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3章 这仇,我可算是记下了
  “才不是!我娘子是最好的媳妇!”二两吼道,最见不得别人诋毁慕娘了。www*xshuotxt/com

  村长叹了口气,才对张婆子道:“那你现在想怎样?”

  张婆子心里一阵雀跃,面儿上却还是抹着眼泪,一脸悲戚:“还能咋样?如今全村的人都知道我闺女被二两摸了身子,虽然她并非自愿,可闹出了这样的事儿,以后谁还敢娶她?!二两既然做了这样的事儿,就必须认下!”

  慕娘心中一紧,虽然早已经料到了张婆子的如意算盘就是为了这个,可如今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浑身一颤。

  村长道:“你的意思是,让二两娶了牛庆芳?可二两已经有媳妇了,你女儿难不成做妾?”

  张婆子哭嚎着:“我哪里舍得自己的闺女做妾呢?可乔慕娘这个凶悍的主儿,难不成会答应给平妻的位份?如今我的庆芳的名声都毁尽了,除了二两谁都嫁不了!就算是个妾,我还不是只有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这话说的,不但白白的损了慕娘一遍,还道出了自己的委屈,若是村长这会儿子动了恻隐之心,就算让二两给牛庆芳一个平妻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张婆子的算盘打的响亮,不管妾还是平妻,只要能让自己的闺女嫁给二两,以自己闺女的手段,乔慕娘那个悍妇迟早被扫地出门,到时候二两的这些家当,可全是他们家的了!

  这一箭双雕的好事儿,不但整治了乔慕娘这个小贱人,还给自己家捞了这么一大笔,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儿!

  二两却坚决的道:“我不!我只有我一个媳妇儿,不娶别人,我娘子也不喜欢,我不干!”

  村长看了他一眼,才看向慕娘,带着询问的意思:“这事儿闹的人尽皆知,人家姑娘家的名声都毁尽了,要不,还是让二两娶进门了事罢。”

  “不行!”慕娘清脆的吐出了两个字,脸色阴沉的可以:“我相公,不纳妾,不娶平妻,只有我一个媳妇!”

  张婆子一听这话,又嚎哭了起来:“哎哟,这天杀的王八羔子啊,吃完了不认账,这是要逼死我们母女两个啊!”

  牛铁树顺势嚷了起来:“哎哟,这男人要不要娶妻纳妾,还能由着你管着?!你不就是欺负二两脑子不好使,才故意这么嚣张的么?!二两打了老虎,发了大财,这钱也被你拿去瞎折腾,买什么荒山!你不就是眼瞅着二两的银子了吗?!是不是怕我妹子嫁进来后你不好再控制二两了?!”

  李成看不过去了,骂了一句:“牛铁树你别血口喷人!慕娘是那样的人吗?他们家如今能发大财,大半的原因都是慕娘有本事!你嫉妒就直说,何必故意抹黑人家,二两和慕娘感情有多好咱们乡亲们都看在眼里的,你凭啥说是慕娘拿捏着二两呢?!”

  其他的帮工们也应和了起来:“就是!二两也没说要娶吧,咋的这话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二两巴巴的要娶你妹子,慕娘棒打鸳鸯了?”

  张婆子给牛庆芳使了个眼色,牛庆芳立马就跪坐到了地上哭了起来:“不娶便不娶罢!今儿这事儿就算是我活该,反正我如今成了这等名声,还不如早早的投了河,死了才干净!”

  又来了又来了!里里外外就这么一招都用不腻烦吗?!不给你们点儿厉害瞧瞧你们还在很不知道自己惹错了人!

  慕娘两眼一瞪,泪水瞬间溢满了眼眶,金豆子一般的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滚了下来,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我见犹怜。

  “我知道村里多少人眼红我们家一夜暴富,也多少人嫉妒我运气好,嫁个相公虽然傻,却能赚钱,我都不在乎,我和我相公在一起时,两人都是一穷二白,一个又傻又穷的相公,我也并没有嫌弃,那些说我拿捏着我相公的银钱的,我只当没听到,如今被人凭白的欺负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这么骂我,我心里就不委屈?!”

  整个屋子的人都寂静了,二两慌忙的抹着慕娘的眼泪:“娘子不哭,娘子不哭,我只有娘子一个媳妇,其他人都谁都不要。”

  慕娘抽噎着继续道:“我知道张婆婆对我们家有怨恨,当初谣传我和我相公是苟合,前几日牛铁树的工钱我给的少,所以你们对我有多大意见我都知道,但你们这样欺负我相公脑子不好使,往他头上扣这等帽子,是不是太过分了?若说我相公真是好色之徒就罢了,可我相公的名声村里都是知道的,哪里传出过半点不好的?难不成真的是牛庆芳长的美若天仙让人一见倾心?”

  这话一出,大家心里瞬间明朗了几分,这张婆子一家子都和慕娘不对盘,这张婆子曾经对慕娘做过的恶心事儿还少吗?这次不会真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吧?

  村民们心里都染上了些许怀疑,慕娘和二两感情这么好,二两就算要找女人,也不该是这种姿色吧?清荷那种美人儿天天往二两家跑都没事儿,咋的这相貌平平的牛庆芳一去就被非礼了?!

  张婆子见这慕娘一扮可怜就瞬间扭转了局势,心里恨的不行,咬牙切齿道:“二两喝了酒,这酒后乱性也不是没可能!”

  李成却立马道:“二两的酒量我们都见识了,喝了这么多意识清醒的很!我们同桌拼酒的男人们都可以作证,二两半点儿没醉!不然你们看看现在二两有一点儿喝醉的样子吗?”

  村长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难办的事儿,眉头拧的跟个麻花似的,沉思了半响,才道:“这事儿的确很为难,到底谁真谁假也难以说的清楚,不然,今日先到这里,大家各自家去,我将这事儿呈报给知县老爷,三日后再到县衙里由县太爷亲自审问详查。”

  村长是个极其传统古板的人,虽然性子善良,但到底是默守陈规的,这次自己虽然拿捏不准主意,但也不想错判任何一桩事儿,只有交由县太爷去详查。

  慕娘抹了抹眼泪,冷眼扫了那一家三口,这仇,我可算是记下了!

  ...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