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21章 就是要钱


    “呵!”乔远山冷笑一声:“不是故意的?你以为现在说这句话有用吗?我四弟现在被你伤成了这个样子,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完事了吗?别以为你是个傻子就可以这么蒙混过去,我告诉你,这事儿,咱们没完!”

    那乔远明似乎是觉得说的有点过头了,轻轻扯了扯乔远山的袖子:“大哥······”却被乔远山一记冷眼瞪了回来。

    那一声“傻子”敲在了二两心头,仿佛是针扎一般难受,二两咬紧了牙,强自忍了下来,握着背篓的手上,青筋爆起,足以见得他心里多难受,却还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任由着乔远山骂,他只是不想惹事,这次误伤二两乔远真本就是他的不对了,若是再起争执,这事儿更难收场了。

    “有完没完也不是你说的算!”

    一声清冷凌厉的女声骤然响起,众人都惊诧的转头看去,一旁的大黑汪汪汪的叫唤了起来,像是在助威。

    却见慕娘径直走向二两,泛着寒霜的脸上浮现了些许的柔和的光晕:“怎么回事?”

    他的愤怒,他的隐忍,他的倔强,她全部看在眼里,只是这样的他,让她觉得心疼,心疼到想揍人。

    二两犹豫了片刻,才道:“大伯和我抢山楂,四叔上来拦,却被我不小心撞倒了,滚了下去,手臂划破了。”声音有点小小,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等待惩罚。

    慕娘皱了皱眉:“抢山楂?”

    那边的乔远山瞬间从慕娘的气场中回神了,立马道:“你别给我转移注意力,乔慕娘,你相公伤了你四叔,你看看他的手臂,全划破了,你说,这个事儿怎么个说法?!”

    慕娘却像是没听见乔远山的话一般,问二两:“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抢山楂?”

    “我和大黑到这里来摘山楂,摘了一背篓了,大伯想要抢我的背篓,我不给,他就动手了,我躲过去了,但是四叔上来劝和,我闪躲的力气太大,就撞到了四叔,四叔就滚下去了。”

    慕娘瞬间黑了脸,这乔远山是想欺负二两是个傻子,才敢公然对他动手抢山楂了?这会儿子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颠倒黑白,还不是觉得二两好欺负!

    那乔远山连忙喝道:“你别瞎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想抢你的山楂了?别以为你是个傻子就可以装疯卖傻,胡说八道,人是你伤的,现在还想狡辩,真是不要脸!”

    慕娘却冷声对乔远山道:“别以为你不是傻子就可以装疯卖傻,胡说八道,欺负他,骗过我!”

    二两心里一簇暖流滑过,无论何时,娘子都是最相信他的人,是永远会站在他这边的人。

    那乔远山愣了愣,实在没料到从前诺诺唯唯的乔慕娘突然间变的这般凶悍锐利。

    慕娘扫了一眼地上洒落的山楂:“我相公从来不是喜欢惹事的人,若非你先抢山楂,并且动手,我相公怎么会撞到四叔?你一味的想把责任推到我相公身上,不就是欺负他脑子不好使吗?!”

    那乔远山却冷哼一声:“笑话!他一个傻子,胡言乱语说的话,也能信?他不过是不想承担责任,才撒谎!我吃了没事儿干跟他抢山楂干什么?这垃圾一样的玩意儿有什么用?!”

    李成到底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我分明看到了是你抢二两的山楂,并且还想动手打人,二两只是在避让你的拳头,根本就没有还手,乔远真本是上去劝和的,却被二两无意撞到了,这才滚下来了。”

    李成这话一出,乔远山一时间噎住了,他没想到还真有人看到了,却还是死鸭子嘴硬:“你什么时候看到了,这里方才就我们兄弟几个和这傻子,根本就没别人!”

    李成道:“我上山打猎,路过这里,看见了你们在争执,你还想胡说!”

    乔远山瞬间无语了,突然间冒出一个证人出来,他顿时手足无措了,就这么噎在了这里。

    乔远明也觉得尴尬,他本来是准备说实话的,但是大哥一直拦着自己,不许他乱说,兄长的话虽然比不得父母的话分量重,但是在乔远明的心里也是不可违背的,这才乖乖的闭了嘴,一直没有做声。

    却突然听见季氏“悲戚”的哀嚎声响了起来:“哎呦我的四弟啊,你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啊?这右臂莫不是要废了?这可是你拿笔杆子的手啊,家里还指望你考功名,光宗耀祖呐!”

    慕娘惊奇的看着那边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的季氏,忽然觉得这世界真奇妙,什么样的极品都能有!

    乔远真只觉得丢人现眼,这个大嫂子在他的眼里从来都是个没脸没皮的女人,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这会儿子又出来闹什么。

    季氏却像是没看到乔远真厌恶的眼神一般,指着二两的鼻子哭嚎着:“你这黑心肝的,伤了我们家四弟,现在还想脱清关系了!知不知道我们家四弟这右手有多金贵,哪里是你们这种粗鄙之人能比的?若是从此毁了我们四弟的前程,我们乔家定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慕娘这才想起来这边还坐着一个伤患,皱着眉头道:“不去找大夫看伤坐在这里是等死吗?”语气不怎么好,却到底是关心的话语,只不过她对于乔家的人不想给什么好脸色。

    那乔远真脸色也骤然变的阴沉了几分:“脚崴伤了,走不了。”

    李清荷连忙对慕娘道:“我刚刚去叫你的路上已经让别人去请陈大夫了,想必马上就要来了。”说着,还看了一眼乔远真,小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带着些许羞恼的神色。

    那季氏一听说乔远真的脚也伤到了,嚎的更大声了:“竟然把脚也伤到了,二两,你真是好狠的心,下这么狠的手,自己傻了就算了,还想葬送别人的前程吗?”

    “够了!”慕娘厉喝一声:“事情来龙去脉我们都清楚的很,装什么?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要钱吗?!”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