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4章 阴回去
    张婆子心里虽然不服气,但是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真就没别的法子了,况且这村长的决定,她还真是不敢忤逆,在这个村里,村长的地位就是土皇帝,谁敢得罪?

    索性从地上爬起来,用袖子抹了把泪,对着慕娘啐了一声,才拉着自己的儿子女儿走了。www/xshuotxt/com

    这场收工饭也吃不下去了,杜婶儿知道慕娘心里不痛快,便帮着招呼着这些帮工们散去:“今儿害大家吃的不尽兴,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如今落得这个场面,这饭也吃不下去了,不如大家先散去,等慕娘家办完了事儿,再请大家伙儿痛痛快快吃一次。”

    村民们也是好心的,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挑剔什么,连声道:“不必不必,这好酒好肉的,咱们也吃的差不多了,今儿真是多谢了慕娘二两的款待了,我们就先散了。”

    慕娘现在已经没力气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杜婶儿连忙帮着把村民们都送了出去。

    村长看着慕娘这个样子,心里其实也心疼的很,本来嫁个傻子就已经够委屈了,如今家里好不容易富裕了,又要来一个小妾,谁心里不膈应?!

    “慕娘啊,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这事儿的确是委屈你了,但是现在这情况,就算是报到了知县那里,恐怕结果也不会有多大的反转的,二两可能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慕娘却骤然抬头,倔强的眸子里尽是坚定:“二两没碰她!我相信他!我也绝对不会让步,我们夫妻两个,绝对不容许插入第三个人!”

    村长骨子里是传统的人,也不像慕娘那般精明,自然不会相信一个女子会不要脸到往男人身上扑,慕娘也不怪他,因为这里的大多数人,心里恐怕都是这么想的,而那牛庆芳,不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给她下这么一个大招儿的吗?!

    村长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二两,无奈的摇头离开了。

    待到屋里的人都走尽了,二两才搂住了慕娘:“娘子,不管别人要不要我娶,我都不娶,我只要娘子一个!要不然,咱们就私奔!跑的远远的,看别人还管不管的着咱们!”

    虽然是稚气的话语,却带着坚定的决定,听着也暖心的很。

    慕娘现在就算是想气也气不起来了,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我这辈子怎么就栽在你这个傻子手里了。”

    二两抱着慕娘嘿嘿的笑了起来:“娘子是在夸我吗?”

    “夫人,咳!”红萝刚刚进来,就看到这个场面,不自在的轻咳一声。

    慕娘这才推开了二两,问道:“咋了?”

    “老夫人那边听到这边有很大的吵闹声,一直问我是怎么回事。”

    慕娘脸色一沉:“你怎么说的?”

    “奴婢怕老夫人心里不舒服害的病发,便谎报说是帮工的村民们发生了些口角之争,夫人正帮着协调呢。”

    慕娘这才松了口气,再次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女子,她果然没看错人,到底不是个莽撞的。

    “也罢,那我去看看娘好了,不然她肯定放心不下。”

    红萝点了点头:“的确是老夫人命奴婢来请夫人的。”

    慕娘转头对二两说了一句:“去把外面的残局先收拾起来吧,不然光让杜婶儿她们忙也怪不好意思的。”便转身要走。

    却被二两拉住:“那张婆子那边的事儿咋办呢?”

    慕娘轻轻扯了扯嘴角:“放心吧,就算你想纳妾我也不同意。”

    说罢,便随着红萝一起出去了,二两呆呆的站在原地,第一次体会到了智商不够用的烦恼,这话啥意思?!

    红萝掩着唇笑了起来:“夫人和爷的感情这么好,这妾室一说根本就是虚谈。”

    慕娘却叹了口气:“哪儿这么简单。”

    红萝想起这次的事儿,也不说话了,自己在高门大户里生存了半辈子,见惯了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但是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第一次见,若说支招,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干脆闭了嘴。

    慕娘用红萝的那一套说辞安抚了林氏的心,倒也没生出事端来,林氏的病这些日子才将将好了些许,她若是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又动了情绪,这可就完了。

    好不容易收拾完了今儿收工宴的残局,抬眼竟然瞧见了李清荷。

    虽然盘了发,但是脸色却好,有了婚姻滋润的女人,整个人的气质都会变的不一样,越发的好看了。

    “你咋来了?要是让你公公知道了,可不得骂死你,才刚刚进门,得罪他了没好处,”慕娘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高兴的很,毕竟清荷是这个村里唯一的一个同龄的朋友,这些日子没见,到底是有些想念的。

    清荷却嗔怒道:“你还关心这个?你们家今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整个村子都传遍了,我还不是担心你?立马就赶来了。”

    慕娘拉着清荷往屋里走:“你是从乔家那几个嘴里听来的?没啥好话吧,指不定怎么幸灾乐祸呢。”

    两人坐到了炕上,清荷才道:“你管他们作甚?那些碎嘴皮子,巴不得你不好过!我听说这事儿还没完,村长要报到知县老爷那里去处理,到时候咋办啊?那张婆子可是出了名的难缠,若是到时候逼不得已真要让那牛庆芳进门来,你还不得糟心死啊!”

    慕娘神色微沉:“她难缠,我也不是好对付的,不管闹到哪里,我都是半点不让步的。”

    清荷却道:“这样并不是办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时候判决情况如何,还不得看县太爷心思?若是到时候县太爷当真让二两负责,你找谁哭去?慕娘,咱们不能冒这个险。”

    慕娘薄唇轻抿,沉思了片刻,才道:“既然如此,那牛庆芳这么阴我,那我就只有阴回去了!”

    清荷心口一跳:“你这话啥意思?”

    慕娘沉声道:“她不是挺喜欢往男人身上扑吗?若是让大家将她和野男人捉奸在床,我看她还有没有脸说自己是被二两非礼的!当初张婆子不就是这么说我和二两的吗?大不了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