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04章 让娘子看


    慕娘将小木桌摆到了林氏的床上,将汤推到了林氏面前:“娘,现在咱们家有了上门女婿,自然用不着嫁妆了,这些鸡蛋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给你补补身子,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再不吃点儿有营养的,只怕撑不下去。”

    林氏直接将这汤推到了慕娘面前:“我苦了大半辈子了,消受不起这样的好东西,既然嫁妆用不上了,还是给你吃了补身子吧,前些日子你掉水里,也没好好儿休养休养。”

    慕娘直接板起了脸:“娘,您这病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吗?再这么拖下去,咱们请大夫的钱都不知道够买多少鸡蛋了,别执拗了,赶紧吃吧,以后这好东西多了去了,咱们不差这么一个鸡蛋。”

    林氏听了女儿这话,不免叹了口气,只好乖乖的端起碗来喝了,不知为什么,女儿自从上次落水醒来好,性格变化了好多,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这种长大连她都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这样强势有主见的女儿又着实让她安心不少。

    慕娘这才心满意足的笑道:“娘,您现在就好好儿养身子,待会儿我去村里的陈代夫哪儿抓点药来,您天天配合着营养的饮食吃着,不出半年,这身子肯定能好利索了。”

    林氏惊了一惊:“咱们家哪儿来的钱抓药啊?”

    慕娘掂了掂兜里的二两银子,狡黠的笑道:“放心吧,我有钱。”

    外屋里,在二两期待的目光下,慕娘一碗野菜汤放在他面前,外加半个黑面馍馍:“快吃,吃完了干活儿!”

    二两的失落的看着慕娘:“娘子,你是不是没放油?”

    慕娘一巴掌拍在桌上,碗里的汤汁溅了一溅,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儿:“快!吃!”毁了她的清誉,还在这里蹭吃蹭喝就算了,还敢挑三拣四?!

    二两只好老实的吃了起来,慕娘也端起野菜汤开吃,二两实在想不通的是,这汤这么难吃,为什么娘子能吃的这么津津有味儿?

    慕娘和二两吃过了饭,便往村里的陈大夫家去了。

    “陈大夫,我给我娘抓点儿药,”慕娘按着脑海里的记忆跟陈大夫打着招呼。

    陈大夫脸色微变,想必是听闻了慕娘的传言,语气都带着一股子不屑:“你娘又发病了?是被你气的?”

    慕娘也不恼,村里就这么一个大夫,得罪了对她没好处,只笑着拉过二两道:“哪里的事儿呢,这是我相公。”

    二两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好。”

    陈大夫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嫁的人?土坡村就这么大,村里哪家办个喜事儿村里早该传遍了。”

    慕娘故作难色的笑了笑:“原先是不愿意往外面传的,毕竟不是什么好亲事。”说着,便看了一眼正傻笑着的二两。

    陈大夫这才仔细的观察了这个男人,惊道:“他是个·······”

    慕娘沉痛的点了点头:“而且他不喜欢热闹,人多了还喜欢发病,成亲的事儿就只在我家拜了堂,我原先想着先瞒上几日,谁知·······今儿早上传出这样的事儿来,也是我思虑不周了。”

    陈大夫摸着胡子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倒是我错怪你了。”

    慕娘笑道:“哪里的话,陈大夫医者仁心,刚正不阿,对待这种败坏道德的事情自然应该看不起。”

    这一番马屁拍的十分响亮,陈大夫笑的十分爽快:“果然是个懂事的丫头。”

    二两在一旁插着话:“她不是丫头,是我娘子。”

    陈大夫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慕娘的目光中带了一抹同情之色。

    慕娘这才将话题拉了回来:“陈大夫帮我娘开几幅安神调息的药吧。”

    “好,你娘这病啊,一则是当初生产是落下的病根儿,但多半还是心病,你且让她好好儿凝神静养,不然这药也白吃了。”陈大夫一边抓药一边说着。

    慕娘应了下来,随即拉着二两行至陈大夫的跟前:“您也帮他看看伤口吧。”

    陈大夫笑道:“好,让他到那边坐下先。”

    慕娘将二两按在了椅子上:“你乖乖把衣服脱了让大夫给你看伤,听话点,我在外面等你。”

    二两却一把拉住慕娘的手:“我不,我只在娘子面前脱衣服,娘子别丢下我。”

    陈大夫一听这话,老脸都红了一片,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慕娘对着陈大夫尴尬的笑了笑,随即瞪着二两道:“给我老老实实的让大夫给你看伤,不然我不要你了。”

    二两委屈的死拽着慕娘的衣服不撒手:“我不,娘子不要抛弃我。”

    慕娘只好放柔了态度:“乖,你现在好好儿听话,晚上我给你做鸡蛋羹吃好不好?”

    二两在听到鸡蛋羹三个字时,眼睛瞬间一亮,慕娘正要趁机抽身离去,却不料这小子反应极快,立马就拽的死死的:“我不要鸡蛋羹,我要娘子!”

    陈大夫一脸尴尬,心想这傻子真的是病的不轻,慕娘恼火的瞪着二两,谁知他现在竟然不怕了,目光坚决的看着慕娘,慕娘没法子,只好道:“好,我不走,你把衣服脱了给大夫看看,你伤口只是止住了血,没有好好的治疗,都要化脓了,要是恶化了岂不麻烦了?”

    二两这才答应了,麻利的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陈大夫倒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看上去瘦瘦的傻子身上这么结实。

    慕娘心里啧啧道,暴殄天物啊,这么好的料子,偏偏是个傻子,老天爷这是耍她了吧!

    陈大夫很快就回了神,将目光落在了二两胸口处伤口上,剪开了已经泛血了的绷带,皱着眉头道:“这伤口都裂开了这么多,怎么也不注意点?”

    慕娘看着绷带上的这大片血迹也是一惊,早上还是好好儿的,想必是上午裂开的,皱着眉头道:“你伤口都裂开了,怎么也不喊疼?没感觉吗?”

    二两皱着脸:“疼,好疼。”但是不想喊,只是潜意识里告诉他,不用喊。

    慕娘眸中浮现出一抹心疼,摸了摸他的头:“乖,以后哪里疼了就要告诉我,不然伤口恶化了怎么办?”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