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06章 叉鱼神技


    刘氏一副看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的样子:“你现在在和我说当家人是谁?刘远明,你还好意思提当家人三个字吗?我们这个家,要是真的让你来当,咱们娘儿几个全都不用活了!刚刚爹气的那么厉害,这个家里谁不知道四弟的钱途就这个家的天,谁敢拿四弟的钱途不当回事儿就是触了爹的逆鳞,你还偏偏要凑上去帮着你娘说话,到时候白白的找一顿骂,惹的爹不开心不说,还得罪了四弟,你是自找罪受吗?”

    乔远明冷哼一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口口声声说是为我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本就看我娘不顺眼,这会儿子见她吃瘪,心里不知道怎么乐的呢!百善孝为先,我一个当儿子,看着自己母亲被人打了,还坐视不管,这就是你说的聪明吗?”

    “呵!是啊,我的确看你娘不顺眼,你不是早知道了吗?你那么孝顺,何不早点把我给休了,免得我这不懂得孝顺的媳妇儿膈应你!”刘氏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嫁了这么个没脑子的相公!

    “刘翠柳,你别蹬鼻子上脸·······”

    “爹,娘,吃饭了,”门口一声稚嫩的童音打断乔远明的话,几个孩子怯生生的站在门口,虽然爹娘的吵闹对于他们而言已经习以为常,但刚刚娘亲嘴里说出来的休妻还是吓了他们一跳,生怕自家爹爹一怒之下写了休书,这才出来打断。

    乔远明看了自家孩子一眼,心里涌现出一股子心疼,便不想再吵,只瞪了刘氏一眼,冷哼一声拂袖出门。

    孩子们连忙涌进了屋里,团团抱住刘氏:“娘亲。”比起愚孝的父亲,孩子们到底和娘更亲近。

    刘氏眼角一片湿润,若不是为了这些孩子,她又怎么愿意继续呆着受这份气?

    大房那边虽然也总是吵闹不休,可一旦面对利益问题,两口子总是能立即站到统一战线,可那乔远明偏偏是个愚孝的脑子,做事死板不说,还处处干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被老太太拿捏的死死的,刘氏连私房钱都不敢给他知道了,不然指不定他哪天就将钱交到了老太太手里。

    刘氏抹了把眼泪,到底没哭出来,拉着孩子们往外走:“去吃饭吧,不然没菜了。”

    慕娘想着晚上给林氏炖锅鱼补补身子,便自己拿了把鱼叉去河里抓鱼,二两自然是跟着的,这男人就像个牛皮糖一样,半刻离不得慕娘,慕娘有时候都无尽感慨,他到底是把她当媳妇儿还是当妈了?

    二两高高大大的身子,背着一个秀气的小背篓,画面十分诙谐,这背篓是慕娘往日用的,家里没有大背篓,只好这么将就着了,二两到没觉得有什么,虽然勒了点儿,但是作为男子汉,一定要给自己媳妇儿背篮子!

    村里只有一条清水河横穿了整个村庄,河边的土地都是非常肥沃的,庄户人家一般都住在河岸边,只是像慕娘她们家那种贫穷的情况,自然住在村庄最偏远干旱的地方,慕娘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河边。

    三两下脱了鞋袜,挽起库管儿袖子,便要下河,二两连忙拦住:“娘子,我陪着你下去。”

    慕娘将二两按在地上坐好:“你身上有伤,沾水了就发炎了,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给我看好鞋袜背篓,可不能让人偷了!”慕娘故意这么说,算是给他安排个任务,不然他这小孩子性子,肯定死活要跟着她下水。

    果然,二两笑着点了点头:“我一定给娘子照看好,娘子放心去吧。”

    慕娘揉了揉他的头:“好。”傻子也有傻子的好处,好骗!

    路过的老汉老薛头见慕娘举着鱼叉正要下水,土坡村不大,里面的村民大都认得,他自然知道慕娘家的情况,心知是没吃的东西了,才到河里来搏一搏,便喊道:“丫头,别白费力气了,叉鱼可是个技术活儿,不是那么好做的,这天气凉的很,别白白的冻坏了身子。”

    慕娘已经下了水,回头看了一眼那老汉,记忆里搜索了一番,便知道他是这村里捕鱼专业户老薛头,见他好心提醒她,慕娘自然也笑脸回应:“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试试罢了。”说着,便转身往水里走。

    老薛头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简直是自找苦吃,河里的鱼儿不但灵敏,而且一般人的准确度远远没有达到那个标准,像她那样的新手,不练上十天半个月,一条鱼都难以抓到。

    慕娘自然知道老薛头担心的是什么,可她却并不是一般的古人,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她知道光照入水中后产生的折射,会导致你看到的“鱼”其实只是个虚影,真正的鱼所在的地方实际存在一定的角度偏差。

    而她却能够快速的运用折射公式在脑海里进行一个角度的计算,从而确定鱼儿所在的真实地点。

    忽而看到自己右前方一条大鱼正摇着尾巴悠哉悠哉的游动着,慕娘嘴角扬起一个明艳的弧度,举着鱼叉悄悄的逼近,手起叉落,快,准,狠,一抹猩红的血迹在水底蔓延开来,慕娘举起鱼叉,高兴的冲着二两大喊:“看,咱们的鱼,好大的鱼!”

    二两欢呼了起来:“娘子好厉害,一下子就插到了大鱼!”

    那一旁的薛老头瞬间傻了眼,原本还想劝着慕娘不要再执拗了,没想到她第一下就插到了鱼,他打渔这么多年,手气也没这么好过,这简直······太丢脸了!

    慕娘举着鱼叉走到了岸边,将鱼交给了欢呼着的二两:“你先拿着,我再去试试。”

    薛老头儿也围了上来,看着慕娘手中的鱼,不禁惊呼了起来:“还真是插到了!”

    慕娘不禁被薛老头逗笑了,挠了挠头:“可能老天爷都可怜我没饭吃,这才赏了我这么好的运气。”

    薛老头儿自然是信了,连连点头:“这手气的确是好啊,一下子就插到了。”

    二两的眼里瞬间对慕娘染上了崇拜,自己也跃跃欲试,慕娘看出了他躁动不安的心,揉了揉他的头:“等你伤口好了,我再带着你来叉鱼,好不好?”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