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雪鹰领主 > 第六章 分手
    虽然恐惧,可姬容还是急忙辩解道:“雪鹰大哥,你真误会了,那次是我家里的仆人背着我打死了那个小乞丐,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在我面前,你无需辩解。”东伯雪鹰声音冰冷,“我让你滚出我弟弟身边,这是命令!”

    他只看事实。

    不听别人的虚言,而且龙山楼的调查来看,姬五海、姬容他们一家都是很擅长伪装的。

    “我……”姬容欲言又止,眼中都有泪花。

    “你只有三天时间。”东伯雪鹰转身就走,“三天后,你做不到,我会帮你做到!只是我的手法……会比较直接!”

    八岁时,每天就开始疯魔的练枪,在这过程中东伯雪鹰也曾一次次崩溃哭泣,可他坚持下来了,这种磨练下,他的意志也变得无比可怕,这样一个人的心志何等坚定?哪里是一个姬容这小丫头几句话就能忽悠的?即便是像孔悠月,东伯雪鹰也只是愤怒对方欺骗了他的信任情感!并且很干脆的快刀斩乱麻,直接斩断这一份情感。

    东伯雪鹰做事,本就是很直接干脆。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

    “是。”姬容看着东伯雪鹰离去的背影,只能低下头。

    她一步步行走着,朝青石的住处走去。

    她在思考,怎么办?

    “东伯雪鹰非常爱护他的弟弟,我想办法让青石完全站在我这边,让东伯雪鹰因此有所忌惮?”姬容思索着,“不,这个东伯雪鹰是一个极为果断之辈!他不会被这点小伎俩牵制住的,他恐怕轻易就能瞒住他弟弟,将我们整个姬家给暗中灭掉!”

    “怎么办?”

    “我没查出这东伯雪鹰的父母到底留下什么巨富呢!什么功劳都没能立下!”姬容边走边思索。

    仗着青石?

    可论情感,青石和他哥哥恐怕才是更亲的!就算一时间站在她这边,终究还是会站在他哥哥那边。

    “该死,该死……”姬容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继续留在青石身边的办法。

    因为东伯雪鹰是直接‘以力压人’。

    你敢不从?

    就从直接灭杀!弯刀盟曾经让整个仪水城所有贵族们感到忌惮,可东伯雪鹰十五岁就一人灭掉了,他现在可比当年还要可怕的多。

    “只能放弃了。”

    姬容很快就做出决定。

    ……

    “姬容,你竟然来看我,我太开心了。唉,你知道的,我们昨天出去的时候惹了大祸,我哥他说三天内不准我出城堡,所以这三天我没法出去找你的。”青石出了城堡主楼,和姬容并肩行走在城堡内的一条石板路上,并且还叙说着,“也不怪我哥,那个死去的贵族一看就很有背景!我当时也没存心一定要杀死那个贵族青年,只是那个大范围法术我也没办法精确操纵,谁想到那贵族少爷那么倒霉,刚好被一道雷电劈中。”

    “这不怪你。”姬容安慰道,“当时我们不反击,你会死,我也会很悲惨,我真的不敢想被掳掠走会是什么结果。”

    “没人能伤害你的。”青石握着姬容的手,坚定道,“我保证。”

    姬容笑笑,没说什么。

    “怎么了?心情不太好?”青石能感觉到女友的情绪,问道,“是因为昨天杀死那贵族的事?放心吧,我哥正在处理一切,一定会将事情解决妥当的。”

    “不是这个。”姬容说道。

    “那到底是哪一个。”青石连问道,“说啊,说出来,我或许能帮你。”

    “青石,我们分手吧。”姬容忽然道。

    青石一愣。

    整个人仿佛被一桶冷水浇在头上,完全蒙了。

    “你开什么玩笑。”青石笑起来,“这种事可一点不好玩。”

    “是真的,我们分手吧。”姬容看向青石。

    青石看着姬容的眼睛,他意识到……这不是玩笑,是真的!

    “为什么?”青石难以理解,“昨天我们还好好的,还很开心,虽然和那贵族有冲突,可这和我们之间感情有什么关系?你怎么突然要分手?”

    “我喜欢上了别人,不行吗?”姬容说道。

    “到底什么原因,说,你说啊。”青石盯着姬容,有些焦急。

    姬容低着头。

    沉默。

    “说啊。”青石焦急的都快发疯了。

    “你哥是你最重要的亲人,对吗?”姬容说道。

    青石眉头皱起。

    他忽然有所预料了。

    “你哥调查了我的一些事。”姬容说道,“他认为我不是一个好女孩,觉得我配不上你,已经给我下了通牒,让我离开你。”

    青石愣住了。

    “你哥反对!你能违逆他的心意?”姬容看着他。

    “我,我……”青石咬牙道,“我喜欢谁,我哥也不能阻挠。”

    “别撒谎了,你和你哥的感情我还不知道?你喜欢谁,得得到你哥的点头允许,以及祝福!”姬容说道。

    青石慌了。

    如果哥哥完全反对这事,他自己该怎么办?

    “一定有什么误会,他为什么阻止?你说他调查了你的事,认为你不是一个好女孩?到底什么事?”青石连问道,“一定有误会。”

    姬容嗤笑:“那是我十岁那年,我那时候还很小,带着仆人在仪水城内游玩,可却被一个小乞丐冲撞了,还把我的漂亮衣服弄脏了,我当时当然不开心,身上脏兮兮的,便有些闷闷不乐的带着人回家了!在我走了后,我的其中一个仆人则是动手打那个小乞丐,据说后来还打死了,我知道后也很伤心,可事情无法挽回了。”

    “可你哥,认为是我命令仆人干的,认为我十岁时就这么心狠,不是个好人。”姬容眼中有着泪花,“我有什么办法?而且我十一岁时就来雪石山拜师白源之大师了!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雪石山,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

    “可你哥就是认为我不是个好女孩,让我离开你。”姬容低声道,“你哥年少时就是我们仪水城第一高手,如今更深不可测,我不敢得罪你哥,我们姬家更不敢得罪你哥,所以……我们只能分手。”

    青石焦急道:“怎么会这样,我哥怎么能这样?”

    如果东伯雪鹰反对,姬家肯定会退缩的。

    “你在这,我去找我哥!”青石连道,“你等我,我一定能说服我哥。”

    “没用的。”姬容摇头。

    “你在这等我。”

    东伯青石却转头离去,立即朝练武场飞奔过去。

    ……

    练武场内。

    青石直接闯了进去,而在练武场内,一身黑衣的东伯雪鹰正化作幻影修炼着枪法,枪影周围雪花飘飘,看似缥缈不定,没有过去那种多么暴烈的气势,反而似乎和天地化为一体。

    “哥。”青石等不急,直接喊道。

    刷。

    枪影消散,东伯雪鹰停下,收了长枪转身微笑看向弟弟:“是青石啊,什么事?”

    青石在哥哥面前,气势也没那么足了,犹豫了下才咬牙道:“哥,你是不是让姬容离开我?”

    东伯雪鹰一愣。

    这个姬容看来不死心啊,自己给她三天时间和弟弟分手,没想到她做的如此干脆。

    “对,是我。”东伯雪鹰点头。

    “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青石强忍愤怒,他想要听哥哥解释。

    “她不适合你。”东伯雪鹰说道。

    “不适合?就因为她小时候曾经让一个小乞丐死了?”青石说道。

    东伯雪鹰皱眉,还是说道:“因为简单的冲撞,就让仆人在暗中活活折磨死一个还很小的乞丐,她当时才多大?如此心性,岂适合你?”

    “哈哈,太可笑了,哥,那时候她才十岁。那是六年前的事了,你怎么敢确定你调查的就一定是真的?”青石说道,“动手的是仆人,而且你也说了,应该是暗中折磨死小乞丐的!你怎么确定是姬容下的命令?而不是仆人自作主张?”

    “自然还有其他佐证。”东伯雪鹰皱眉,说着一翻手,东伯雪鹰手中出现了一份卷宗,他翻看了下从其中抽出了一张纸。

    这一张纸是最后的结论。

    是龙山楼怀疑他们是邪神信徒!这种事情是不能透露给弟弟的,弟弟现在情绪激烈,一旦再说给姬容听!那么姬家就会立即警惕!

    “你看,这是龙山楼调查的关于姬家的情报,你看看,你自己觉得,她适合不适合给你当妻子。”东伯雪鹰将卷宗递给弟弟。

    东伯青石强忍怒气的接过。

    他仔细翻看了起来。

    很多内容都是姬容说过的,比如被大伯踢出家门,比如暂居母亲家族,童年时期被欺负瞧不起等等。可也有许多他不知道的。比如姬容父亲‘姬五海’竟然才是他大伯家族以及母亲家族‘晏家’覆灭的背后黑手,甚至他大伯一家和晏家许多人都死的很惨,这一切都直指姬五海!

    东伯青石自己看的都有些厌恶这个姬五海了。

    “看完了。”青石合拢起来。

    “怎么样?”东伯雪鹰道。

    “不怎么样。”东伯青石愤怒道,“情报是很详细,可一来情报就一定绝对真实?二来就算是真的,也是姬容的父亲‘姬五海’他有罪!这和姬容有什么关系?姬容他们家暂居在晏家的时候,一直被欺负,而她父亲那时候借酒消愁根本就不问家,等后来醒悟了出去经商一年而归!后来他送了女儿来老师门下!姬容她和她父亲相处时间很少。”

    “而且。”

    “姬容她真的很可怜,在十岁之前都过着很可怜的日子,他父亲获得巨富而归,她过了近一年的贵族小姐的日子后就来老师门下了。”东伯青石愤怒道,“她就过了近一年的奢侈点的生活,其他时间要么一直被欺负,要么就是在老师门下过着法师的生活,她是一个很可怜的人,哪里恶毒了?”

    东伯雪鹰皱眉。

    按照龙山楼的推断——

    想要赚得巨富?哪里是那么容易的?龙山楼认为,姬五海一家在被晏家欺负瞧不起的那段时间,一家人都过的太悲惨,所以就是那段时间成为了邪神信徒!并且很可能是极狂热信徒,得到了邪神分坛高层的信任,加上姬五海的确有经商才能,于是邪神势力开始帮助他,扶持他,先让他出去经商有一个足够理由获得巨富,而后回归。

    可这些都是龙山楼情报高手根据些蛛丝马迹的推断。

    没有足够证据!

    “她一直在法师楼,和我在一起,她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就算她父亲是个恶人,到时候不理会他父亲就是了。难道我们东伯家族还怕一个商人?”青石连说道,“哥,她父亲我不知道,可姬容她绝对是无辜的!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恐怕也是最后一个,你别这么狠,好吗?”

    东伯雪鹰脸色微变。

    ‘恐怕也是最后一个’,这个姬容把弟弟给迷的挺狠的啊。

    东伯雪鹰有些郑重道:“青石,龙山楼情报的可信度还是极高的,敢写下来都是有足够把握的!”

    “她从年幼到如今,一直生活在法师楼!她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青石怒道。

    “法师都是极为聪慧的人,即便是少年少女,别千万别小瞧。”东伯雪鹰说道,他可刚刚被孔悠月欺骗过。

    “我相信她。”青石道。

    “好了!”东伯雪鹰冷声道,“你们必须分手,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三年时间。三年时间你们必须分开。我会让白源之法师将这姬容赶回家!三年内,看清姬家虚实。如果姬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三年后我不阻止你们在一起。可如果她的真面目暴露,你到到时候就明白我的想法了。”

    东伯雪鹰也是觉得以龙山楼的实力,既然怀疑上了姬五海,三年时间足够查出真相了。

    而且定三年,也是不想弟弟太过抗拒。

    如果完全断绝弟弟希望,以弟弟对姬容的情感恐怕会发疯的。

    “三年?”青石瞪眼,“三年?太久太久了,你还要将她赶走?哥,你,你怎么能这么心狠?这么对她?而且你说必须分手?这是我和姬容的事,你说分手就分手?”

    “必须分手!”东伯雪鹰没想到弟弟连三年都无法承受,不由也怒了,他是绝对无法容忍弟弟和一个邪神信徒在一起的,如果真是邪神信徒,那就是将弟弟推向深渊。谁知道一个邪神信徒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他将后悔莫及!

    “你们必须分手。”东伯雪鹰冰冷道。

    “不!”青石愤怒。

    “没有谁能反抗,你知道的,我一句话,白源之会将姬容赶出去,姬家也得搬出仪水城。”东伯雪鹰冷声道,“所以你不听也得听,这件事情,容不得你自己再放肆。”

    “你,你……”

    青石感觉血液冲到了头脑,眼睛都红了,心脏心跳都极快。

    他大哥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可以直接强行破坏他和姬容的事,他的力量根本无法反抗。

    他声音都发颤,看着东伯雪鹰,眼神让东伯雪鹰都有些心颤,沙哑低吼道:“哥,你是我哥!我从小到大都以你为骄傲,我虽然都记不起父母了,可我一直认为我有天下最好的哥哥!可我错了,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真的,太让,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我哥会是这样的人。”

    “你就是个自大狂!”

    “你太让我失望了!”

    当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自己愿意用生命保护的亲人,对着自己说着这些话。

    东伯雪鹰感到自己的心在抽搐。

    弟弟对自己这个哥哥失望了吗?

    “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我哥会是这样的人!”青石早就泪脸满面,转身就飞奔出去,门口处却是站着宗凌,宗凌显然听到了兄弟俩的争吵声过来了。

    青石满脸泪水直接从宗凌身旁飞奔而过。

    ……

    东伯雪鹰心在疼,平常无比稳定的手都微微发颤,掌心的肌肉也在不受控制的抽搐、疼。

    心真的会疼。

    真的……

    “我从小到大都以你为骄傲!”

    “可我错了!”

    “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我哥会是这样的人!”

    弟弟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东伯雪鹰呼吸都有些乱,这时候宗凌走了过来,他问道:“雪鹰?”

    “帮我看住青石,记住,这三天绝对不能允许他出城堡,如果他实在强行要出去,你们阻拦不住,就来告诉我。我去阻拦!”东伯雪鹰说道。

    宗凌看着东伯雪鹰的身体。

    过去东伯雪鹰站在那,就让人感觉仿佛是一座高山,仿佛是一杆长枪,那么的平稳,那么的让人忌惮!那是属于一个强者的气势。

    可此刻的东伯雪鹰的腰杆似乎都弯了,那股不可撼动的气势已经没了,似乎变得脆弱了?

    “雪鹰?”宗凌看着东伯雪鹰的脸。

    东伯雪鹰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中似乎……有泪花?

    “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别伤心,青石这孩子没经历什么挫折,等他将来再大些就明白你的用心了。”宗凌安慰道,“你从小就把他当宝贝,为了他拜个好老师都不顾性命去毁灭山脉,他以后会明白你对他的好的,好了好了,别伤心了。”

    “我没什么,看好青石。”

    东伯雪鹰转头就走。

    ……

    城堡主楼屋顶。

    东伯雪鹰独自坐着,喝着酒,看着苍茫天空大地。

    弟弟很伤心,这是从小到大弟弟第一次这么伤心。

    至于弟弟那些伤人的话,当时东伯雪鹰真的很心痛,可现在他担心的只是弟弟。

    “过了这阵子就好了。”东伯雪鹰轻声道,他抹了下眼睛,有些湿,“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还会流泪,哈哈。”

    一口口喝着酒。

    山风在吹。

    东伯雪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就这么坐着喝着酒。

    渐渐的,天开始黑了,夜幕开始降临。

    晚饭的时候,东伯雪鹰去吃晚饭了,他以为能够有机会看到弟弟,不过……弟弟没来吃晚饭,他吃完了晚饭,之后他独自一人去了书房,看着书。

    ……

    夜幕降临,残月悬挂高空,隐隐有些许月光洒在大地。

    高空的天空云雾间。

    “呼。”

    一艘黑色炼金飞舟已经到了雪石城堡的上空。

    **

    ;

看过《雪鹰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