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40章 荷包引发的风波
  

  李成听了这样的话,能不气吗?姑娘家最重要的便是名声,若是这话传了出去,以后谁还敢娶清荷?当即就将荷包抢回来了。

  李清荷泪水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心里却是伤心那乔远真竟然如此不把她当一回事,这荷包,可是她花了好大的心思做的,他随手就丢给别人了。

  李成见清荷这个样子,自然也心疼,他两无父无母的相依为命长大,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妹子,再大的火气也只好咽下了。

  别人家的事情,慕娘不好多嘴,二两那智商明显不够消化这事故,只是呆呆的看着,倒是林氏作为长辈,给解了围。

  “成子,出了这事儿,你妹子心里想必也不好受,你们两亲兄妹,何必为了这样的事儿膈应了?清荷,你哥这么大火气也都是为了你,你心里也别记恨。”

  李成和清荷点了点头,林氏这才放心了。

  “林婶儿,你们先回吧,您身子也不好,在外面呆久了怕收寒气,我们这事儿我自己会看着处理的,”李成道。

  “嗯,好,你是个好孩子,婶子我相信你,别凶清荷了,我们就先走了。”

  看着慕娘他们走了,李成叹了口气:“回屋吧。”便转身进屋。

  清荷也跟了进去,心里难受的紧,自己做的这傻事,不但让钱远那帮人占了便宜,还让哥哥蒙羞,日后说出去,还不是说这李家的姑娘没脸?

  但是李成性子虽憨,但是自己亲妹子的心思也是懂的,便也不多苛责,只是由着清荷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自己也心事重重。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还偏偏没这么简单。

  次日用过了午饭,慕娘便带着二两准备去后面的荒山上去看看情况,确定日后的开发规划项目。

  谁知走在路上,便听见别人议论了。

  “你可知道,那李家的姑娘,和那镇上的贵公子钱远勾搭到一起去了,荷包都送了,他哥也是个迂腐的,竟然不同意,你说说,这多好的亲事啊!”

  “你懂什么?钱家那样的富贵人家,会娶一个村姑当正妻?娶进去,也不过是个妾,他哥就这么一个妹子,肯定舍不得啊。”

  “妾?人家妾都比咱们高贵好几倍,至少吃香喝辣,哪儿像咱们啊,我平日里看清荷倒是个无欲无望的人,原来我还是小瞧了她,钓上了这么个贵公子,以后这后半辈子啊,不愁了!”

  慕娘和二两疑惑的对视一眼,便问了一句:“香草嫂子,你说的这啥事儿啊?清荷和那钱公子根本就不认识啊。”

  香草嫂子笑了一声:“不认识?人家都找上门了!今儿上午,钱公子特意跑到咱村里,就是为了看望清荷,人家这么金贵的人,是吃饱了撑的到咱们这儿来?”

  慕娘呆了,这下可好,这钱远就是个混混,肯定是想趁着这事儿把清荷的名声搞坏了,好自己抱得美人归。

  钱远觊觎李清荷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偏偏李清荷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而且李成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为了妹子,可以豁出命去,那钱远便一直不敢下手,这次得了这么个机会,可不得好好把握着?!

  大家伙儿正说着呢,便听到一声厉喝:

  “那个长舌妇又在瞎说八道?我妹子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儿,和那姓钱的从来没有半点关系,是那姓钱的不要脸,我家清荷才看不上这样的男人!”

  那几个嫂子们吓的一个哆嗦,但还是有不怕死的说:“清荷做了啥你咋知道?清荷送他荷包的事儿,你一开始不一样被瞒在鼓里吗?”

  李成脸涨的通红:“那不是送给他的!”

  那梁氏顿时来了兴趣:“那是送给谁的?”

  李成气的说不出话来了,不管送给谁的,这事儿摆到了台面儿上,都会脸上不好看。

  偏偏乔家婆媳三个刚好从地里回来,路过这里,听到了吵闹,便也来凑了个热闹。

  季氏不耻的冷哼一声:“我最见不得这样的人,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李清荷长的就是一张狐狸精的脸,不勾引男人干啥啊?这次趁这个机会爬上了钱家公子床,日后进了钱家的门,可不得荣华富贵,你以为她真的愿意跟着你这穷酸哥哥过一辈子?”

  季氏长的一身肥膘,脸上又因为庄户人家的缘故,又黑又油,最见不得村里那些长的好看的姑娘,这会儿子自然可劲儿的抹黑清荷。

  慕娘皱了皱眉,正要说话,便听李成骂了起来:“你说谁呢?我妹子啥时候做过这样的事儿?我妹子对那姓钱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心事?!”

  梁氏看好戏似的添油加火:“那送荷包的事儿怎么说?”

  李成一激动,便说了出来:“不是送给钱远的,是送给乔远真的!”

  这话一出,那乔家的婆媳三个都惊了一惊,赵氏立马反应过来,便骂了起来:“好不要脸的东西,自己下贱还拉着别人下水,你可别把你那歪心思打到我们家来。”

  季氏连忙道:“就是,真不要脸!一个小骚蹄子,和那钱远搞在一起了便承认了就是,还非得否认,我们家四弟是多金贵的人,日后要当状元的,可不是你们这种村姑高攀的起的!”

  李成根本无法解释,只要乔远真说不是,他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那钱远最没脸了,今儿上午竟然故意大摇大摆的找上门来,还将清荷送他荷包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这样下去,清荷除了钱远还能嫁谁?

  慕娘见李成急的满头大汗,总算站出来打圆场:“都少说一句,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何必将话说的这么难听?且不说清荷到底和钱家公子有没有关系,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儿,况且送个荷包而已,哪里就扯上爬床了?”

  慕娘还是想着息事宁人比较好,毕竟这事儿,清荷的确是劣势。

  谁知季氏根本不买账,皮笑肉不笑的:“哟,这男女之间私相授受的事儿,到了你嘴里,便成了小事儿了,看来你还真是挺护着成子的,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什么样的哥哥,便有什么样的妹妹!”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