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11章 信口雌黄

  
      慕娘赞赏的看了二两一眼,谁说她家相公傻了,分明聪明的很嘛!慕娘轻笑了一声:“张婆婆,我知道这次的事情让你的脸面很是过不去,但你也没必要编出这样的话来污蔑我,我们两口子生活不容易,就别为难我们了。”
  
      听到这里,村民们顿时恍然大悟了,原来就是这张婆子受不了被别人骂长舌妇,才故意编了个谎话来诋毁乔慕娘。
  
      张婆子气的个倒仰,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还这么理所当然的!
  
      “我说是就是!若非你娘让我去你们家看看你的面相,顺便问几句话和生辰八字儿,方便我帮你定人家,我何必大老远的跑到你们家那个破烂地儿!”
  
      慕娘却道:“张婆婆口口声声说着是受我娘之托来我们家给我安排亲事,可这媒婆的中介费也不是小数目,我们家穷到什么地步大家伙儿也是知道的,一日三餐饭都没着落的人家,就算是一个铜板儿都扣不出来,哪里有这闲钱找媒婆?就算是我娘要给我找人家,大不了也是托村里人帮我问问有没有合适的就罢了。”
  
      “你娘承诺了我一两银子的中介费,这,这,这半两就是你娘下的定金!”张婆子立马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半两的碎银子,高高的举了起来。
  
      慕娘勾了勾唇:“我娘可真是够大方的,一两银子都给的这么痛快,我们家,可是天天在山上挖着野菜,靠着村民的施舍过着日子呢!这一两银子,可相当于我们家一两年的用度呢!”
  
      “就是!”二两也哼哼着:“你这会儿子随便拿出个碎银子,就想当证据了,也不想想合不合情理。”
  
      李成也跟着道:“慕娘家的情况,咱们村里人哪个不知道?他们孤儿寡母的,林婶子又是个病秧子,慕娘没力气,没田没银子,家里一日三餐饭都是野菜汤拌黑面馍馍,就连这黑面都还是我们送的呢,哪里会随随便便拿出一两银子来。”
  
      张婆子脸都绿了:“我哪儿知道那林氏哪里来的钱?反正这银子就是她给的!”
  
      “那你说你怎么证明这银子是我岳母的!”二两也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我······我,我······”张婆子脸都涨红了,却偏偏挤不出一句话来,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会儿子被这两口子三言两语的一挑拨,就完全变了味儿了!可她偏偏还真是没办法证明,除非这银子能开口说话了!
  
      “哼!”张婆子气急了,一甩袖子,端起地上的盆儿就灰溜溜的走了,连豆子也不磨了。
  
      慕娘握紧了二两的手,冲着他狡黠一笑,随即拉着他往村民那边走去:“前些日子发生了些误会,给大家造成困扰了,说白了都是我自尊心作祟,隐瞒了我和我相公的婚事造成的,现在一切都坦白了,反而觉得没什么了,还希望各位不要见怪。”
  
      李成连忙道:“哪里是你的错,分明是我们乱听了那长舌妇的瞎说八道,差点儿害的你身败名裂。”
  
      “就是,就是,张婆子那张嘴我们是见识过的,平日里嚼嚼舌根就算了,没想到这次这么过分。”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帮着慕娘说起话来。
  
      慕娘笑了笑,拉着二两上前:“忘了介绍,这是我相公,叫他二两便是了。”
  
      二两乐呵呵的:“我是我娘子的相公。”
  
      村民看着二两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心里无疑都是唏嘘的,但是面儿上却还是顾及着慕娘的脸面,都笑着打了招呼。
  
      慕娘看出了村民的不自在,在古代,傻子也不是什么吉利的,大家心里有介怀也是正常,但是她却并不想让二两接触这些异样的眼光,他虽只有六七岁的智商,却心思敏锐,旁人眼里的那些眼色他都能看的清。
  
      “那您们继续忙,我们准备去山上挖点野菜,就先走了,”慕娘告了辞,带着二两便转身走了。
  
      李成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发怔出神:“多好的姑娘啊,唉,可惜了。”
  
      李清荷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凑在他耳边道:“哥,别乱想了,赶紧磨豆子吧,别人还等着用磨盘呢。”
  
      李成顿时一个激灵,回了神,像是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一般,略显黝黑的脸颊上染起了一片红晕,连忙转起了磨盘。
  
      李清荷叹了口气,若是没有发生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那乔慕娘极有可能就成了自家嫂子呢,哥哥对慕娘的心思她又怎么看不出来,可事已至此,这事儿就是提都不能提了,不然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来就不好了。
  
      山路比较崎岖,慕娘这个身板儿弱,走几步就开始气喘吁吁的,二两反倒是轻松的很,二两几次想直接将她背上去了,慕娘顾及着他身上的伤口才没答应,两人只好走走停停。
  
      慕娘上次发现的几棵山楂树并不远,就在山脚附近,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就招到了,只见那书上红灿灿的一片,地上还滚落了不少,慕娘兴奋的跑了过去:“二两,快拿麻袋装,咱们全装回去。”
  
      二两像是没见过这玩意儿似的,在树上随手摘了一个喂到了嘴里,口腔里一股子酸涩,牙齿都跟着打了颤儿,嚷嚷了起来:“娘子,这东西这么难吃,咱们为什么要弄它啊?!”说话间还冲着地上呸了好几口。
  
      慕娘笑了起来:“就这么吃当然不好吃了,又酸又涩的,咱们得经过一番加工。”
  
      二两皱着脸拿袖子擦了擦嘴,那酸味儿到现在还回荡在嘴里,太难吃了,可是看着慕娘已经忙活着摘山楂了,也不疑有他,只好跟着摘。
  
      慕娘干脆弄了个长棍子,直接冲着树上重重的击打了好几次,树上的山楂便立刻哗啦啦的掉落了下来,二两觉得好玩儿,便接过了慕娘手中的棍子:“我来。”
  
      二两力气大,三两下便将树上的山楂打了大半下来,慕娘看着这些红彤彤的山楂就像是看着黄灿灿的金元宝一般,心里欢喜的不得了,连忙蹲下身来捧起地上的山楂往麻袋里扔。
  
      两人忙活了一阵子,便已经装了满满两大麻袋,慕娘的背篓里也装满了,这才收手,扛着山楂回家去了。
  
      林氏看着这一大堆山楂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慕娘啊,你弄这么多山楂干啥使啊?这东西又酸又涩,根本难以下咽哪。”
  
      慕娘笑了笑:“娘,您就放心吧,我自然是有法子的。”
  
      二两已经到厨房生火,慕娘则弄了个大盆来,倒了半盆山楂,加了半盆水,挽起袖子,坐在板凳儿上就开始清洗山楂,林氏想要帮忙,慕娘却硬是让她去屋里了,她这病沾不得凉水,若是不注意又恶化了可就糟了。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