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61章 被非礼了?
    慕娘有些为难了,二两便在耳旁低声道:“要不,我喝一点试试?”

    “哎我今儿算是瞧见了,这名声赫赫的打虎英雄,咋的把媳妇儿的话看的这么重?”

    众人显然是调侃二两询问慕娘意思的事儿,二两却完全一副没羞没臊的样子:“那是当然!我媳妇儿的话比圣旨还重!”

    众人愣了半晌,便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慕娘脸颊有些烧红,胳膊肘捅了捅二两:“你自己决定,别老问我!”语气里倒带着一点儿娇嗔的味道。

    二两嘿嘿的笑了一声:“那我喝了哈。”

    说罢,仰头便一碗灌下去了,一点儿不拖泥带水。

    “好!”大家齐呼一声。

    慕娘瞅着二两的脸色没啥变化,倒也放了心,他虽然脑子傻了,从前会的,现在自然也会,不然打猎也不会这么厉害,慕娘这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这王强开了个头,大家便纷纷来敬酒了,一碗一碗的,二两始终稳如泰山,让人直赞好酒量,慕娘看的目瞪口呆,这厮以前不会是酒保吧?!

    看着二两酒量这么好,慕娘也不瞎操心了,厨房还有一堆事儿要忙了,杜婶儿她们恐怕忙不过来,对二两嘱咐了一句:“少喝点儿。”便走了。

    王强原本因为二两高超的打猎技术已经折服了,现在看到他这么好的酒量,越发的崇拜了,看着二两就像是看偶像的眼神。成子都笑骂他没出息。

    这边气氛火热,牛铁树那边却是阴沉的很,牛铁树的脸黑的跟黑炭似的,手里的筷子都快被捏断:“那傻子凭什么?!”

    张婆子连忙捂住了他的嘴:“瞎嚷嚷啥啊?你跟一个傻子争什么?别乱招惹是非,等咱们事成了,他全部家当还不都是咱们的!”

    牛铁树冷哼一声,这才忍了下来。

    张婆子眼尖的看到二两起身往茅房去了,立马用胳膊肘儿捅了捅身旁的牛庆芳,给她使了个眼色,牛庆芳点了点头,悄悄起了身,往茅房那边去了。

    张婆子阴深的笑了起来,等这事儿一成,不但能整到乔慕娘那小贱人,二两如今的这万贯家财也是指日可待的事儿!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听见一声刺耳的女声:“啊!救命啊!”

    原本喧嚣的院子瞬间寂静了下来,牛铁树“嚯”的一声站了起来,往茅房那边冲过去,张婆子立马跟上,大家伙儿都往那边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却见那牛庆芳跌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的很,衣裳也扯的乱七八糟,哭的眼泪涟涟的喊着:“救命啊,非礼啊!”

    二两惊愕的看着地上的这个姑娘,有些手足无措,他原本上完茅房就准备回院子里和村民们继续吃饭,谁知竟碰上了她,这姑娘一上来就跟他搭话,他本来就不习惯跟别的女人相处,也没准备搭理,准备直接绕过她走的时候,她竟然自己扒乱自己的衣服头发,喊起了救命!

    牛铁树“一脸慌张”的护住自己的妹子,连声道:“这是咋了?受谁欺负了?快告诉哥,哥绝对不放过他!”

    牛庆芳眼见大家伙儿都围了过来,也索性是豁出去了,指着二两道:“就是他!我原本是想来上茅房,不巧碰上了这个男人,他对我百般调戏,我本不愿搭理,他竟然就直接对我,对我·······”

    还未说完,便掩着面哭了起来。

    二两瞪着眼睛:“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对你做什么了?!”

    牛铁树怒气冲冲的冲着二两挥拳而来,二两脑子不好使,身子却灵活的很,一个侧身就避了过去。

    张婆子嚎了起来:“反了反了!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想抢占民女了!我可怜的女儿啊,怎么白白的遭了这等罪过啊?!”

    围观的帮工村民们面面相觑,他们也搞不清楚情况,自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碰她!”二两大声道,脸都气红了。

    “啊呸!”张婆子骂了起来:“这里就你一个人,不是你难道是我闺女自己弄的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素日里看着你老实,没想到竟然是个淫贼,你别以为你矢口否认就能把这事儿躲过去!我告诉你,我张婆子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我······”二两简直百口莫辩。

    慕娘听到说这边闹出事儿来了,便急匆匆的拨开人群赶了过来,看着这场景,只觉得浑身恶寒,声音都冷了下来:“怎么回事?!”

    那原本窝在张婆子怀里装较弱的牛庆芳都吓了一跳,暗暗的打量了慕娘一眼,心里觉得有些没底儿了,这乔慕娘这般凶悍,日后随了娘的愿,让她嫁给了二两当妾,她能斗的过这个母老虎吗?

    不过这种顾虑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毕竟她如今已经迈出了这一步,自然是没有回头路了,这乔慕娘再凶悍,她也不会怕,势必要将这个正妻也踩在脚下!

    二两连忙道:“娘子,我真没碰她!”

    慕娘扫了一眼那地上衣衫不整的女人,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就说这张婆子怎么会突然将自己未出阁的闺女也带来这种地方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牛铁树铁青着脸:“咋的?你说没碰就没碰?那我妹子现在是怎么回事?别给我瞎扯淡!老子今儿告诉你,你摸了我妹子的身子,毁了我妹子的清白,这事儿就没完!”

    慕娘走到二两身边,拉住了他的手,似乎是在给他安慰,二两现在百般委屈都烟消云散,只要娘子信他,就行!

    慕娘转头对着那牛铁树道:“我相公说没有,就是没有,你们做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清楚。”

    随即扫了一眼那边哭的梨花带雨的牛庆芳,嗤笑道:“就这等货色,我相公眼光还没差到这等地步!”

    牛庆芳火了,指着慕娘的鼻子骂了起来:“你什么意思?自己没本事管住自己相公,如今他看上了我,你心里不舒坦了吧!”(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