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四十四章 宝箱之争

  
      c_t;伴随着罗顶天这句话落下,看台上的各方势力纷纷鼓掌叫好,围观的人群亦是发出阵阵欢呼,使得码头上人声鼎沸,极为热闹。
  
      在这过程中,罗家子弟从四方八面涌入到看台与群众之间的一处广场,三百个少年少女聚在一起,丝毫不显拥挤reads;。不过马上就有人好奇了,这广场空空如也,这族内年比难道就如此寒酸举行?但这只是第一次来大罗域的想法,其他人注意力早已经落在那些罗家新血当中。
  
      “在那!”
  
      忽然间,一个眼尖的人率先发现罗成,伸手一指,吸引无数人眼睛看过去。
  
      万众瞩目之下,罗成脸色平常,旁若无人站立人群当中。
  
      “炼气境初期入门!”
  
      来看热闹的人们不乏武者,很快探查出罗成修为,紧接着就是一片的哗然。
  
      “竟然是真的!一年前这个罗成的实力就已经是炼气中期巅峰,如今竟是跌落炼气境初期入门!”
  
      “没错,而且我想被废的恐怕不止如此,毕竟已经过去一年,罗成还是炼气境初期入门,那在这之前,岂不是到了筑体十重天的境界?!”
  
      “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毒手?大罗域一点风声都不透露!”
  
      “可惜啊,曾经排在离州天才第一阶梯之首的罗成,竟然成了现在这种地步。”
  
      “他多大了?十六岁了吧?”
  
      前来观看的人们亲眼看到后,发出一阵阵感叹,但也有不少人脸上露出奚落和高兴,毕竟无论在哪个世界,总不缺这些在你成功时忍气吞声,背后中伤;失败时跳出来冷嘲热讽,好似自己多么了不起一样的人物。
  
      不仅是这些看热闹人们,看台上坐在宾座的各方势力也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大部分都是效忠大罗域的势力,大罗域越是强盛,他们也就强大,如今只能是唏嘘感叹了。
  
      见到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罗成身上,广场上少年少女感到不快,尤其是罗俊和罗雄两兄弟,不过一想到之所以成为焦点原因,也就释然了,反而用着古怪眼神看过去。
  
      “各位,族内年比是一场盛世,并不会随随便便举行,只有罗家成立满十之年或有天大喜事之时才会举办,这一次也不例外,正是因为犬子罗成!”罗顶天这时突兀大声说道。
  
      众人一听,脸色古怪,心想难道你是想说因为你儿子修为被废,一年时间境界倒退举办族内年比不成?
  
      “我家罗成,现在已经拜入灵器师申不二门下。”
  
      此言一出,还不知道的人顿时感到无比震撼,接着羡慕狂热看向罗成。不过又有人好奇,这申不二是谁?灵器师等级高不高?
  
      如果高当然无可厚非,但若是随随便便一个下三流灵器师,只能修复不能铸造,那灵器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罗顶天当然料到会有人这么想,但也只能表示遗憾,罗成这个师父能让六品灵丹师点头哈腰,却是不透露品级和身份,只知道一个名字。
  
      总不能说他能让六品灵丹师点头哈腰吧?
  
      这不仅得罪人,还十分狭隘。
  
      “族内年比是罗家盛事,大哥还是尽快开始吧,何况灵器师需要培元境实力才可真正踏入那个领域,所以还是等到成儿达到再说。”罗行烈坐在一旁,不是滋味的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柳惊蛟面色如常,心里却是一怔,“是啊,罗成已经十六岁才达到炼气境初期入门,说不定达不到培元境,而成不为培元境,自然当不上灵器师学徒。”
  
      这么一想,他只觉得星云阁好像吃了大亏。
  
      “开始。”罗顶天大叫一声。
  
      这时,在场所有人感到异样,来自于码头边上那条运河。
  
      运河水面平整,水流不徐不疾,河宽共计数百米,对岸是片崖壁,高有百丈,上面是一片连绵不绝群山,而重点是现在崖壁有着一面大红布挂着,伴随着罗顶天话音落下,红布即是掉落,人们才得以一窥真貌。
  
      只见崖壁有上百个四方形宝箱,用着绳索吊挂,高低不一,分为九排,细心人会发现,越是高处的宝箱,越是华贵,反之第一排下面的宝箱做工粗糙。
  
      紧接着,所有人觉得有脚底有细微震动,而后就看见运河的河面水花翻滚,无数根木柱竟破水而出,位于崖壁下方,与此同时几条小船排成一线,沿向木柱reads;。
  
      这下人们看明白了,应该是要罗家子弟施展身法轻功,踏着小船再上木桩,然后取下崖壁上宝箱。
  
      “罗家子弟,族内年比要做到公平公正,每人所长都应得到嘉许,这是考验你们的轻功,九排宝箱,里面都有奖励,包括灵液、银票甚至功法武技,能拿到就是你们的本事,越往上的宝箱奖励越来越好,九排里面的宝箱灵液都是三十年份。”
  
      听闻此话,罗家子弟跃跃欲试,目光狂热望着那些对岸那些宝箱,都想将奖励拿到手中。
  
      “至于武技和功法造诣,自然是擂台分高低,这是开胃小菜,各位去吧。”罗顶天又道。
  
      罗家子弟纷纷来到码头边上,看到离得最近的小船相隔十米,都有绳索固定,后面的五艘小船距离也是差不多,都是忽上忽下。
  
      “我先来。”
  
      忽然间,一个虎头虎脑少年中气十足大叫一声,打破僵局,率先冲出,众人还以为是哪位了不得人物,纷纷侧目观望。
  
      只不过……
  
      这少年刚跃上第一艘小船,身子一晃,险些站立不稳,等再跳向第二个小船时,噗通一声,竟是落入水中。
  
      还以为有多厉害的罗家子弟回过神来,发出哄堂大笑。
  
      就连罗雷也是笑的直拍罗成肩膀。
  
      罗成也觉得有意思,可罗雷你拍我肩膀干嘛?
  
      “丢人家伙,出什么风头!”那人群当中,一个老人破口大骂。
  
      接着少年从水里游了回来,但见岸上人们笑脸,顿时露出愠怒,抱怨道:“什么破设定,还不如直接比试。”
  
      接着一脸郁闷走回人群中。
  
      “那不是先前驯服黑蛟马的少年吗?”人群有人惊呼了一声,但很快淹没。
  
      有了开头,接下来一切也就顺理成章。
  
      许多轻功掌握熟练的子弟已经跃出,只见一个个罗家子弟身轻如燕,轻点脚下的小船,如飞一般上到木柱。
  
      眼见如此,许多人纷纷发出赞叹,大罗域就是大罗域。
  
      不过场面忽然一变,不时有人到木柱后落水。
  
      原来这些木柱虚虚实实,有的一脚踩下去会落空,需要超快的反应力,不然就会掉落。
  
      在这之后,罗家子弟在木柱上一跃而起,扑向崖壁拿下宝箱,大部分弟子只能拿到三四排,优秀的能拿到第五六层排。
  
      当然,大部分人都知道,能拿到**排的精英还没出手。
  
      “哼!”
  
      罗飞燕朝着罗成挑衅一声,便是跃向河中,身为子弟中的佼佼者,她的表现自然不俗,先是连踏小船,如履平地般来到木柱上后,左右轻点,不料竟踩到一根虚的木柱,但在千钧一发之间,整个往后一翻,一蹬后面木柱,便继续往前。
  
      而后跃向崖壁,但看样子也就在五六层样子,不免让人感到心急,可没想到她竟是一个反身,在崖壁上又点几下,整个人飞上第八层,顺利拿到宝箱!
  
      “好!”
  
      许多观战的人忍不住叫好。
  
      “三弟,你家飞燕这一手轻功可真对得起她名字啊,不错不错。”看台上,罗行烈向默不作声的罗默说道。
  
      “原来是罗三爷的千金,难怪如此了得reads;。”石破天恭维一声。
  
      罗默客气几句,神情难掩自豪。
  
      “有什么了不起,我上去能拿第九排。”石灵小声低估着,她认为这大罗域的年比完全上不了台面,可偏偏那么多人惊叹,内心自是不服。
  
      “你们两个,还上不上?”
  
      罗飞燕拿着宝箱回来,得意洋洋,充满挑衅看着罗雷和罗成。
  
      “上不上也得你躺下啊。”罗成暗自嘀咕一句。
  
      罗雷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大乐不已。
  
      罗飞燕不明所以,但见两人自作乐样子,怏怏不快走开,“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笑到最后。”
  
      “飞燕,他们两兄弟不肯上,就让我们来吧。”罗俊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罗俊,“弟弟,你我轻功不算出众,我们一块出手。”
  
      “好。”
  
      然后就看见这两兄弟疾冲出去,两人轻功确实不算顶尖,但胜在真气浓厚,一跃之下来到崖壁的七八排,可是两兄弟并不满足,人在空中竟是相互借力,又上一层楼。
  
      于是罗俊拿到第九排的宝箱,罗雄则是第八排宝箱。
  
      “还能这样的?”
  
      “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大罗域真是人才济济啊!”
  
      人们顿时被这两兄弟表现给惊艳到了,也见证第一个拿到九排宝箱的人物。
  
      两兄弟回来后,都是雄赳赳的,犹如斗胜公鸡。
  
      接着罗雷上场,可他表现普通,仅仅是第七排的宝箱。
  
      “哈哈哈,废物一个,没进入三宗六门的果然平庸。”罗飞燕立马幸灾乐祸起来。
  
      罗成耸了耸肩,罗雷轻功不好他从小就知道,也并不感到意外。
  
      罗雷回来后,还挺满意自己成果,但免不了被罗飞燕冷嘲热讽一番,脸色也渐渐变得难堪。
  
      “没事,一会让哥替你报仇。”罗成自信笑道。
  
      接下来,又一个少女拿到第八排的宝箱,而且动作娴熟,一气呵成,表现出不俗实力。
  
      “这少女是谁?”看台上的罗顶天问道。
  
      “她叫罗云,是刑堂执事罗无情的女儿。”牧尘说道。
  
      “原来是罗云侄女,她资质虽然并不出众,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炼气境实力,还能拿到第八排宝箱,可见是刻苦勤劳之辈,是个好苗子,划为家族重点培养对象。”罗顶天说道。
  
      牧尘点点头,而旁边一个面容严峻的汉子立马走出来,半跪道谢,“多谢族长。”
  
      “不用谢,这是你女儿应得的。”罗顶天温和笑道。
  
      旁边石破天见了,不由赞许了下这个罗族长处事,反观一直对族长恋恋不忘的罗行烈,正吊儿郎当依靠在椅子上,还在为自己儿子感到自豪。
  
      “族长还得罗顶天做,身为弟弟罗行烈性格也确实符合帮哥哥征战角色,可是他偏要当族长。”石破天暗道。
  
      忽然,全场哗然,原来又一个少女在罗俊之后,拿到第九排的宝箱。
  
      身穿白衣,戴着面纱,身子轻飘飘上到崖壁,如探囊取物夺得宝箱,接着洒脱回来,如同仙女下凡。
  
      “该你了。”
  
      聂小倩拿着宝箱,走过罗成身边时,不经意说了一句。
  
      罗成一怔,旋即像是想起什么,无奈一笑,这个女人一直想和自己较量,要打败自己。
  
      “那第九排剩下的四个宝箱,我一个人包了。”
  
      罗成突然傲气道。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