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六十五章 内院长老


    c_t;刘涛相比自己的师弟师妹,多出一份成熟稳重,没有因为罗成的话贸然出手,反而分别看向杨帆和文婷reads;。

    “怎么回事?”

    简单一句话有种不显山露水的味道,他想打探罗成实力,可因为他就在跟前,不好明着开口,故而这样朦胧的询问,是个有智慧的人。

    “二师兄,那家伙手上有一把灵剑,所以非常厉害!”文婷抢先道,她实在无法相信罗成仅以炼气境初期水平能够击败自己,所以归咎于他那把‘掠风剑’。

    灵剑指的是灵器,只不过是更加具体说法。

    刘涛蹙眉,然后果然发现罗成手中那把剑的不凡,剑身竟是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打造。

    “二师兄,这人剑法也非常厉害,小心点。”杨帆也认同文婷说的,但总觉得罗成那一剑不仅仅是灵器带来的作用。

    “看来是以绝对劣势落败。”

    听到杨帆和文婷说的如此简短,刘涛就猜到两人必然是被罗成瞬间击败,没能摸清楚对方底牌,不然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么一句话。

    “这位师弟,无论事情如何,我师弟和师妹都是来劝架的,你这么做不妥当。”刘涛说道。

    “是吗?原来现在劝架的都流行动手,还是说把一方打倒也是劝架?”罗成冷笑道。

    “能否让我带这些弟子去看看伤势?”刘涛又道。

    “你的师弟师妹可以,其他七人不行,要等我朋友结果。”罗成见他态度不错,语气倒有几分缓和。

    “他只是一个奴仆!奴仆而已!什么朋友!”苏思远破口大骂,躺在地上被门外越来越多的弟子指指点点,自尊早已经受不了。

    “那如果我执意呢?”

    刘涛没有理会苏思远的打断,而是继续问向罗成。

    “那你要问问我的剑答应不答应。”罗成邪魅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既然如此……请指教reads;!!”

    刘涛稍作停顿,谁知下一刻倏地暴起,双腿快若无影连踏地面,忽地一声奔袭而来。

    他的双手左右张开,人似一张弓,不像文婷或杨帆那样笔直出拳。

    “双雷轰顶!”

    快速掠到罗成身前后,他的双臂外涌现出两只通体青芒的巨大拳头。( )青芒巨拳正是第三层意境的拳芒发出,与剑芒一样,具备形态,也是刘涛实力比杨帆强数倍所在。

    两个青芒巨拳蕴含的威能强悍如斯,哪怕是块精铁,也要被轰的粉碎,左右夹击罗成,光是产生出来的劲风就已经将罗成衣服吹得鼓鼓,仿佛要将其撕裂。

    “不能被击中。”

    罗成感受着这一招的威力,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可对方借说话的功夫突兀先发制人,他没能同时挪动,加上对方速度不俗,若是现在退却,将会露出致命破绽,影响到胜败。

    决定一场战斗胜败因素有很多,但最关键的还是人。

    罗成能够在如此危急情况下冷静思考,可见不一般。

    “唯有硬碰硬!”

    想到此,罗成手持双剑,并且快速左右一削!

    罡风神剑撕裂右边青芒巨拳,雷火神剑直接将左边青芒巨拳轰碎。

    在这一瞬间,刘涛攻势被破,又是毫无防备冲到罗成身前。罗成哪里会放过这样机会,奈何破掉对方一招后,他手心虎口隐隐作痛,无法在这时出剑。

    “灵品武技果然有着不凡之处,不过我还有双腿。”罗成小小吃惊一把,接着毫不犹豫出脚。

    “暴雨狂风!”

    双脚如闪电般击出,似暴雨般倾泻在刘涛胸前,短短一个呼吸,就已踢出七八脚。

    刘涛承受不住,步伐蹒跚往后连退数步,强忍着伤痛,勉强挺立着身子。谁知喉咙一甜,接着喷出一口鲜血。

    而在这之后,他再也支撑不住的单腿跪下。

    “这不光是灵剑,这是领悟了剑道!”

    没想到自己会和杨帆、文婷一样落败,刘涛心中已经翻起惊涛骇浪,同时也看出罗成这一剑奥义,心里责怪杨帆和文婷竟然连这都没看出来。

    罗成卸掉双臂上的余劲,眼看对方举动,眼神变得狂热,又一次的胜利让他知道什么叫作热血沸腾!

    “还有谁!”

    双剑扬起,对准门外的人山人海,自信笑着,一时之间尽显强者风范。

    门外众位弟子早已经说不出话来,痴傻望着这一幕,回想罗成击败的一个个对手,只觉得如梦幻一样,甚至有人生出是不是做梦的念头,掐了掐自己手臂验证。

    “都让开。”

    忽然间,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然后传来一片哗然和骤然而止的叫骂声,前面的人回头一望,只见一个高大的中年人在弟子中如鹤立鸡群走出,那双又长又壮的手臂拨开弟子犹如在推开沙子样的轻松。

    弟子本是想怨声载道,甚至不乏咒骂,可看清楚他是谁后,马上捂住自己嘴巴。

    来人是内院长老,袁鹰!

    认出他以后,一个个弟子表情瞬间变的精彩,联想到里面败的三人都是袁鹰徒弟,事情会怎么发展下去不由引起一阵好奇。

    袁鹰脸色阴沉铁青走进大门。

    同一时刻,罗成亦是感受到一股强大气息到来,心头猛的一跳,朝门外走去,便见到这个培元境的袁鹰。

    “这人气血给我感觉比妖兽还要强大,随便往那一战,不用眼睛都能感受的到。”罗成吃惊想到,同时猜测对方到来目的。

    一开始还以为是门派管事长老过来制止这场闹剧,可当刘涛三人叫他‘师父’后,意识到不妙。

    原来经过文婷和杨帆失败,袁鹰在府邸也是坐立不安,担心刘涛步入后尘,于是赶来看看。

    谁知道刘涛真的败了!

    “没用东西!”

    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袁鹰骂了一句,然后看向罗成,皮笑肉不笑说道:“你是新来的吧?真是有胆啊!挑战权威啊!一来就弄出这样动静,还把不把门规放在眼里!”

    最后一句话似的喝出来的,声若洪钟,光是声音就让空气一顿,仿佛陷入短暂凝固。

    “这位长老,这里是我的宫殿,他们是闯入进来的。”罗成知对方不会善罢甘休,故而说道。

    闻言,袁鹰双眼眯起,心想这小子倒有两下子。

    他虽不是执事长老,但要教训一个弟子还是可以的。见自己徒弟先后败在对方手上,不免觉得颜面无光,要好好整治一番,挫一挫这人的锐气。

    可罗成这一句话说是苏思远主动挑衅,他不过是正当出手,虽没把话说明,但也在暗示如果袁鹰动手的话,就是以权谋私行为。

    但袁鹰好歹几十岁的人,大风大浪过来了,怎么会被一个晚辈轻描淡写打发走人。

    “哼!”他先是冷哼一声,然后不容置疑说道:“可你击败他们,为什么不让他们离开,耽误治疗?行迹如此恶劣,可见心胸歹毒,一个新来的就是如此,不教训……”

    “长老!”然而话没说完,罗成竟然大喝一声打断,“你无非是看自己徒弟败在我手,感到丢脸想教训我而已,说这么多干嘛?要动手就动手吧,我大罗域没一个人懦夫。”

    听他这话,门外又是一片哗然,他竟然胆敢顶嘴?

    胆敢向拥有培元境实力的长老顶嘴?

    别看罗成刚才表现不凡,可就算给他插上翅膀,这些弟子都不信罗成能够打败袁鹰reads;。

    只有少数聪明的人意外看向罗成,只赞他是个妙人。

    原来罗成听到袁鹰那话就已经知道多说无益,故而把话挑明,在这之后袁鹰要是再动手可就坐实他所说的,但难保袁鹰不会按常理出牌,甚至恼羞成怒,出后更重,于是罗成不留痕迹搬出自己势力大罗域。

    大罗域是黑铁级势力中佼佼者,袁鹰也得有所忌惮。

    果然,袁鹰先是一怔,接着脸上表情复杂难辨,垂下眼帘也不知在想什么。

    “臭小子,你以为说这些就能够逃过惩罚吗?太天真了!”

    正当众人以为袁鹰放弃,他却爆发出一声猛喝,接着朝罗成冲去。

    培元境的实力在罗成眼里简直跟史前巨兽似的,他所能做的仅仅是瞳孔放大,别说什么防御了,因为对方速度实在太快!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寒芒从天而降,落向两人中间。

    感受到寒芒威力,袁鹰轻轻蹙眉,接着放弃前进,退后数步。

    罗成不由重重松下一口气,接着就看见寒芒落在身前,原来是一把三尺灵剑,没人握它,也有淡青色寒芒缠绕上下。

    “剑尘!你什么意思?”袁鹰对罗成头顶喝道。

    罗成抬头一看,发现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人矗立在宫殿屋檐上,高大而神圣,一开始还以为是神。直到看清楚他的面貌,只见坚韧不失儒雅,儒雅不失英气,英气不失凌厉。

    是他生平所见气质最为特别的人。

    剑尘不见动作,可身子悬浮的慢慢落在地面。

    光是这一手,吓的所有人包括罗成都是惊呆,这剑尘刚才莫不是飞下来的?

    “一个培元境出手对付炼气境,真是好意思。”叫剑尘的出众男子说道,声音充满磁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剑尘reads;!为什么出手干预我的事!”袁鹰呵斥一句。

    罗成听了,也是好奇的望向对方,一脸不明所以。

    “这人我即将收为徒弟,我当然要出手。”剑尘回道。

    这一句话不仅让罗成怔住,在场的人皆是如此,一个个表情丰富多彩。

    门外的弟子听袁鹰称呼,想起内院有一个叫剑尘的内院长老,平日里深居简出,故而现在都没人认出来。

    而内院长老突兀收徒,并且还是找上门来……一双双炙热羡慕的目光落在罗成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

    但袁鹰不知为何爆发出猖狂大笑,“剑尘,人都上说你收徒极为严格,怎么现在平白无故收一个十六岁才炼气境初期的无能之辈为徒啊?”

    “因为他打败了你三个徒弟?”剑尘似是在反问,又像是在陈述,一句话轻描淡写,却能将对方的猖狂硬生生掐断。

    “你收徒严格,在群星门八年只收两个还是三个徒弟,可是你却教导无方,徒弟皆是主动申请叛出师门,其中有一个叛出的弟子现在已是内院佼佼者。”袁鹰阴阳怪气讽刺一句,而后看向罗成。

    “小子,别以为有个师父护你就可以无法无天,内院很大的,而且我大徒弟很快就会回来,他是苏思远哥哥。”

    “没错,我哥哥马上回来的,罗成,你死定了!”苏思远叫嚣道。

    袁鹰说给罗成最后的一句话本是威胁,可说出口后马上衍生出一个念头,使他兴致极高的看向剑尘,“要不要让我们两个徒弟将来比一比?”

    “你执意如此,我也不会阻拦。”剑尘简单说道。

    这时,唐磊从门外走进来,他没想到情况已经变成这样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但还是跑到罗成身边轻语几句。

    罗成松下一口气,小成和雷蒙都没事,只需要修养一段时日即可,这个消息让他紧绷的冷峻面容终于放松。。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