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四十章 一如既往
  

  c_t;罗顶天说这话的时候,回想起那个庞然大物一样的赤金级势力,用对待垃圾方式将罗成丢在奔流城码头,当时他都没认出那个披头散发,身子消瘦,双目无神的人会是他那个自信俊逸儿子,他怒不可及跃上对方大船甲板,要找人议论甚至报仇。

  “你儿子一个黑铁级势力也妄图跟我们小姐少爷竞争,真是不自量力,咎由自取,若不是考虑到皇上,你现在得到的就会是一具尸体,还不跪下道谢?”

  他来到船上阁楼,找到一个身穿锦衣中年人,对方颏下一部苍髯,目光炯炯如电,威猛至极。对于罗成一事,更是丝毫不感愧疚,反而格外乖张。

  这番话气得罗顶天目眦欲裂,当下就是要动手。

  “你不服气?你是要自误?”

  对方丝毫不惧,反而哼了一身,眼神冷冽看过去。

  罗顶天这才惊觉这人境界已经达到培元境中期圆满,而他才培元境初期圆满,远远不是对手,更加可怕的是,阁楼竟然也出现二十余名培元境中期的高手。

  光是这船上的人,足够让大罗域遭受灭顶之灾。

  最终,他斜睨对方一眼,气势惨烈下了船。

  他刚走到码头,身后大船发出阵阵嘲讽大笑。

  这一刻,罗顶天感到深深无力,哪怕自己家是黑铁级势力佼佼者,面对赤金级势力还是无力reads;。他恨意不绝,却也知道自己走到极限,若无意外,他境界会停留在培元境初期巅峰,往后日子也只能多一些武技习练,增强战斗力。

  仅凭这样,是无法追上赤金级势力的,但还好现在可以将希望交付在罗成身上。

  “成儿,当初废掉你的人,是炎州的姜氏。”罗顶天虎目含泪说了一句。

  罗成对上父亲目光,衷心感到震撼,接着心中怒火升腾,使得他自己那双眸子瞬间明亮起来。

  “我知道了。”

  简单一句话,让罗顶天欣慰的笑了笑,他听出自己儿子话语中决然和冷静,这就足够了。

  姜氏,早晚会付出代价!

  ………

  ………

  次日清晨,罗成坐在床榻上,一副修炼的样子,可周身却无吸纳吞吐现象。原来他修炼的不是功法,而是那本《射日箭术》,自从师父告诉他那把古朴破旧的长弓是一件灵器后,他隐约觉得《射日箭术》不简单。

  按照上面记载的修炼方法尝试,尽管没有真气增强,但他却发现每天修炼一两个时辰,接下来一整天都会精力充沛,所以每天起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呼出一口浊气,罗成神清气爽下了床,洗漱一番后,走出庭院,在罗府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偌大的校场,过年回来的嫡系子弟都在这里聊天玩耍,还有的在切磋。

  离得较近的人看到罗成,神情都有些说不出来古怪,也都没上前打招呼。

  罗成不在意,目光忽然落在一个同龄的少年身上。

  和其他男女不同,他身上透露着早熟味道,面容刚毅,挺拔身姿让他颇具威严,罗成竟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父亲影子。

  “罗雷。”罗成笑着向他喊了一声。

  本来肃然的罗雷听到他声音,神色顿时一喜,箭步上前,双手一拍罗成肩膀,“怎么样?!我听说你被人废掉修为?是真是假?什么人这么大胆!”

  感受到肩膀酸疼,罗成无奈苦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罗雷一怔,接着观察他一会儿,接着气急败坏说道:“一年前你就已经是炼气境中期巅峰,现在怎么变成炼气境初期入门?传闻是真的?!告诉我,做哥的替你出头。”

  “我才是哥哥好吧。”

  罗成翻了翻白眼,不容对方反驳,神情变得冷冽,“现在报仇还太早,需要时间。”

  “到时算我一个。”罗雷直接道。

  罗成点点头,发自内心的笑了。

  这个罗雷是他父亲养子,生父是罗家一名大将,在一次与其他黑铁级势力冲突过程中,不幸战死。

  罗雷天赋不算极佳,但因为父亲的死,让他一直刻苦努力,并且有罗成这个追赶目标在,他可是一直没有松懈过,如今已经是炼气境中期入门。

  罗雷本以为当自己有朝一日超越罗成的时,他会欣喜不已,可是现在,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你今天回来的?”罗成问道。

  “嗯,我师父也在奔流城,等过完年就带我走。”罗雷点点头。

  罗雷尽管不是亲生,但也得到罗顶天悉心调教,资质不错,加入三宗都是没问题,不料有一天有个流浪武者途径大罗域,硬是要收他为徒。

  这位流浪武者实力也不低,培元境中期圆满,所以罗家也就同意。近年来,罗雷一直跟着自己师父四处流浪,也是他早熟表现的原因。

  “哼,什么师父,不就是连三宗六门都加入不了的借口吗?”

  罗飞燕款款走来,神情倨傲,因为和飞雪山庄决裂,她整个人都和以前不同,散发着浓浓敌意,尤其是对罗成。

  和罗成关系好到如同亲兄弟罗雷自然免不了被波及。

  罗雷皱了皱盲,却没有回话,他知道自己身份,并不是真正的罗家少爷,所以除了和罗成在一起,并不会流露太多情感。

  “这两年学到什么本事啊?你那师父是不是骗子啊?”罗飞燕不肯善罢甘休,讽刺奚落说道。

  “飞燕,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你不能侮辱我师父。”罗雷眉毛一扬,显然是动了怒。

  “怎么?想打我啊?我说你师父能怎么样?看你现在也才炼气境初期巅峰,我已经是炼气境中期入门,你能打赢我?”罗飞燕戏谑道。

  “罗飞燕……”罗成知道事情因自己而起,上前开口。

  “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炼气境初期入门?而且还是群星门乃三宗六门最末的弟子,我大罗域弟子可是没有一人在那里,也不知道你这灵器师徒弟身份是不是别人看你可怜。而我,乃是三张最强的水月宗弟子。大罗域脸面,都被你们两个兄弟丢尽了。”

  周围的嫡系子弟一听,都觉得罗飞燕这话说的过分,可事实确实又是这样。

  大罗域乃是黑铁级势力佼佼者,门中子弟眼光自然也高,瞧不上群星门,甚至彼此间打趣,说谁如果再不努力将来可是会去群星门的,于是到现在,还真没有大罗域子弟去过去群星门。

  谁知道第一个去的人竟然会是罗成,他们曾经心中高不可攀天才,这实在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想。

  “那看来是要我这个无门无派的人击败你这个宗派的弟子。”罗雷忍无可忍,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我怕你不成?”罗飞燕挑衅看过去。

  顿时,双方剑拔弩张,校场气氛紧张起来。

  “我说飞燕和罗雷啊,你们要比的话不要急嘛,难道不知道今年会有族内年比吗?有的是切磋机会。”

  正当这时,校场走来两人相貌相似,身材魁梧的两兄弟,正是罗行烈的两个儿子,昨天罗成在饭桌上见过的罗俊和罗雄,一个炼气境中期入门,一个炼气境中期圆满。

  说话的是哥哥罗俊,嘴角轻抿笑容,眼中光芒闪烁,是个有智慧的人。

  而那罗雄性格则是和罗行烈相似,他走过来后,阴阳怪气说了一句。

  “罗成,这次族内年比可是庆祝你参加王者试炼,你可要好好努力表现啊。”

  “你!”罗雷大怒。

  “我弟弟开玩笑呢,不过我很期待和罗成一较高下,这可是以前的愿望啊。”那罗俊轻描淡写一句话揭过,然后看了罗成几眼,继续往前走去。

  罗飞燕觉得无趣,也跟着离开。

  “这两个混蛋,以前你全盛时期实力时候,他们纵然不服你,但那里敢有丝毫冒犯?现在倒好,趁着你落难空档追赶上来,就开始自鸣得意。”罗雷忿忿不平说道。

  “没关系,年比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差距依在。”罗成说道。

  “你有信心?”罗雷有些惊愕,现在的罗成不再是以前的天才,才是炼气境初期入门。除筑体十重外,每个境界有初期、中期、后期三重之分,每重又有入门、圆满、巅峰区别。

  严格的划分是因为截然不同的实力,让人知道量力而行。

  “有的人,过去、现在,未来一如既往的强大。”罗成说出这话时,身上散发出强大自信光芒,

  “飞雪,你跟罗成有仇?”

  校场另外一角,罗俊饶有兴致看着罗飞燕。

  听到这话,罗飞燕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声音,“你们大罗域不自量力,竟然要和我们飞雪山庄决裂,真是愚不可及,我们两人也没必要在一起了,因为我们飞雪山庄即将成为赤金级势力,你配不上我。”

  每每想起这话,罗飞燕就感到羞辱,怒火让她将这一切都归罪到罗成身上,你已经不是曾经天才,为什么还要那么傲气?委曲求全的为家族做出贡献不好吗?

  “看来这次族内年比会有意思的多啊。”罗俊看她的表情,饶有兴致说道。。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