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三十七章 族内年比


    c_t;大罗域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土地肥沃,罗成一路骑行,随处可见层层梯田拾级而下,弯弯曲曲,巧夺天工;结冰的湖面上到处有渔夫凿洞捕鱼。

    可以想象到了春天,农人渔夫在这片山水间耕作时的画面是何等朴素与勤劳。

    告别柳婷三人后,罗成就单骑一人返回大罗域,如今已进入大罗域外围,在千里雪奔驰下,迅速穿过,途径几处村庄和城镇,可以说越往大罗域里面走,就越繁华。

    不过因为由于地形,罗成必须得乘船渡过,还好大罗域河边都停有摆渡小船和大型货船,由于有马,所以罗成乘坐货船。

    走到船上的甲板,大多是趁着年关做生意的商旅,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

    罗成走到船头看着水花,身后却有四个商旅在讨论自己。

    “这次过年,被传已经废掉的罗成也会回家是吧?到时就能知道是真是假。”一个戴着帽子的商旅说道。

    旁边几人小心翼翼看了看大罗域的船员,发现没人注意后,马上加入讨论。

    “这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事情,哪里还需要验证。”

    “让人唏嘘啊,当初因为这个罗成,可是有会让大罗域达到赤金级势力说法,现在也不知道大罗域势力会不会受损?”

    “那倒不至于,罗成毕竟还是晚辈,没能影响到大罗域,何况后辈当中,除了罗成,其他几个也是非常出色的reads;。二把手罗行烈膝下两子,如今可都拜入三宗六门的一宗,境界与年龄对比也说得上天才。”

    “没错,还有罗三爷的女儿,也是水月宗弟子。”

    “族长罗顶天另外一个儿子也是得到悉心调教,现在实力同样不俗。”

    “罗顶天不就罗成一个儿子吗?怎么还有一个?”

    “养子呗,是罗顶天手下得力要将的儿子,父亲为大罗域战死,儿子就被罗顶天收养。”

    “原来如此。”

    “你们说的都是过时消息,有一件事情你们绝对不知道。”一直没有吭声的一个商旅忽然神秘兮兮说道:“罗顶天因为儿子的事情,已经迎娶一个青铜级势力的寡妇为妻,现在妻子已经十月怀胎,这几天就要临产。”

    站在船头的罗成本来一直不为所动,可当听到这话,不由脸色微变,接着自嘲苦笑,看来自己这个便宜父亲没能找到恢复自己的丹田灵药,而是已经放弃,同时为避免让人说是无后影响到族长位置,又娶妻生子。

    对此罗成可是生不出气来,通过记忆,他知道自己母亲生下不久后因为身体虚弱而病死,而罗顶天十年来都没娶过妻,足以说明感情深厚。现在因为这事,不得不迎娶一个寡妇,可见多么无奈。

    与此同时,在罗府议政殿,罗顶天和罗行烈两兄弟都在里面,各自坐着两旁,而上位做的是一个头发苍白,却神采奕奕的老者。

    “我想举办族内年比。”罗行烈直来直玩说了一句,性子当真如火,当年哥哥当上族长,他便是扬言要挑战,结果却被逐出大罗域,这些年来一直不服气,是他心结。

    “为什么?又没什么大事,也不到满十之年,为何举办族内年比?”罗顶天轻轻皱眉,但还是不动如山淡淡问道,同时端起茶杯,慢条斯理轻抿一口。

    “庆祝罗成侄儿参加过王者试炼呗。”罗行烈说道。

    啪reads;!

    罗顶天手上茶杯无端破裂,滚烫的茶水从裂缝流出,洒落衣服与肌肤上,可他却不顾,而是狠狠盯着罗行烈,眼中充满着炯炯怒火。

    “你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吗?”罗行烈兴味盎然说道:“那如果不想,也可以庆祝你娶妻生子啊,嫂子应该生了吧,男孩女孩啊?”

    “男孩,我是族长,我不同意族内年比。”罗顶天不甘示弱回击一句。

    果然,这一下击中罗行烈痛处,那即是族长这个位置。

    “我同意族内年比。”不料那个一直没有开口老者说道。

    “父亲?”罗顶天狐疑看过去,而罗行烈并不意外。

    “如今和飞雪山庄决裂,族内士气低迷,需要激励,不能把飞雪山庄带来的阴影留到明年。”老者说道。

    罗顶天怔了一会,接着看到罗行烈笑容,面有愠怒道:“既然你们都决定好了,还把我叫到议政殿干吗?”

    说完这话,他头也不回往大门走去。

    “顶天,成儿你要如何安排。”可是,老者声音从背后悠悠传来。

    “我当让他荣华富贵一辈子。”罗顶天说完,头也不回走出门外。

    再说罗成,大船已经顺着河流进入到通往龙渊江的大罗运河。此运河贯通离州南北,属离州第一运河,正是因为有这条运河便利,让其成为商旅往来中心,也为大罗域带来繁华。

    奔流城是大罗域本家罗府所在,也是大罗域的枢纽,就建在运河边上。

    从船上望去,更能看出奔流城雄伟,那码头足有校场般大,就好像一个敞开的门户,欢迎外人到来,走入进去,会发现城中民风奢华,楼房无不是堂皇雅致,高耸大气。

    码头上除了大大小小船只,还有三艘战船,为大罗域所有,名为五牙大舰,甲板建有五层高阁楼,总高十二丈,每舰可容八百战士reads;。这三艘战船和运河都是罗行烈带着打拼出来的势力合并后,大罗域才有余力建造,使其势力达到如日中天地步。

    罗成下船后牵着千里雪走在宽敞街道上,只见行人如织,络绎不绝,各种叫卖声响彻云霄。

    他饶有兴致四处观看,不想和迎面走来的一拨人撞在一起,是罗府家仆,一个个膀大腰圆,魁梧壮硕,被撞以后骂骂咧咧,让人以为会有好事发生。

    “成少爷。”

    谁知道当几个家仆看清楚来人以后,马上恭恭敬敬叫了一声。

    “不好意思,没看路。”罗成笑道。

    听他致歉,几个家仆受宠若惊,连连挥手说不是少爷原因,是小的没长眼。接着问罗成是否刚回来,其中一个家仆眼疾手快,连忙过去帮他牵马。

    “原来是罗家少爷。”周围人恍然大悟,也知道没好戏看了,纷纷散开。

    “什么少爷,现在不过是连累家族小丑!”没想到一个女声忽然传来。

    几个家仆一听这话,纷纷大怒,要把这人揪出来,可当看清楚来人后,都假装没听到,因为来人是罗家小姐,三爷的女儿。

    容色清秀,眉目清秀,浅蓝色的洒银点武士服,背后带着披风,脚下一双麋鹿皮靴,皮靴上还镶嵌着几颗宝石,显得颇为华丽,飒爽。

    如今,正用一种厌恶眼神看着罗成,刚才那话正是出自她嘴。

    罗成认出她是三叔女儿,自己的堂姐罗飞燕,如今的态度让他不解,记忆里面,在自己还是天才的时候,这个堂姐可是屁颠屁颠跟在身后,现在态度天壤之别,简直现实啊。不过他又感觉不对劲,对方说话时不是完全奚落,反而挟带着无名怒火。

    “成少爷,以前我们大罗域与飞雪山庄交好,两家都有不少男女往来,而飞燕小姐跟飞雪山庄一个嫡系子弟来往亲密,现在两家决裂,所以……”帮他牵马的家仆站在他身边小声说道,话虽没说完,可意思已经非常明白。

    “真没想到你还有脸面回来。”罗飞燕又是说道。

    “飞燕姐,希望你理智一点,休书并非我本愿,是那云洛先……”罗成开始解释。

    “云洛先撕裂婚约是吧?这我知道。”罗飞燕没好气打断。

    “那你为什么还……”罗成皱了皱眉。

    “哼,别人撕裂婚约,你就要立休书吗?好大面子,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往日天才?你就不能当为家族做最后贡献吗?!”罗飞燕说道。

    罗成一听,怒气上涌,不再客气,冷冷说道:“哦?那按照你所说,我是不是应该抱着感恩心面对别人撕裂婚约,任由别人辱大罗域的名声?”

    “哼!”

    罗飞燕没有多说,充满厌恶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人。

    罗成同样气愤,可是想到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同,这才平息,接着和牵马的家仆走到罗府。

    罗府在城内的东南面,占地百亩,地势开扬,大门口一对足足有三人高的红漆石雕麒麟,朱红大门,闪亮铜钉,铜环,门口衣衫鲜亮,中气十足,眼神锐利的家丁等等,都可以显示出黑铁级势力的地位。

    罗成刚要迈开步伐踏上台阶,不料大门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矮胖中年人,他满脸笑容,可眼睛却又寒光,让人看着很不喜。

    他看到罗成,快步走上前来,依旧笑着,可是却说出一句让罗成变色的话来,“成少爷,劳烦你走后门。”

    自家大门不能走?要走后门?

    连得罗成身后的家仆忍不住上前质问道:“凭什么!?”

    中年人受到质问,依旧笑着,并对罗成说道:“这马上就要过年,前来拜礼的人可不少,这要是让外人看都成少爷这样,不是让人笑话吗?”

    这话说的如此直白露骨,倒不是说他是罗家了不起人物,反而只是罗家一个管家,但却是二叔赤派的管家,和主派针锋相对,不放过打击机会。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