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08章 想吃嘴唇

  
      二两不满的盯着慕娘:“我才不傻呢,我以后要给娘子过好日子,帮娘子叉鱼,天天吃鱼。”
  
      慕娘勾了勾唇,没有再说什么,傻子又如何?他有个比世人都单纯的心,他要她当娘子,只因为她是乔慕娘,这种单纯的感情在从前,慕娘是从不敢奢求的。
  
      在她知道他身上的伤口是刀伤的时候,她心里也一样慌张,带着这么严重的伤势,到了他们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慕娘用脚指头都猜得到他肯定是被人追杀的亡命之徒。
  
      按着慕娘的原则,这个男人她绝不会留,不必要的麻烦她并不想沾,可他的到来已经招来了众人的注目,她没有别的路可走,若是不留下他,她现在被里正浸猪笼都不为过,这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自然要先保住小命。
  
      虽然决定留下他是迫于无奈,可相处下来,却渐渐有了别样的感觉,这呆呆的傻子相公,似乎也不错。
  
      慕娘想的出了神,突然唇上一暖,有种软软的触感,慕娘呆呆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二两贴着慕娘的唇,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慕娘,看不出里面的情绪。
  
      慕娘心里瞬间混乱的很,傻子也懂接吻?这是情到深处的自然冲动?她要是推开他会不会不妥?毕竟他们是夫妻·······
  
      慕娘正愣在原地纠结着,突然感觉唇上一痛,二两咬住了慕娘的娇唇。
  
      随后像个孩子般兴奋的笑了起来:“娘子的嘴巴看着就好吃,果然好嫩!”
  
      慕娘头上一排黑线,刚刚觉得他不错的想法现在可以作废了,手起掌落,“啪”一巴掌拍在二两头上:“滚一边去!”
  
      林氏如今还下不得床,慕娘便晚饭先给林氏送去,一大碗鱼汤,里面不少鱼肉,家里除了黑面馍馍没有其他东西能当主食了,慕娘只好凑活凑活算了,心里想着怎么赚些银子买些米面回来。
  
      林氏看着这一大腕鱼肉,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慕娘把碗筷都摆在了她面前,她才心疼起来:“好不容易得了三条鱼,怎么一次性就煮了两条,留着以后吃就好了。”
  
      慕娘笑了笑:“放心吧,咱们以后好东西多的是,省着没意思。”
  
      林氏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莫名的对自己的女儿多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信赖感。
  
      慕娘伺候着林氏吃完了饭,收拾了碗筷端回了厨房里,便看见二两正对着灶台上的那锅鱼汤流口水。
  
      林氏胃口小,吃不了多少,这两条鱼煮出来的一大锅汤也只动了一点儿,慕娘是考虑到二两这大身板儿的胃口才特意做了这么多的。
  
      “你怎么不先吃呢?中午都没动几筷子,这会儿子竟然能忍住,”慕娘一边说着,便拿了个大汤碗给他盛了一大碗。
  
      二两欢喜的接了过来,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才满足道:“想等着娘子一起吃。”
  
      慕娘勾了勾唇,给自己添了一碗,两人就着小厨房里的两个小板凳儿坐下,端着碗吃了起来,慕娘将碗里的鱼头夹到了二两的碗里:“吃鱼头,吃了变聪明。”
  
      二两看着碗里的鱼头,想了想,便夹了一个鱼泡到慕娘的碗里:“吃鱼泡,吃了生宝宝。”
  
      慕娘一脸黑线。
  
      这里的人晚上睡的都早,不然会浪费油灯,天色擦黑时,村里大多数人家便已经钻被窝了。
  
      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却摆在了慕娘的面前,这傻子住哪儿?
  
      “我当然要和娘子在一起住啊!”二两说的振振有词:“夫妻一定是在一张床上睡觉的!”
  
      慕娘抚额,差点忘了这个男人判别夫妻与否的标准就是同不同房。罢了,家里也只有两间房,他不和她一间难不成和林氏一间?
  
      慕娘严肃的跟二两洗脑:“你知道夫妻在床上要怎么睡觉吗?”
  
      二两想了想,道:“脱光了睡!”
  
      “哎呦!”二两头上挨了一个爆栗。
  
      慕娘揉了揉手,认真道:“是互不干涉的睡!”说着,便用手在床中间一划:“这边是你的,那边是我的,不能过界。”
  
      二两呆呆的眨了眨眼:“为什么?”
  
      慕娘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解释道:“因为夫妻呢,总是一天到晚在一起的,就像我们一样,但是呢,各自也要有各自的私人空间,不然双方感情难以维持长久,所以,想要做长长久久的夫妻,就是要互不干涉的睡,这就是规矩。”
  
      二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郑重的答应了:“我一定要和娘子做长长久久的夫妻!”
  
      慕娘欣慰的点了点头,果然好骗。
  
      “过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换药。”
  
      绷带上虽然溢出了少量的血,但也没有大问题,慕娘一边给他解绷带一边问着:“今天有没有疼?”
  
      “没有,疼的时候会告诉娘子的,”二两笑着说。
  
      慕娘勾了勾唇:“嗯。”
  
      拿出陈大夫给的药膏,用手指沾了些许,抬头对二两道:“擦药的时候会有些疼,忍着点。”
  
      二两点了点头,慕娘这才凑近了二两的伤口,将指腹上的药沫细细的擦拭在二两狰狞的伤口处,似乎是怕他疼,动作格外的小心,轻轻的,如同羽毛撩拨着二两的心口,慕娘的脑袋凑的很近,二两****的胸膛似乎能够感受到慕娘轻浅的呼吸,和额间窸窣的碎发轻轻扫过的痕迹。
  
      二两垂头看着正低着头认真的在他胸口给他上药慕娘,小巧的鼻尖似乎带着莹润的光泽,白皙的皮肤带着些许蜡黄,玛瑙一般的眼睛水汪汪一片,二两的呼吸突然有些急促,慕娘的指腹又一次擦过他的肌肤,二两忍不住闷哼一声。
  
      慕娘惊诧的抬起头来:“弄疼你了?”
  
      二两立马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慕娘看的莫名其妙:“到底疼不疼?”
  
      二两额上青筋直跳,艰难的开口:“疼,但还有点痒。”
  
      慕娘愣了愣:“莫不是伤口发炎了?”
  
      “不是这里,是这里。”二两一脸委屈的指向自己的下腹。
  
      慕娘顺着他的方向看去,脸上潮红一片,尼玛,擦个药还能擦出反应来了?
  
      “娘子,我突然好想吃你的嘴唇。”
  
      慕娘嘴角抽了又抽,果断出门给他打了一盆凉水。
  
      且说那乔莲花回了乔家,心里气不过慕娘这般欺负自己,一回去便冲着季氏嚷嚷:“那不要脸的小贱人光天化日之下和她那野男人乱搞,真是污了我的眼!咱们早该好好儿教训下她了!”
  
      季氏吓的立马丢了手里的活儿计,捂住了乔莲花的嘴,紧张的张望了下四周,才小声道:“你爷爷现在禁止家里人将那小贱人和咱们家牵扯起来,免得影响了你五叔的名声,今儿早上你奶去她们家闹了一通,就被你爷爷好一顿训,你可千万别上去触这个霉头。”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