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23章 血口喷人

  
      李成心里虽然喜欢慕娘,却从来没有挑明过,这会儿子季氏这般赤裸裸的将他的心事挑明在众人的眼前,只觉得羞恼不堪,脸上像是充了血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转头看向慕娘,本以为她会恼恨他,却见她神情淡淡的,仿佛季氏说的小贱人和她没关系似的。
  
      二两捏了捏慕娘的手心,附在她耳旁低声道:“娘子,我相信你,那个季氏肯定是胡说八道的。”
  
      慕娘心情突然好了许多,没有问为什么,反而莞尔一笑:“有多相信?”
  
      二两坚定道:“和你相信我一样相信你,不对,比你相信我还要多相信你!”
  
      这句语法错误,没有章法,充斥的语言漏洞的表白,在慕娘的心里却画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他信她,无时无刻,就够了。
  
      李清荷实在看不过去自家哥哥被污蔑成这个样子,咬了咬牙道:“今天是我和哥哥一起上山打猎,路过这里,乔大叔他们抢二两山楂的事儿,我也看到了,我一样可以做人证。”
  
      季氏冷哼一声:“你是李成的妹子,自然帮着他了。”
  
      “你!”李清荷几欲抓狂,却还是顾及着乔远真的存在,没有发作。
  
      “大伯娘,你信口胡诌的水平还真是让人······”慕娘淡淡的开口,众人都看了过去。
  
      “望尘莫及。”
  
      季氏呲牙咧嘴:“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和李大哥清清白白,你思想这么龌蹉,没想过旁人的感受吗?”
  
      “谁龌蹉·····”
  
      “不过我有一点很好奇,”慕娘挑了挑眉:“大伯娘这么在乎四叔的手臂,这么在乎四叔的前途,想必······四叔也很感动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乔远真的脸色顿时变成了鸦青色,几乎是弹跳着站了起来:“你胡说八道!”可随即,伤到的脚踝一阵刺痛,乔远真又跌坐了回去,看着乔慕娘的眼神恨不得吃人。
  
      季氏还没反应过来,吃吃的愣在那儿。
  
      二两天真的在乔远真和季氏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娘子,你看四叔不过是崴了脚,伤了手臂,大伯娘就哭天抢地的哀嚎,连四叔的亲哥哥都没反应呢,看来他们感情一定很好了,我要是受了伤,娘子会不会也这样伤心难过呢?”
  
      慕娘勾了勾唇,做出无奈的样子:“我啊,可能不会这么伤心呢,也只有大伯娘那般重感情的人,才会这么大的反应吧。”
  
      “重感情”三个字咬的极重,里面的意味十分的明显。
  
      因为他们的闹剧,这会儿子周围已经围上了许多的人,听了慕娘和二两的对话,再结合刚刚季氏因为乔远真的伤而哀嚎的事情,众人心中自然是昭然若揭,嗡嗡的议论了起来。
  
      乔远真脸上的颜色可真是能用精彩来形容了,慕娘给他扣这么一顶帽子,他这辈子的前途可以就此完蛋了!暴躁的吼了一声:“乔慕娘你不要血口喷人!”
  
      慕娘无辜的眨了眨眼,她说什么了?
  
      季氏这才反应过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慕娘身上扑去:“我杀了你这没遮拦的嘴!”贞洁对于一个古代女人而言有多重要,众人皆知。
  
      慕娘轻轻松松制住了季氏,却没料到季氏这会儿子情绪已经完全失控,力气大的惊人,撞在了慕娘瘦小的身板儿上,慕娘一时间没承受住,往后面栽去,二两眼疾手快的用手护住了慕娘的后脑,山间的石块本来就多,慕娘的头撞到了石头上,幸好有二两的手挡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季氏仗着自己的体形优势,压在慕娘身上厮打她,二两刚刚忙着护住慕娘的头,手硬生生的撞在石头上,鲜血淋漓,却还是一把掀开慕娘身上的季氏,将慕娘护在了怀里。
  
      季氏还要再扑上去,却被村民们拦住了,季氏这人块头大,力气也大,竟然要两个汉子同时出手才能制得住,季氏被控制着,嘴里却不安分,拼命的咒骂着:
  
      “你个没脸的小****,自己不干不净的,还来污蔑旁人的清白,真是不要脸,不要脸,下贱货······”
  
      季氏的情绪已经怒到了极致,根本难以控制,什么肮脏的话都说的出口,那些汉子都听不下去了,真没见过这般粗俗的女人。
  
      那乔远山见慕娘轻飘飘的一句话便给自己戴上了顶绿油油的高帽子,气的肺都要炸了,他何尝不知道季氏方才的那顿哭闹不过是为了体现乔远真的伤势很重,从而找慕娘多要点银子赔偿。
  
      但是这会儿子事情演变成了这个样子,乔远山也只有怪季氏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乱出主意,落得这么一个地步,乔家的脸面都要让她给丢光了!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直接牵扯到了四弟的名声!要是让爹知道了,还不得拔了他和季氏的皮?!
  
      想到这里,乔远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乔远真这会儿子情绪已经很不稳定了,看着村民质疑的眼神,嗡嗡的议论声,只觉得芒刺在背,连忙解释了起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我和季氏是清清白白的!”
  
      这话却听着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慕娘冷笑一声,这可不是她说出来的。
  
      李成万万没想到,慕娘能够这般轻巧的就扭转了局势,给了乔家一个当头棒喝!心中的感受已经不是惊诧能形容了。
  
      只是看着那淡然的面容,眸子里却不再是曾经畏畏缩缩的怯懦,不再是小心翼翼的羞涩,依然是这张脸,只是那眸子里却已经染上了凌厉的气势,仿若不可一世的女王,这样的慕娘,让他觉得陌生。
  
      李清荷虽然气恼季氏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自己的哥哥,但是也不愿意看到乔远真陷入这样的僵硬的局面里,立马帮着乔远真说话:“乔四哥不是这样的人,他比谁都洁身自好,村里比季嫂子好的姑娘多了去了,乔四哥要是真想找女人也不必找她,这一定是误会了。”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