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家悍女 > 第001章 抓奸在床


    “娘,你怎么又去河边洗衣服了?现在才初春的天气,河水都凉的很,你身子这么虚弱,这会儿子沾了寒气,病又要重了,”慕娘背着背篓,一进院子便看到了正在晾衣服的林氏,蹙着眉头上去接手。

    林氏脸色有些苍白,看到慕娘的时候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儿,这几天我都好多了,总是看着你这么忙,我总在床上躺着也无聊。”

    慕娘心知林氏是心疼她一个人挑起家里的重担,也不好多说什么,取下身上的背篓,扶着林氏往屋里走:“好了,等以后天气暖和了,你再去洗,现在还是不要占冷水了,不然犯了病,怕是又要麻烦了。”饭都没得吃了,哪儿来的钱买药?

    林氏脸上的笑容滞了滞:“是我考虑的不周全了。”随即叹了口气:“都是我这病秧子拖累了。”

    慕娘给林氏倒了碗水:“娘,你放心吧,咱们以后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您心态放宽些,这病也不至于这么难治。”

    林氏只当是女儿安慰她说的好听的话,点头答应了。

    慕娘转身出了屋子,走到小院子里,将自己刚刚采摘回来的一些野菜拿去厨房清洗干净,看着这破烂的茅草屋,慕娘发出了第三百二十六次叹息,这日子可怎么过?

    三天前,她被教授抓去试验田里做苦工——松土,谁知一锄头下去,就锄到了这鸟不拉屎的破烂地儿,土坡村本来就是贫穷的乡村,他们家是穷人中的穷人!

    林氏本是乔家的三房媳妇儿,原本因为生不出儿子而在家里备受排挤,结果两年前还“克死了”自己的相公,再加之她又是个病秧子,干不得活儿计,在婆婆李氏的眼里就是个吃白饭的寄生虫,便给她冠上了“扫把星”“克夫命”的名头,将她们孤儿寡母的赶了出来。

    林氏名声毁尽了,又被赶出来,心里绝望,想要寻死,却还是为了这么一个女儿死命撑了下来,直到三天前,慕娘被推进了河里,呛死过去,醒来便换人了。

    慕娘煮了锅野菜汤,还有几个黑面馍馍,这些东西最没营养,林氏这身子本来是当初生她的时候落下的病根儿,需要好好调养才好,天天吃这样的东西,能好才怪了!

    看来她得想法子赚点钱了,不然总这么过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那乔家也真是绝情,好歹是自己的亲儿媳和亲孙女儿,就这么赶出来,连点子米都不愿意给,想到乔老太太那刻薄尖酸的眼神,慕娘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林氏一边吃着饭,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慕娘啊,你如今也十五了,过几天就是你生辰,姑娘家也该想想嫁人的事儿了。”

    慕娘一口馍馍卡在喉头,差点儿呛死,连忙道:“娘,咱们如今这个状况,还想什么嫁人啊?”

    “这哪里是想不想的问题?这事儿不能等,过了嫁人的好时间,熬成了老姑娘就难了,难不成你真想跟着我这病秧子熬一辈子?娘苦了大半辈子了,要是能看到你嫁个好人家,娘也安心了,”林氏语重心长道。

    慕娘只觉得头疼,十五岁嫁人?这是猥亵幼童好嘛?

    “好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慕娘决定先忽悠过去。

    林氏自然看的出来女儿的心思,叹着气摇了摇头,若是自己争点气,没被乔家赶出来,女儿的名声也不会被自己带的这么臭,凭着女儿的容貌和蕙质兰心,这会儿子指不定多少人求着娶她呢!

    是夜,慕娘早早的就熟睡了过去,白天在山上忙了一整天,腰都快断了,这会儿子沾着枕头就睡的如同死猪一般了。

    暗夜里,一道黑影极速降落,鹰一般的眸子谨慎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了追杀的人,才稍稍收敛起浑身的杀气,一手捂着胸口,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着,胸口溢出的鲜血散发出浓重的腥味儿,抬眼看见一个小破茅屋,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屋内之人平处于睡眠状态,平稳的呼吸声,随即翻窗而入,尽管拖着沉重的身子,也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他需要一些可以止血的金疮药,他的伤口失血过多,若是不能及时包扎,只怕撑不下去,这屋里几乎没什么摆设,什么东西都一目了然,他一眼就看到角落里的一小瓶止血的药,解了自己的上衣,将药直接倒在了胸口狰狞的伤口上,一股钻心的刺痛触发着他的感官,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精壮的身躯上,勾勒出性感完美的线条,拿过绣篮里的一块白布,给自己的伤口包扎好,眸光扫过床上睡的正香的女子,没有做任何停留,捡起衣服就要走。

    谁知刚刚走了一步,脑子便开始撕裂般的疼痛,俞泽一手捂住额头,痛苦的皱着眉头,随即只听见脑海里,像是“叮”的一声断线的声音,他的意识瞬间模糊了,两眼一闭,直接倒在了慕娘的床上。

    次日,清晨。

    慕娘揉了揉惺忪的眸子,缓缓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个放大的俊颜,眨着天真无邪的眸子认真的注视着她,慕娘目光有些呆滞,眼睛往下一扫,鼻血都差点儿喷出来,这****的上身简直是魔鬼身材!

    不过,现在是看身材的时候吗?

    “啊!”慕娘一巴掌拍在男人脸上:“王八蛋,本姑娘的便宜也是你能占的?”

    俞泽白皙的脸颊上瞬间映出一个五指山,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脸蛋:“娘子好凶。”

    慕娘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屋外响起了林氏的声音:“慕娘,怎么了?”

    慕娘脸色唰的就白了,一把捂住俞泽的嘴巴,对着外面故作镇定:“没事儿,我马上就起来了。”

    “那我怎么听见你屋里有吵闹声呢?”林氏的声音越来越近,想必是正往这边走呢。

    慕娘当即狠下心,对着面前不知真傻假傻的男人警告道:“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出声!”

    俞泽两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娘子还回来吗?”

    慕娘瞪了他一眼,连忙随便捡了一件衣裳披在身上,走出屋子便看到林氏,连忙挡在门口,讪笑道:“娘,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林氏心里奇怪,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拉着慕娘的手对着身后的婆子道:“您看看,这就是我闺女儿,您抽着空儿帮忙物色物色,看看有没有好人家。”

    那婆子笑的格外灿烂:“放心吧,这姑娘生的也俊,再加上是我张老婆子帮忙搭线,肯定能找到好人家,觅得好夫婿!”

    慕娘嘴角直抽,林氏的办事儿效率太快了吧,昨儿才说起的事儿,今儿就找了媒婆了!但这时候也不好争执什么了,现在这情况,她只想着赶紧把人打发走了,便连忙点了头:“那就有劳张婆婆费心了,您到那边屋里喝口茶吧。”

    谁知话音刚落,便见俞泽光着膀子冲了出来,抓着慕娘的胳膊:“慕娘是我媳妇,凭什么嫁给别人!”

    慕娘气的一个倒仰!

    林氏和那张婆子吓的嘴唇哆嗦了半天,硬是没哆嗦出来一个字儿,慕娘讪讪的笑了笑,又笑了笑,她还是晕过去吧!

    屋内,林氏靠在床上,语气虚弱,颤抖着手,指着俞泽:“慕娘,他,他到底是谁?”

    俞泽缩了缩脖子,扯着慕娘的衣角不放手,慕娘心知这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是无力的,具体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好嘛?

    “娘,我也不太清楚,但你相信我,我真的和他没什么的!”

    林氏无力的闭了闭眼:“我相信有什么用,村里人日后要怎么看你呢?张婆子这会儿子出去一传,全村都该知道了。”

    慕娘心里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直接拽着俞泽就往屋外走,到了自己的屋里,才甩开他的手,厉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房里,为什么说是我相公?”

    俞泽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只是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不都是夫妻吗?早上醒来睡在你身边,你肯定是我媳妇。”

    “那你怎么进来的?”

    俞泽摇了摇头,一副单纯无辜的样子,慕娘想打他都下不去手,咬了咬牙:“你真的不记得?”

    俞泽小心翼翼的抓着她的衣角,瞪着纯真的大眼睛:“我真的不记得了,娘子,我早上不是故意不听你的话的,要不是以为你要嫁给别人,我肯定不会冲出去的,娘子,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慕娘抽了抽嘴角,这个男人,算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吗?

    “哎哎哎,你知不知道乔家的三丫头,就是和她娘一起被赶出来的那个,竟然在屋子里藏了野男人,张婆子去他们家正好碰上了!”

    “是啊,听说还赤身裸体的,啧啧,真不知羞耻,她娘这会儿子都该气死了。”

    “天呐,这么大胆!小小年纪,就做出这等事来,真真儿的不知廉耻!”

    村里七嘴八舌,流言迅速传播开来,没一会儿就传到了乔家,乔家老太太一向注重颜面,这会儿子听了这传言,气的脸都白了,大骂道:“这不知廉耻的小贱蹄子!竟然做出这等勾当,真是不要脸的下贱货!”

    一旁的大房媳妇儿季氏连忙在一旁帮腔:“就是啊,村里人现在传来传去,还不是说的咱们乔家的家风不好,虽说她们母女被赶出了乔家,但到底是顶着乔家的儿媳和孙女儿的名头,大家伙儿骂起来,还不是带着咱们家一起骂。”

    老太太闻言,“霍”的一声站了起来,尖着嗓子道:“反了,反了!这不知羞耻的贱人,都被赶出家门了,还如此猖狂,我今儿非得教训教训她去!”

    乔老爷子乔大志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拍着桌子吼道:“那畜生不是我们乔家的!去告诉村里人她们娘俩的死活跟咱们没关系!”

看过《农家悍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