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25章 亲兄弟算计


    二两把地上的山楂都捡了起来,有些闷闷的:“我是不是什么都做不好?不过是摘山楂这样的小事都闹出乱子来了。”

    慕娘语重心长的说:“是啊,所以以后你还是乖乖跟着大黑走哦。”

    大黑:汪汪汪!

    二两委屈:人家明明是求安慰的好嘛!还有,我不要跟着大黑走!

    慕娘勾了勾唇,像是听不见二两的内心呼唤一样,和李成兄妹道了别,便拉着二两走了。

    二两见慕娘心情大好的样子,便问了一句:“乔家不善罢甘休怎么办?我听说乔老太太可是出了名的难缠呢。”

    慕娘挽着二两的手臂笑了:“我有相公保护着,怕什么?”

    二两立马挺直了腰杆:“就是就是!我会保护娘子的!”

    慕娘笑了笑,她只是不愿意让二两陷在自责里面,这样朝气蓬勃的二两才是最可爱的。

    她方才听说二两出事儿了,赶来的匆忙,河边的衣裳盆子都没带上,这会儿子顺路回去取了,便回家了。

    林氏这边住的偏远自然还不知道山脚下发生的事儿,依旧悠闲的坐在炕上缝制衣裳。

    慕娘也不怎么想告诉她那些糟心事儿,林氏又得忧心半天了。

    乔家三兄弟回了家,乔老爷子乔大志眼见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乔远真伤成了那样,勃然大怒,几乎没掀了乔老大和乔老二:“怎么回事儿!出了个门怎么就弄成了这幅德行?你们两个做哥哥的竟然让弟弟受这么重的伤!”

    季氏听了心里不乐意,爹这偏心也偏的太狠了吧,合该着是两儿当哥哥的受伤了才行是吧!心里这么想着,但是面儿上却不忤逆,只低垂着头不做声。

    乔远真心里还被季氏的那事儿膈应着,脸上的骚红还没降下来,沉声道:“我要进屋休息了,爹您就省省吧。”

    这语气,自然是发了大脾气了,乔大志都愣了愣,连忙让乔远山将他背到他房间里休息去,乔远真这个脸色,看来真是有天大的火气,想到这里,乔大志心里更火大了,看着乔远山和乔远明兄弟两的眼神就像刀子似的。

    乔远山心里叫苦不迭,这下爹发火,自己肯定免不了一顿责罚了,他脑子也没有季氏那么好使,自然也想不到应对之法,毕竟所有的事儿都是自己的挑起来的,只能想着默默承受乔大志的怒火了。

    乔远真刚刚被送到自己的房间里,乔老太太本来准备午睡了,刚刚听到动静,一听说自己最宝贝的儿子受了伤,立马惊慌失措的赶来了,看着乔远真手臂上的绷带,心里疼的要命。

    “哎哟,我的儿啊,怎么伤成了这副模样了?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我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乔远真心里烦的要命,最受不了老太太这番哭天抢地,嗓门儿大的恨不得全世界都晓得了一般!

    乔远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我没事儿,娘你出去!我现在不想说话!”

    在他的心里,女人都是一个德行,没脑子没出息没用处,出一点儿事儿都只会哭哭啼啼,季氏那样的还总会坏事儿!

    老太太愣了愣,眼眶唰的就红了:“儿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我可是你亲娘呐,你咋能不待见我了呢?”

    乔远真心里堵的要命,偏偏秉承着读书人的斯文硬生生将火气压着,牙都快咬烂:“娘我没事。”只想一个人呆着,这时候他最受不了别人来问他发生了什么,难不成他要告诉他们村民以为他和大嫂有染?偏偏季氏就是个死脑筋,非要问个清楚才行,闹的乔远真气的肺都要炸了。

    老太太像是看到了自己儿子眸中的凶光,顿时觉得浑身的凉意,她总算聪明了一回,默默退了出来,转身就往大堂走去,她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一进屋子,便听见了乔大志的暴喝声:“你们这群没脑子的!跟那傻子抢什么山楂!如今一筐山楂事小,伤了老四的手臂,若是影响了他的仕途,老子剥了你们的皮!”

    乔远山喏喏的应着,头都不敢抬,季氏自然比不得乔远山愚笨,开口便道:“这事儿说到底还是乔慕娘家的那个傻子的错,若不是他非要抢山楂,也不至于落得这么地步,四弟就是被他故意撞到的!”

    乔远明向来老实,眼见着季氏这么睁眼说瞎话,心里过不去,况且村民们都知道了事实,若是爹再被误导了,闹了出去,乔家的脸面就丢大发了,为着乔家的颜面考虑,便还是开口说了实话。

    “那山楂本来就是二两的,大哥说那傻子一定好欺负的很,便去抢,四弟本来是要去拦的,但是谁知被二两不小心撞到了,才滚下去的,村民这会儿子都知道了这其中的缘由了。”

    乔远明说的一板一眼,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他不希望爹被蒙在鼓里,在他的心里,孝道才是最重要的。

    乔大志一听这话,气的跳脚,指着季氏的鼻子大骂:“你个没脸的东西,如今都知道来诓骗我的了,村里人都知道了,你现在竟然还想来骗我!”

    季氏恨恨的瞪了乔远明一眼,脸色煞白,想必是被乔大志吓的不轻,连连都退了好几步,慌忙道:“三弟,我和你大哥平日里也没刻薄你,你怎么能这么信口胡言栽赃嫁祸?明明是你上去抢山楂,怎么现在就成了你大哥去抢的了?”

    乔远明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氏,一时间语塞,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大嫂现在竟然想把这罪名弄到自己的头上:“我,我,我没有······”

    季氏却不理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乔大志哭嚎了起来:“爹,三弟真是猪油蒙了心啊,都是亲兄弟,怎么能算计到这个地步啊?爹啊,您可得擦亮眼睛看清楚啊。”

    乔远山看见了季氏给他使得眼色,立马会意了,也跟着跪了下来:“爹,我真的不敢做出那样的事儿啊,是三弟要去抢的!”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