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19章 真是能干


    慕娘手里挽了篮子,还端了一个装满了衣服的盆,为了避免像昨天那样被有心人看到了篮子的东西起贪念的事情发生,慕娘还特意盖了块布。

    来到老薛头家里,薛老头儿的老伴白氏倒是有些吃惊,因为慕娘从来是个孤僻的性子,极少走家串户的,见了人也少有打招呼的,却不知今儿竟然亲自上门来了。

    白氏愣归愣,却还是连忙将人迎进来了,一脸的笑意:“今儿是什么风,竟然还把你给吹来了?昨儿个我家那老头子还在说你呢!”

    慕娘笑道:“我是到河边洗衣服,顺路就来看看,薛爷爷说我什么了。”

    “还能说你什么,左不过就是你出息了,赚了大钱,给家里添置了好些好东西,这些村里人都传遍了呢。”白氏毫不吝啬的夸赞着:“也亏得我昨儿没眼福,愣是没瞧见你那一大车东西,我听我家老头子说的神乎其神,说是咱们一辈子都难得见到的好东西呢。”

    慕娘笑了笑,正要说没什么,便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这是慕丫头来了?快进来坐。”

    老薛头正坐在门槛上倒腾他的大鱼网呢,一见慕娘来了,便立马起了身,将渔网丢在一边,把慕娘迎进屋里。

    慕娘抬脚进了屋子,见白氏正要给自己倒茶,连忙拦下了:“不用不用,我不过是进来坐坐就走,待会儿还要去洗衣裳呢,您歇着吧。”

    都是乡下人家,性子淳朴,也不怎么讲究外面的那一套你推我往的虚礼,见慕娘说了不用,白氏也就闲下了。

    慕娘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特别轻松,跟单纯的人在一起,心态都会不一样,慕娘突然就想到了二两,无声的笑了笑。

    “这是我昨儿遇见薛爷爷的时候说好要送来的大米和猪肉,”慕娘将篮子放在桌上,掀开了上面的粗布。

    白氏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惊讶的看着慕娘和薛老头,这事儿老头子怎么没跟她说过?

    老薛头连忙将篮子推了回去:“我昨天不过是为了配合你气气那蛮横刁蛮的梁氏,又没想过真的要你的东西,你怎么还当真了,你日子过的也不容易,好不容易能置办些东西,还是自己留着吃吧。”

    “我家多的是呢,不差这么些,薛爷爷平日里给我们家的帮助也不少,昨儿又帮我解围,我要是连点子谢意都没有,倒显得我不知礼数了,”慕娘态度强硬,薛老头也不好再推辞,只好收下了。

    白氏看着这又白又细的大白米,啧啧道:“这可是上好的米呢,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种米,慕娘,你们家怎么突然这么有钱,卖这么多好东西啊?”

    慕娘笑了笑:“我自己赚的银子。”

    “我昨儿听说你弄了两麻袋山楂到城里卖,这不会是卖山楂赚来的吧?”白氏惊讶道。

    “山楂又酸又涩,自然没人会买这个的,我做了些加工,就卖的好了,对几天我送过来给你们尝尝鲜。”

    老薛头摸着胡子,眼睛里带着些许惊艳和探寻:“丫头,你可真是能干了。”

    突然又凑近了慕娘,压低了声音:“你上次在河边叉鱼,一叉一个准,说是运气,是不是糊弄我的?”

    这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二两说话的调调,像个孩子气的老顽童。

    慕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什么都瞒不过您。”

    老薛头哼哼着:“我就知道,哪儿有人这么好运气呢。”

    “不过要是您想学,我也可以教给您,不过您可要帮我保守秘密。”

    “真的?”老薛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个绝活儿!要是靠着这门技术,以后吃穿不愁,你何必白白教给我?”

    慕娘可不准备靠这门技术活儿发财,来钱速度太慢,况且,天天下河叉鱼,饶了她吧。

    两人正说着,便听见门外张叔的喊声:“老薛头,要去捕鱼了,你走不走啊?”

    “哎,我这就来,”老薛头连忙应和了一声,这才想起来今儿还要和张勤一起去网鱼呢。

    慕娘也起了身:“那还是等您什么时候有空闲了我再教您吧,您先去忙吧,我也要去洗衣服了。”

    薛老头连连点头,冲出门去,将院子里的渔网抗在肩上,便和张勤一起走了,这健步如飞的模样,还真是很难看出来这是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子。

    白氏看着他的背影嗔了一声:“这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稳重,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慕娘却突然想到了二两老了以后,大概也会是这么个德行,忍不住笑了起来。

    慕娘来到河边的时候,已经是大上午了,河边聚集了许多洗衣服的妇人,一边洗着衣服一边闲嗑,慕娘刚刚过去,周围的妇人便立马端着盆子围了上来。

    “昨儿个我就听说了,你和你相公到镇上卖了两袋山楂,就置办了一大牛车的好东西,是不是真的啊?”说话的是兰花嫂子,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对啊,对啊,先前季氏那婆娘还在村里骂了好一阵子呢,说你和你相公简直是穷疯了,连山楂都收罗了去卖,却没想到你们还真的能卖出去,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昨儿刚刚和慕娘吵过架的梁氏立马凑了上来,好像突然和慕娘一个阵线了似的,昨日的“盟友”季氏到了她嘴里就成了“那婆娘”了。

    慕娘心里冷笑一声,有些人眼里,只有利益,变脸的功夫简直望尘莫及。

    周围的妇人都围了过来,仿佛慕娘就是个新大陆一般,一个个用着求知的眼神望着她。

    慕娘只好道:“原本的确是穷疯了,山上野果子也早被抢光了,我实在找不到别的能卖钱的东西,便只好摘了两麻袋山楂去镇上碰碰运气,谁知刚好就有一家酒楼正在收山楂呢,我便卖给他了。”

    “两袋山楂,再怎么卖也卖不到这个价钱吧,你那车上值钱的东西可多着呢,”梁氏显然是不信,语气咄咄逼人,硬是要问出个好歹来,凭什么乔慕娘就能发财,她就不能?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