儿,”清荷笑道,将手里的篮子放在了桌上:“我自己在家里做些绣品,可有些地方总也绣不好,便来问问你会不会。”
  
      牛庆芳脸上尽是质疑:“你来就为这个?”
  
      她们又不是手帕交,李清荷突然这么热络,谁信啊!
  
      李清荷尴尬的笑了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这看绣品的事儿的确只是个幌子,我来,是有事要求你的。”
  
      “哼!我就知道!咋的?不会是为了乔慕娘来求情的吧?你两本来就是一伙儿的,别以为我瞎子看不清,告诉你,二两毁了我的清白,我是半点不让步的,就算闹到知县老爷那里去,也必须得让二两给我一个交代!”
  
      牛庆芳说的义正言辞的,仿佛自己还真是那受害者一般。
  
      李清荷却笑道:“哪里是为了乔慕娘的事儿?我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闲工夫管她?况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如今可是乔家的人了,那乔慕娘和乔家可是势同水火,我就算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再敢和乔慕娘有半点牵扯啊,不然,这乔家我还哪里有容身之地?”
  
      牛庆芳听着倒觉得在理,才问:“那你来求我什么?”
  
      其实她原本是想问你有什么可求我的?李清荷的漂亮十里八村儿的都是有名气的,样样比她好,如今嫁的也好,那乔远真可不就是一个坐等升值的潜力股吗?
  
      可话到嘴边,偏偏改了口,她哪里愿意承认自己比她差?
  
      清荷拉着牛庆芳的手道:“我这次碰上的难事儿,可真的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可知道那镇上的混混钱远?”
  
      “自然是知道的?镇上的大户少爷嘛,你没成亲的时候不是和他打的火热吗,村里闲言闲语传的满天飞,我哪里会不知道?”
  
      牛庆芳语气里带着一抹讥讽,其实心里却是嫉妒的要命,那钱远又有钱,又年轻,模样也是个好的,这样的人,偏偏就看得上李清荷这个狐媚子,对自己,却简直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
  
      清荷还真受不了牛庆芳这尖酸刻薄的语气,心里的也憋闷的很,却还是强压下了心头的火气,一脸愁容的道:“当初他的确对我有想法,可惜我心里只有乔四哥,如今嫁了人,他却不愿意放过我,你也是知道的,他本就是个混混,又有家里撑腰,更是肆无忌惮,如今,我可是愁死了。”
  
      “那你找我干啥?”牛庆芳明显对这个不感兴趣。
  
      “那****去镇上赶集,正好碰上了他,他对我百般刁难,我求饶不得,便一时失言,说起了你,他便说除非我能让你从了他,他才肯放过我。”
  
      李清荷说着,便稍稍抬眸,看了看牛庆芳的脸色,果然,她的眸中一亮,却还是强装镇定。
  
      “他咋的就看上我了?他从前可是连我的名儿都不知道!”
  
      “哪里的话?你长这么漂亮,他怎么可能看不上你,只是他从前就说你看上去性子傲的很,一看就是不好接触的,才不敢接近,若是你愿意,他才看不上我!”(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