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24章 谁的手金贵?


    这话确实也有点儿道理,村民看了看季氏的身材,还真是不敢恭维乔远真的品味。

    这话却瞬间激怒了季氏:“什么叫比我好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个没脸的小骚蹄子,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却听“啪”的一声,乔远山一巴掌打在了季氏的脸上,气急败坏的说道:“别给脸不要脸,给我闭嘴,不然我明儿就将你赶出乔家!”

    乔远山从来没敢在季氏面前说过这样的狠话,季氏本来还要闹,这会儿子看着自己丈夫阴鸷的目光,瞬间闭了嘴,眼里浮现了些许惧意。

    慕娘却没心思再去看他们的这场好戏,掰过二两的手掌,上面已经是血肉模糊,慕娘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当时季氏压在她身上,冲击力有多大,她不是不知道,二两的手骨就这么撞在石头上,没废掉就是万幸了。

    乔远真脸涨的通红,心想自己这辈子的好名声怕是要就此废掉了,又气又急,更是受不了周围村民指指点点的声音,恨不得将头埋到地上去。

    这事儿最终以陈大夫的到来而落幕,陈大夫年纪大了,这一路半跑半走来也耗了不少精力,大口喘着气儿还不忘赶紧给乔远真看伤口。

    慕娘也懂一点包扎,拿了陈大夫的药给二两止血包扎,季氏看着他们两在这么旁若无人的亲密举动,本想酸几句,却被乔远山的那巴掌吓的不敢说话。

    乔远山是乔家的长子,这会儿子为了乔家的名声也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了。

    “今儿这事儿原本也不大,不过是几个女人家喜欢吵吵闹闹的,反倒凭白造出了这么些谣言,我们各让一步,都算了,但是二两弄伤了我家四弟的事儿,不管怎么说是你们撞伤了人,医药钱还是要赔的。”

    这话听着句句在理,宽容大度,实则占尽了便宜,村民们都觉得乔远山这是讲理了一回。

    乔远山心里的主意却不是这么简单的,要是再吵下去,乔家名声算是全毁了,不如就只要医药费,但是要多少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慕娘却偏偏不是好欺负的主儿,脸色阴冷:“那我相公的伤又怎么算?”

    乔远山一愣,显然是忘了这一茬儿,季氏嚷了起来:“这是他活该,谁让你这没脸的小贱蹄子乱造谣!”

    慕娘冷笑一声:“说的好像大伯娘的嘴巴多干净似的。”

    季氏的脸色一白,正要发作,却被乔远山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慕娘朗声道:“我和我相公没有说出一句污蔑大伯娘的话,各位村民可以作证,我们只是为大家说出事实,但是大伯娘自己做贼心虚也就怪不得我们了,更重要的是,她伤了我的相公,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向来性子怯弱,但是这次,我却不能忍的!他们家的乔远真是人,我家相公就不是?”

    “是啊,慕娘两口子分明就没说什么,哪里像那季氏满嘴长疮的,季氏伤了人家相公,还有理了!”

    “就是就是,你们双方都伤到了,这医药费还指不定谁赔谁呢!”

    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乔远山不乐意了,厉声道:“我家四弟的手臂能和他这傻子比吗?我家四弟可是要考状元的!要是这右臂出了什么事儿影响了他的仕途怎么办?”

    乔远明也连忙跟着帮腔:“四弟一向是家里最金贵的,爹娘都舍不得他干活儿,这会儿子伤了手,以后拿笔有问题了怎么办?”

    慕娘冷笑一声:“考状元?连个童生都还没考就想着状元了!咱们村里读书人少不代表咱们国家读书人少,这万里挑一的事儿可不是你读了几年书就能中的!”

    慕娘这话明显刺激到了乔远真的自尊心,沉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别这么出言不逊,无知妇人罢了!”

    “哦?我无知?我无知至少懂得赚钱,你呢?我家相公力大如牛,这手就是一辈子的饭碗儿,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如今甚至连个功名都没有,活生生一个废物,这手留着跟废了有什么区别?别跟我说以后,我看不到未来,就说现在,你这手金贵还是我相公的手金贵!”

    慕娘最见不得这种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井底之蛙了,土坡村识字的没几个,乔远真不过读了几年书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童生都没考过呢!

    乔远真气的直哆嗦,指着慕娘的鼻子说不出一句话来,李清荷看着着急,却又实在挑不出慕娘话里的毛病出来,想要劝,但看着慕娘的脸色又着实难看,毕竟乔家确实太过分了,只好生生忍住。

    陈大夫给乔远真包扎好了,便适时的打断了他们的争执:“你们赶紧把乔老四背回去吧,他脚上不方便,这会儿子大家伙儿都瞧着,吵来吵去的也不是个事儿,丢的还是自家的颜面。”

    乔远山恨恨的瞪了慕娘一眼:“这事儿没完!”这才和乔远明背起乔远真回去了。

    季氏也讪讪的跟着走了,再呆下去指不定村民又该怎么骂她不知廉耻了。

    人群散去,李成有些不知所措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季氏挑明的那些话,在他心里就是跟刺儿,慕娘会不会因此厌恶他呢?

    慕娘却仿若忘记了季氏的话,诚恳的对李成道谢:“李大哥,谢谢你了,今儿要不是你帮着我们,我相公恐怕是要被乔家的那群人欺负了。”

    李成格外不好意思:“哪里的话,我根本就没帮上什么忙,还给你抹黑·······”

    慕娘笑了笑:“我大伯娘嘴里一向没什么遮拦,胡言乱语罢了,我不会当真的,况且我都是成过亲的人了,自然不会去想那些事儿的。”

    这话不但断了李成的念想,也是给足了李成面子,李成人虽憨,但是这还是听得明白的,立马点头应了下来:“是,她肯定是胡言乱语,你们两口子感情这么好,村里谁不羡慕啊。”

    慕娘只是笑笑,没说话,村里谁会羡慕她嫁了个傻子呢?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