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58章 故意刻薄我
  

  慕娘拉起清荷的手,修长白皙的纤纤十指,指腹间却全是茧子,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清荷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若是生在富贵人家里,这双手指不定多好看呢。

  “你如今踏出这家门便是人妻,我真心希望你好好的,但是如果万一撑不下去了,也不是没有回头路的,你哥一心只为你好,别为了死撑而委屈自己,”慕娘一边给清荷梳着头,一边道。

  清荷却摇了摇头:“不会了,慕娘,我不会回头的,就算多艰难,我都不会离开乔四哥,你不懂,我这辈子就只爱了这么一个男人,就算当初我瞧出了乔四哥想要下药将我卖给钱远的时候,我虽然恨,却依然爱他,所以才会换了我们的茶水,慕娘,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乔四哥会看到我的好的。”

  慕娘无奈的叹了口气:“除了他,谁都看的出你的好,偏偏你这心思就在他身上,所以说人的这命啊,还真是不好说。”

  清荷轻声笑了起来:“我倒是羡慕你,二两虽然头脑不好使,心里眼里却只有你一个,你们两人情投意合,恩爱有加,你可是不知道,村里多少人明面儿上瞧不起二两,心里多惦记着他呢。”

  “那也是我的福气,”慕娘勾着唇笑了起来。

  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慕娘总算给清荷打扮得体,外面响起了鞭炮声,说是新郎官儿来了。

  李成刚刚进来,瞧见清荷一身嫁衣,明艳动人的模样,眼眶都红了,毕竟是疼了这么多年的妹子,总是舍不得的,但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李成到底是将这泪水咽了下去。

  “清荷,打扮好了,便出来的。”李成的语气有些哽咽。

  清荷点了点头,慕娘便给她盖上了红盖头,让李成背了出去。

  行了礼数,上了花轿,清荷才红了眼睛,捂着帕子哭了起来。

  乔家做喜事,村里大多都要去喝杯喜酒啥的,但是慕娘还是算了,毕竟都死对头,若是一不小心点燃了引火线,让清荷的婚礼搞砸了可不好。

  乔远真成亲之日刚过,便传来了喜讯,说是中了童生,乔家一扫先前种种事故的阴霾,欢喜的不得了。

  三日回门之日,乔远真虽然并不把这份婚事当回事,但是性子里是个斯文人,而且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也是讲究礼数的,自然还是带了礼物陪着清荷回了一趟娘家。

  当然了,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清荷带去的那一百两的银票。

  乔远真不是傻子,李清荷家就算砸锅卖铁都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她向来和乔慕娘的关系最好,这钱只可能是乔慕娘那个暴发户给的,乔慕娘给李清荷添这么大一份妆,一是为了照顾她,二是为了警告乔远真,李清荷身后站着的人是她,别不识好歹乱折腾。

  乔远真现在这个情况,这些钱简直就是救命稻草,钱远那边弄砸了事,别说要到银子了,钱远不对他下手就谢天谢地,可这童生一考过,接下来考秀才,又要钱!乔家却是真心没啥钱了。

  李成心里原本有气,但是看着乔远真这么照顾清荷的份儿上,便也安了一半的心,嘱咐了几句便算了。

  鱼塘那边的工程已经差不多完成了,经过水渠通了水,慕娘托薛老头儿进了一大车优良鱼苗全投了进去。

  看着这盛世庄园迈出了第一步,慕娘瞧着也舒心了不少。

  终于到了结工钱的时候,慕娘瞧着账本一个个报名字和所得银钱,二两拿钱分发。

  赚的最多的便是李成朱平两个,每天都是双倍工钱,合共二两八百个大钱,就算是差的,一天也有个一百左右的大钱,帮工的村民们一个个都兴奋的很,倒是那牛铁树脸色不咋地,他拿的钱,一文的工钱都没有涨!全是一天七十大钱!

  牛铁树也是个暴脾气,当即就黑了脸,嚷了起来:”这算个什么意思啊?别人一般都是一百个大钱一天,怎么到了我这儿便是七十?我辛苦忙活了大半个月,凭啥这么不公平!不带这么刻薄人的!“

  慕娘皱了眉头,瞧了眼账本上的记录,才道:“天天有偷懒,开工迟到,未完工便早退,有时候甚至半天不见你的人影,你现在好意思给我要多的钱?”

  牛铁树脸不红心不跳:“什么偷懒?我明明认真老实的很!你也不过是偶尔来山上转转,咋的就知道我天天旷工啥的?我知道你是因为和我娘不对盘,所以想着刁难我!”

  二两愤愤道:“我娘子虽然不是时时刻刻守在这里,但是关于你们的做工记录都是薛老爹负责的,他跟你有什么仇,何必顾忌苛刻你?况且这一天七十大钱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牛铁树冷哼一声:“薛老爹说白了也是在为你们做事,你们让他怎么样自然就是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今儿大家伙儿的工钱全都比我高就是事实!你还想抵赖?!”

  “你不要脸!这么多人,总有一个工钱最低的,难不成是谁都代表我们对他故意刻薄了?”二两气的半死。

  帮工的其他村民们也看不过去了:“铁树,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们都看在眼里,若说这工钱的分配,我们觉得再合理不过,就算我们眼瞅着成子和平子拿的双倍眼红,却也觉得他们的确值,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是不是你平时最偷懒?!”

  “呵!”牛铁树骂了起来:“果然都是一个村里的乡亲啊,眼瞅着自己拿到了大好处,便一门心思的去讨好乔慕娘了!现在合起伙儿来刻薄我!得得得,你们都勤快的很,就我一个人懒!今儿你们每天都拿了一百多大钱,我拿七十就是活该!”

  牛铁树这话一出,倒像是众人为着自己的利益故意污蔑他了,一个个气的冒烟:“牛铁树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凭啥故意排遣你?我们只是说事实!”

  牛铁树那张嘴跟张婆子一样利索,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事实就是你们自己赚了大把钱,合起伙儿来刻薄我!”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