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七十一章 铁索拦江


    c_t;方少恭见此,发出不屑的冷哼声,把精瘦少年当成愚昧无知且好面子的人。( )

    “一定是看到两个美女环绕在我身旁而妒忌。”

    这样一想,方少恭也就没再把他放在心上,而是继续看向苏铃和张韦彤,自以为潇洒的露出微笑。

    “不过在这之前,和你们说一说关于剑道的一些见闻吧。根据我们问剑门的长老所说,悟道成功之际,会引动异象,比如说我们的剑道,会有剑鸣和剑飞异象。”

    “剑鸣和剑飞?”

    苏铃和张韦彤选择性忽视罗成,聚精会神听着方少恭所说的。

    “没错,剑鸣是指悟道之人周边的剑会发出鸣叫,这是大部分悟道之人的水平。而在这之上是剑飞,所有剑都会飞到悟道之人身边。而剑飞自然是最优秀的。”方少恭卖弄道。

    “没想到悟道还有层次之分,方师兄见识果然非凡啊。”苏铃笑脸吟吟露出敬佩。

    “剑鸣和剑飞之上,没其他的异象了吗?”

    忽然间,一直没有说话的精瘦少年开口问道。语气像是在询问,但又有点像是在反问,让厅内三人一怔。

    “哈哈哈……”

    方少恭忽然的不客气大笑,“怎么?莫非你以为还会有其他异象吗?简直愚蠢,要知道能够踏入半步道的,就已经是武学的天才,而完全领悟的道更是不凡人物reads;!在这剑飞异象上,更是万中无一,如果还有其他异象,岂不是妖孽?”

    听到这话,精瘦少年轻轻摇头,一脸的不可置否。

    他正是罗成,他悟道时的异象可不仅仅是剑飞,百剑朝拜的异象让剑尘都目瞪口呆。

    而现在看来,似乎‘朝拜’这个异象根本没人听说过,这要是让在罗成眼里遥不可及的联盟知道,恐怕又要因为他而重新颁布新的异象体系。

    见到罗成那副悠然自得的表情,方少恭觉得一阵不爽,暗道:“你一个炼气境初期的角色,哪来的底气在这得意?”

    在他看来,罗成应该表现的谦虚与恭敬,这才是他应有的姿态。

    可在自己说出异象的话后,这让那神色明显是自己说错了,而且一副懒得纠正的样子。( )

    不由得,他有了一丝怒气,想要质问罗成到底什么意思。

    “对了,我听说大罗域的罗成也领悟了剑道。”忽然间,张韦彤开口说道。

    这个女人是个精明角色,眼看方少恭面露愠怒,不想见到冲突的她连忙转移话题。

    “罗成吗?”

    谈起这个名字,方少恭方才神情猛地收敛,显然深深忌惮,可忽然想起什么,又慢慢放松松,轻描淡写说道:“罗成的确了不起,他巅峰时候的状态,其身影可是笼罩着整个离州的年轻一代。不过现在嘛,他跌到谷底,我看是爬不起来了。”

    “但我听说最近罗成的表现也是喜人的,已经隐约要追回曾经风头,击败数个强敌,我恐怕都不是对手。”苏铃说道。

    “苏铃师妹,你自己和罗成比当然没问题,可是不要忘记年龄,他已经十六岁,这样年龄是要去和第一阶梯竞争的,可现在罗成还在第二阶梯打滚,一次次击败第二阶梯对手,这算什么?要知道第一阶梯的那些天才早就扶摇直上,罗成已经望尘莫及,除非他们都停下来等罗成,但这显然不可能的。”方少恭说道。

    “这倒也是reads;。”苏铃点了点头,感觉有道理。

    “至于他领悟剑道,这也富有争议性,因为王国颁布的体系是在大罗域年比过后,那时候的武者都不知道道是什么,光是听一个叫罗独的弟子自说罢了。而罗成击败罗独,就以为他领悟了剑道,可笑至极。”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罗成半步剑道,可他的修为,听说才炼气境初期嘛……”

    白少恭说着,又衡量下自己,发觉自己竟然和曾经的天才相比下还略胜一筹,不免感到兴奋和得意。

    “话可别说太满,说不定将来罗成会让你大吃一惊。”罗成忽然打断道。

    这话一出,方少恭脸色变得铁青,而那张韦彤皱了皱眉,心想这小子不识抬举,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死,她这次可不打算帮忙了,静静看着。

    “看来你是崇拜罗成的那伙人啊。”方少恭阴森森看过去。

    自从罗成事情发生后,离州的年期一代出现两伙不同阵营,一伙是讽刺罗成永远的陨落,一伙是期望着罗成重回巅峰。

    比如说现在,方少恭正是第一伙,而他也把罗成当成支持的一分子。

    而且,在方少恭心里已经打算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不过这时,厅外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老者,脸色红润,老当益壮,精气十足走来。看到罗成在内的四人,他眉目轻轻蹙起,似是有所担忧,但隐藏的极好。

    “老朽是铁船商会的会长,刘通,这次就劳烦各位护送了。”他和蔼热情道,对这些和孙子年龄一样小的门派弟子格外恭敬,因为他没有实力。

    大陆上人人想要习武,但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在身世与没有功法情况下,实在难以有成就,所以不少人只能成为碌碌无为的普通人。

    比如说群星门的记名弟子,他们在十六岁还没达到筑体六重的话,将永远失去修炼功法的资格,愿意的话继续留在门派打杂,或者另寻出路。

    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下一代也是如此,依赖着后代翻身。

    比如说这位刘通会长,在努力下已经有不俗财力,并且全力栽培在儿子身上,如今儿子已成为武者,孙子天赋也更加出色,将来恐怕会有一个刘氏家族崛起。

    “刘会长。”

    看在他年龄份上,方少恭等人先后叫道。

    而刘通老脸笑了笑,说了一些事宜后,最后道:“我们明天清晨就出发,各位做好准备。”

    ………

    ………

    当夜幕降临后,四人确定已经没有其他门派的弟子领到这个任务,于是回到房间休息。

    翌日,四人在商会大厅碰头,跟着一支由刘通亲自带领的商队来到码头。

    四个门派弟子神色轻松,并没有太过紧张,因为护送任务是较为轻松的一种。

    这是因为许多商会之所以要求门派弟子护送,实际作用是借助弟子的门派威严大开方便之门。毕竟这是一个势力割据的大陆,而商会必然会途径其他势力的地界。

    于是免不了收取过路费什么的,而费用多少,也有了不成文规矩,不会伤到商会筋骨。可难保不会有些贪心的势力狮子大开口,甚至变成上匪徒抢了你。

    这个时候,带上几个门派弟子作用就显而易见。

    而且要是真遇到不长眼的匪徒,也有门派弟子顶着。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请门派弟子帮忙并不需要缴纳太多的银两。

    很久以前,门派是没有任务的,各个弱小势力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得向效忠的势力要求帮忙,可大势力下管辖着数十个小势力,人手根本不够要,而且有时还涉及到其他势力,也就有心无力。

    于是各个门派在离州搞了这样一个任务体系,但门派这么做也不是为了利益。

    比如说这次护送任务,罗成能得到两万贡献值,换成银两是两百万,而商会跑一趟他国,利润也差不多如此。

    可门派只收取商会几万银两,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指责门派拿弟子牟利原因,因为门派真正目的是培养弟子。

    ………

    ………

    来到码头,罗成等人就看到三艘又大又快的商船早已经整装待发。

    “咦?!”

    罗成忽然发现什么,神情一变,因为他看到三艘商船的船底吃水很浅,有一截因常年浸泡在水里的痕迹浮在水面。

    大罗域依靠河利发展起来的,从小在运河边上长大的罗成对船很熟悉,知道这种情况是货物没装满。

    “跑一趟他国需要经过数个势力地界,光是过路费就不少,所以商队往往都装的满满,为什么这铁船商队会是这样?”

    罗成疑惑想到,不由看向刘通会长,如今正在忙碌的指挥码头工人,无暇其他,可他却感觉对方的眼神色有些凝重。

    不过,不排除是罗成自己多疑了,毕竟这是人家商队,可能是追求速度没带多少货物。

    更加重要的是,这铁船商会不可能有胆子坑害门派的弟子,尤其是这里有四个不同门派。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罗成暗想到,然后上了船。

    ………

    商船在宽阔的江面快速行驶,乘风破浪,速度极快,不消半会,便将雪龙城抛在脑后,顺着离江而下。

    离江,离州最大的河流,北连龙渊江,西入大海,东流他国。

    “走水路的会到天门关,那里可是风景优美之地,四位可以一饱眼福。而穿过天门关,还要走一段陆路。”刘通站在甲板上,年迈身子四平八稳,显然是常年待在船上缘故。

    旁边的罗成等人点头,心里对这‘天门关’期待起来。

    约莫四五个时辰后,商船在黄昏之际赶到天门关,因长时间在船上而无聊的等人飞快来到甲板上,观望着天门关。

    天门关的确是离州著名游玩之地,指的是离江上某处有一排连绵群山,两岸尽是层峦耸翠的山崖。

    而天门关所指,是两处山崖之间通道,仅有二十米宽。

    罗成放眼看去,果然见到两岸风景秀丽,伸手还能够碰到山崖的石头,前方水天一色,山长水远

    忽然间,正欣赏美景的罗成脸色一变,抬头看向山崖顶部,在那崎岖小径上,隐约有黑影掠动,他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还看到许多碎石子滚落。

    可其他人没有发现,这让罗成想起自己练剑而壮大的神识,于是跑到方少恭那边说道:“有情况,都小心一点。”

    方少恭正和苏铃、张韦彤两女看山水,闻言不由古怪的转过头来,心里更加确定罗成是妒忌自己,不然为什么屡次打断自己和苏铃相处和对话呢?

    “大惊小怪,能有什么事?”苏铃正被‘天门关’风景所迷,哪里会把罗成的话放在心上,而在方少恭努力下,罗成早已经被她轻视。

    “毕竟才炼气境初期,担心害怕是平常不过的。”方少恭嘲讽道。

    “蠢货!”

    而罗成的神识感觉不妙越来越强烈,忍不住骂道。

    “你说什么!?昨天你挑衅我就算了,今天还不知死活,看来得教训教训你!”方少恭顿时怒视而来。

    突然间,船身一震,竟然急停下来,甲板上的众人一个仓促,险些摔倒。

    “怎么回事?”刘通急急忙忙跑出来问道。

    “天门关被拦住了!”有船员指着前面天门关,只见山崖两岸拉起竟然几根长长的铁索。

    铁索拦江!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