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55章 闹分家
    乔远明有些惊诧,甚至质疑如今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不是刘氏。

    “这样,也不是不可以······”乔远明愣愣的说着。

    看着刘氏期待的眼神,乔远明实在不忍心说不,他如何不心疼孩子,不心疼她?只是她总是那么强势,让他觉得自己无用,如果她愿意软弱一点,他们之间更本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刘氏心中一喜,破涕为笑:“相公,谢谢你。”

    乔远真的府试暂时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是等结果,大房的两口子便又开始提起分家的事儿。

    “爹娘,咱们家都这么过了大半辈子了,也是时候分家了,虽说咱们住一块亲近,但是各家也有各家的过法,总这么绑在一起,也不好是吧?”乔远山首先挑开了话篓子。

    乔大志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一双筷子往桌上一拍:“分家分家,全家人住在一起才算是家!你们一天到晚吵着分家还不就是图那么点子家产,说的那样冠冕堂皇!”

    季氏这回却丝毫不退让了,梗着脖子道:“就算是我们真要图这家产好了,大郎都到了要成家的年纪了,村里谁家这么久还一大家子住一块儿?”

    乔大志瞪着她:“我们乔家是亏待你了还是怎么的?成天惦记着这些家产!”

    乔大志这些年不许分家就是不想让这些家产分出去,这会儿子季氏竟然如此没有顾忌的觊觎他的家产,他自然火气来了。

    季氏阴阳怪气的笑着:“是啊,乔家可真是一点儿没亏待,我们家大郎到了成亲的年纪,说了这么久家里也不愿意出个钱给他娶媳妇儿,四弟随便说了一句要娶媳妇,家里立马拿了十两银子给他当聘礼,也活该是我们大郎命没人家金贵,得不了爷奶的欢喜,可我们这做爹娘总要管吧,不然这么大一人了,还不娶媳妇儿,村里人指不定怎么背后笑话他呢。”

    “咋的了!我不过是让他明年娶妻,这就丢人了?”赵氏尖着嗓子嚷了起来,这些年就是靠手里拿捏着这几个儿子儿媳才能攒下这么多私房钱,若是让他们分出去,这家里的活儿谁做?谁给她银子?

    乔远山态度坚决的很:“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要分家!”

    赵氏气的差点儿岔气,乔大志厉声道:“家里别人都安安分分的,就你们两口子成天吵吵着要咋样,能不能别无理取闹,安分几天?!”

    哟呵,这就成了无理取闹了,乔远山气的嚯的一声站了起来,正要拉开大架势开吵,却听到乔远明低低的声音。

    “爹,娘,要不,咱们就分家吧。”

    这话一出,就连原本置身事外淡定面对家里争执的乔远真都吓了一跳,惊诧的看着乔远明,印象中这个三哥可向来是唯爹娘的命令为圣旨,今儿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一屋子人寂静了片刻,乔远山便哈哈的笑了起来:“爹,连三弟都要分家,咱们家就分了算了,这样捆绑了这么多年了,早该散了。”

    乔大志脸色铁青的瞪着乔远明,乔远明缩了缩脖子,只是想到刘氏悲戚的样子,还是壮着胆子迎上了乔大志的目光。

    他觉得孝顺和分家可以变成两回事,而分家之后,孩子们和媳妇却可以过的更好,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乔大志气恼的一拍桌子:“这事儿先等着远真的亲事办完再说!现在家里正忙,哪里有时间来分家!”

    随即拂袖而去。

    这明显的是想拖延时间,但是也没法子,至少有希望了,大房那边也是知道乔大志的脾气的,要是再闹,估计要适得其反了,便消停下来了。

    刘氏心里像是看到了重生的希望一般,她这辈子都没想到过自己能走出这个牢笼一样的家,施展自己的天地,这一天,她等了太久了。

    是夜,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摸着黑爬上了慕娘名下的那座荒山,神色匆匆的样子。

    “你确定他们将这树枝运到山上来了?”说话的是汪河,梁氏的相公。

    梁氏“嘘”了一声:“小点儿声!别吵吵,我天天盯着他们家呢,哪里会不知道?我亲眼见着二两将他们院子里的那一大摞树枝挑到山上来二两!”

    汪河疑惑的说:“那他们弄上来干啥?这树枝又没根,难不成还能种上?”

    “我哪儿知道,但是啊,肯定有猫腻,就乔慕娘那个人精,难道会做赔本的生意?你昨儿可瞧见了,他们家买了一批长工,有什么活儿不能让村民们帮工做,非得自己买奴才?肯定是她不想被别人知道了,指不定啊,就是赚钱的大好机会!”

    梁氏越说越激动,仿佛是自己已经要赚大钱了一般。

    汪河也兴奋了起来,脚下的步子更快了:“咱们快去山上瞧瞧便是了。”

    两人猫到了山上,却见山上的树上好多都绑着绳子,显然是做固定的作用的,上面绑着的,不正是那些被砍下来的枝干吗?

    汪河两口子看的目瞪口呆,这算什么?!

    梁氏道:“难不成绑一支树枝在树上就可以丰收?”

    “指不定是。”

    两人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别的名堂,便下山了。

    次日一早,汪河便去找挖了几棵果树种到了自己家的院子里,学着昨晚见到的样子在上面绑了树枝,完全不懂嫁接的理念,只当做是迷信,甚至连母树上的枝干都没砍。

    自己心里喜滋滋的,想着等着这树上出现什么奇观,自己就赚大发了,殊不知自己就是东施效颦,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意义。

    不过这些,慕娘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天天忙鱼塘,忙果树,忙修建工人的屋子,差点儿忙翻了天。

    半个月后,慕娘家的长工住宿的一排平房拔地而起,上面铺的清一色的瓦片吸引了不少前来围观的村民。

    “啧啧,这慕娘家可真是发了大财了,家里买了奴才不说,还有了长工,这一整座荒山都不用他自己忙活了。”

    “可不是,瞅瞅这屋子,啧啧,不过是卖身的长工住的地儿,竟然还是瓦片房,咱们村里能住的上瓦房的有几家?”

    不过也有嫉妒的红了眼的:“哼,她就瞎折腾吧,那几个钱迟早被她折腾个干净了,到时候有她哭的。”(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