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47章 我马上娶她
    钱远满意的笑了起来:“我晾他也没这个胆子耍我,哈哈。”

    那捶腿的小丫鬟似乎是想邀宠,便笑盈盈的媚笑着:“爷总想着那个清荷,怎么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那钱远直接不耐烦的一脚踹开她:“滚一边去,庸脂俗粉的东西,爷眼睛里可放不下你这种货色。”

    那小丫鬟半点不敢抱怨,怯生生的跪在地上一脸惶恐。

    幸而没多久的功夫,便有小厮来报,乔远真带着李清荷来了!

    “清荷,赛诗会在楼上的明月阁,我们先到包间里休息片刻可好?”

    清荷还是头一次来这么豪华的地方,有些愣愣的:“乔四哥,这地方这么奢侈,会不会很费钱啊?”

    “放心吧,这次承办赛诗会的给我们都准备的包厢,不用钱,知府大人爱惜人才,走吧,我带你上去。”

    楼上钱远的小厮已经在张望,乔远真冲着他微微点了点头,便带着清荷上楼,进了另一个厢房。

    两人刚刚落座,便有小丫鬟端了茶水进来,清荷头一次见到这样大的场面,有些局促。

    乔远真接过茶杯,将上面印有一个小红点的递给了清荷,里面参合了合欢散,一旦发作,要做什么,便由不得她了。

    一旦生米煮成熟饭,钱远要纳她当妾还是只是当个玩物,都由不得她了。

    一个下午的功夫,二两便砍下来了两大捆枝干,拿了个扁担挑着下山去,慕娘拿着帕子不时的给他擦汗,路过的村民都调笑着说着和两口子感情好的很呐。

    两口子到了家里,天色已经不早了,黄昏时分,整个天空都染的火红,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谁知李成慌慌张张的跑了来:“慕娘,二两!”

    慕娘正洗菜呢,听着声音便出来了,看着这李成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成子,咋了?”

    “你们看见清荷没有?我本以为她和你在一起的。”

    “没有,她中午的时候便走了,那时候正忙,我也没在意。”

    李成懊恼的跺了跺脚:“我今儿一整天都在挖鱼塘,本以为要么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要么跟你们在一起呢,谁知根本没影子了!我找了好久都没人。”

    慕娘眉头拧成了结:“我只知道是小胖找了她去的,要不去问问他?”

    李成正要去找,便见杜婶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成子啊!我瞧见清荷了,她和乔家老四在一块儿呢,说是从镇上回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在家了,你快回去吧。”

    慕娘和二两对视一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连忙跟着李成一起赶过去了。

    李成一进屋,便冲到了清荷面前,焦急的问:“妹子,你出去咋也不和我说一声呢?!你知道我多着急吗?”

    清荷看了乔远真一眼,捋了捋头发:“我以为会很早回来的,对不起。”

    李成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没事就好。”

    清荷微微垂下头,不说话了。

    乔远真一脸阴郁,胸腔里像是闷了一口气一般,呼吸都急促起来,低头看了一眼清荷,才一咬牙跪了下来。

    “成子,把清荷嫁给我吧,我马上娶她。”

    慕娘和二两一进来就被这场面吓了一跳,这乔远真来真的?!

    “你这是干啥啊?”成子也摸不清楚情况。

    “哥,你就答应吧,我这辈子,除了他谁都嫁不了,”清荷淡淡的说着这一番话,却没有丝毫的激动,和从前的样子判若两人,但是语气里的坚决,却是明显的很。

    “这话什么意思?!”

    “我们······”

    乔远真打断了清荷的话:“是钱远的诡计,他故意在清荷的茶水里下了药,想要······但是,谁知那茶水被我喝了,所以······”

    所以无媒苟合?!

    李成一双眼睛红的充血,一拳打在了乔远真的脸上:“王八蛋,你竟然!你竟然!”

    “哥!”清荷泪珠子滚了下来:“这不是乔四哥的错,都是钱远混账,我是自愿的,乔四哥中了药,我是自愿当解药的。”

    李成听了清荷的这话,全身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妹子啊,你咋就这么傻!拿自己的清白去救他!我的傻妹妹啊!”

    清荷哭着道:“哥,这都是我命里该受的,若不是乔四哥,今儿我就要嫁到钱家当妾了。”

    李成几乎是要怒吼出来:“你个杀千刀的,这么对我的清荷,我从小宝贝到大的清荷!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乔远真黑着脸,一句话都不再多说,他心里比谁都崩溃。显然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原本就没打算娶李清荷,若非是这茶水莫名其妙的搞错了,他根本不需要来这里受这等冤枉气,若是李清荷将他们两无媒苟合的事情说了出去,他这辈子就算毁了!

    李成再不愿意,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得不答应了啊,不然清荷这辈子还能嫁给谁?!

    李成点了头,李清荷才道:“哥,慕娘,我和乔四哥发生的事情,一定不要告诉别人了,不然·····”

    李成也不是傻的,明目张胆的告诉别人自己的妹子和别人无媒苟合了?!

    “放心吧,我这点分寸还是有的,”慕娘道,只是看着眼前的清荷时,眼神里多了一抹不用寻常的东西。

    “你啥时候娶清荷?”李成瞪着乔远真道。

    “一个月内,过几日就下聘礼。”

    慕娘冷哼一声:“先把婚书立下,还有,在你爹娘那边都打点好,别让他们闹到清荷家里来,到时候这事儿捅了出去,大家都没脸。”

    乔远真冷冷的剜了慕娘一眼,才吐出几个字:“我会的。”

    清荷将乔远真送到了院子外,乔远真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便扬长而去,可见是多么不待见这场婚事。

    清荷咬了咬唇,脸上的落寞时显而易见的,心里自嘲一声,亏她前些日子还真的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对自己动了心,呵,一切都是笑话!

    拭去了眼角的泪珠,转身便要进屋,却见到了身后的慕娘,吓的脸都白了。

    “慕,慕娘,你咋在这里?”

    慕娘拉住了清荷的手:“清荷,我只问你一句,那碗下了药的茶水,是乔远真不小心喝错的,还是你故意让他喝错的?”(美克文学http://www.meike-shoes.com)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