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22章 不知廉耻


    季氏的心思一下子被这么戳穿,顿时觉得没面子,脸上也有些尴尬,却还是梗着脖子道:“这本就是应该的!伤了人就该负责!况且我们家四弟的右手向来金贵,是握笔杆子,挣前程的手,你们赔的起吗?!”

    季氏的想法和乔远山一拍即合,乔远山连忙跟着起哄:“就是,这损失自然得你们赔!”

    李成不满道:“你们能不能别话里话外都是将错处往二两身上推?二两明明不是故意的,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就是十恶不赦了?要不是乔远山要抢二两的山楂,乔远真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呵!”季氏极其夸张的怪笑一声:“这么说来,我四弟伤成这样还是我们咎由自取了?那乔慕娘两口子就什么关系也没有,现在成了这样全属我们活该!?”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成有些词穷,他不过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哪里会这些嘴皮子的功夫。

    季氏却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大声的哭嚎了起来:“老天啊,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了?伤了人拍拍屁股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合着我们这样的人家就合该受欺负,老天啊,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乔远真只觉得今儿这脸面真是被季氏丢尽了,却也没法儿拦着,毕竟她现在和他是一条船上的,要是翻了船,他们都得完蛋。

    乔远真心里懊恼不已,早知道就不跟着乔远山他们出来找山楂了,要不是听说昨天乔慕娘驼了两麻袋山楂去镇上卖了大钱,他们也不会如此心动,想到来这里找山楂,没想到就正好碰上了这个傻子,现在闹出了这么多的事儿,伤了自己不说,还丢人现眼!

    慕娘捏了捏二两的手心,似乎是在给他安慰,丝毫不把疯婆子一般哭闹的季氏放在眼里,直接对着乔远山冷声道:

    “李大哥已经给我们证明,是你们抢山楂在先,动手的也是你,我相公只是闪躲,并未还手,至于伤到了你四弟也是意外,要医药费,我们可以出,但是其他的无理要求,我绝对不接受,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想无理取闹索取好处,我也不是好拿捏的软柿子,要真想闹个彻底,大不了咱们去村长面前请他做主评评理!”

    一番滴水不漏的话彻底戳灭了季氏和乔远山的美梦,季氏哭闹的举动稍稍愣了愣,实在想不到慕娘竟然这么决绝,但是想到这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飞了,季氏又实在不甘心,眼珠溜溜一转,“噌”的一声飞快的站了起来。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李成看到了我相公抢二两的山楂,却不知李成是不是真的看到了?我们乔家虽然不是大户,但也没穷到去把山楂这样的东西当宝贝,谁稀罕这样的东西?”季氏说的气势汹汹,顺便跟乔远山使了个眼色。、

    乔远山会意,幸好刚才他一直没承认自己真的抢了二两的山楂,这会儿子立马嚷嚷了起来:“就是!我根本就没有抢,我一个大男人,何必跟一个傻子过不去?分明是他突然发狂,将我四弟推倒了,这才害的我四弟受伤的!”

    李成气的不行,实在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人,说谎都不脸红!

    “可我就是看见······”

    李成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季氏打断,尖着嗓子,恨不得刺穿众人的耳膜:“谁知道你是真看见了还是假看见了?你故意袒护乔慕娘那个小贱蹄子也说不准!”

    这话仔细一听,却觉得另有味道,什么叫袒护乔慕娘?

    李成的脸色骤然变的难看了起来:“你什么意思?我何必要帮忙做假证?分明是你们······”

    季氏冷哼一声,眼神里带着些许鄙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乔慕娘之间的那点子破事儿!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我!”

    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众人脑子一轰!

    乔远山连忙帮忙添油加醋:“就是就是,平日里看着你挺老实的一个人,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知廉耻!”

    慕娘愣了愣,李成和她?这算是什么?她跟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接触好嘛?但是突然想到,也许是之前的乔慕娘和李成之间关系格外好,慕娘一阵头疼,这都什么事儿啊?!

    李成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你们胡说,我和慕娘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们不要凭空污蔑!”

    季氏道:“污蔑?你自己说说,乔慕娘和她娘被乔家赶出来的这两年里,你往她们家跑的多频繁?今儿送点儿米,明儿送点儿馍馍,你们家是多有钱,这么多东西都剩下了?”

    李成到底是个不善言辞的老实人,再加上他心里确实对慕娘有想法,这会儿子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的话语来反驳,只能大口的喘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瞪着季氏。

    那李清荷却不是个好对付的,立马接下了话头:“你这话真是说的怪了,村里帮衬着他们家的又不止我们一家,况且都是乡里乡亲的,他们家日子过的这么辛苦,我们帮衬着又怎么了?合着你们乔家没人性,我们全村的人都该跟你们一样没人性,看着她们母女两个饿死吗?”

    这话反呛了季氏一口,乔家当初给病重的儿媳扣上了克夫命的帽子分文不给的赶出来,就是没人性!

    季氏气的倒仰,那乔远真向来见不得自家的名声有污点,不然会影响到他的前途,沉声道:“话不要乱说,这是我们乔家的私事,里面的缘由你们旁人自是不明白,对别人这么妄加揣测,根本就是污蔑。”

    李清荷见乔远真开口,便讪讪的闭了嘴,她潜意识里不想让他讨厌她。

    季氏见李清荷不再说话,便更加过分:“我可是经常看到李成和乔慕娘那个小贱人眉来眼去的,村里但凡有谁说慕娘的坏话,哪次不是李成首先跳出来打抱不平?这会儿子说没关系,谁信啊?”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