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三十六章 被废真相


    c_t;云杉的落败在群星门激起巨大反响,每个弟子这些天来无不是讨论天台的雪中之战。( 广告)无论是云杉的霸道诡异刀法,还是罗成双剑流,都让人争论不休,心生崇拜,当然最值得弟子称道的,还是罗成取胜的腿法。

    谁也没有料到使双剑的罗成还会有这般了得腿法,几乎与剑术造诣差不多,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reads;。武者往往会掌握两门以上武技,却也有主次之分,其中一门武技是擅长的。

    可像罗成这样每门武技都在同一水准,且这水准还高的吓人真没有几个。

    而后还有人猜测罗成精通一门拳法,是真是假没人知道。

    无论如何,罗成名气已经影响到整个群星门。当这些弟子返回各自家族,把这当成谈资后,罗成名气会在离州三宗六门的天才一辈占据不低的地位。

    话说回来,由于年关将至,所以尽管罗成实力达到炼气境,可晋升内门弟子事宜得留在年后。

    罗成没有异议,反正马上就要回大罗域,回到那个认为自己还是一无所成的家族中。

    离开之日,罗成和柳婷、柳莺还有石轩三人同行,至于李锦,因为先前造谣摸黑,已经被踢出四人的关系圈。

    “柳婷,我问你一件事,当初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群星门的。”罗成问道,家族安排他到群星门可是严格保密,只有家族上层知道,可是不知为何,关于他的消息在整个离州疯传。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自从王者试炼结束后,一直有人讨论罗成哥哥去向,随后就传出你已加入群星门。”柳婷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而就在这之后不久,关于我被废的消息也是再度传来是吧?”罗成估算着时间,两个消息是在十天之内先后出现,显然有人刻意安排,极有可能是大罗域自己人搞的鬼,比如说他的二叔。

    “罗成哥哥,关于王者试炼,到底发生了什么?”柳婷忽然问了一声。

    听到这话,柳莺和石轩立即偏过头来,脸上尽是好奇和期待。当初罗成以顶尖天赋获得王者试炼资格,在离州传的沸沸扬扬,而后消声灭迹,直到被人废了的消息出现。

    到底发生了什么?成为离州最热门话题。

    有人猜测跟王者试炼有关,但传得更多的是大罗域二把手因争权而下的手。

    因为大罗域的确存在着一种特殊情况。

    像其他势力,无论什么级别,权利都是集中的。在王国中势力继承权这一块非常明确,长子继承权最高,然后是长子的儿子,如果长子无后,则是后面的弟弟妹妹。

    正因为如此,关于叔侄夺权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

    可大罗域如今情况有所不同,分别是由长子和次子担任。

    这是因为当年长子继承大权后,其弟弟不服,认为族长位置应该有能者居之,向自己哥哥提出挑战,结果挑战没开始,就被大罗域逐出。

    谁知道这个弟弟也是一个人物,在外面闯荡二十年后,竟然建立起一股黑铁级势力,接着带着这些势力回归家族。

    至此以后,大罗域在黑铁级中的实力是最强的几家。但也造成内部权利分化问题,家族内部分成主派和赤派。

    大罗域老一辈更是打算在哥哥和弟弟选出新的族长,其中考虑标准不仅有双方表现,还有后一代情况。

    而这哥哥和弟弟,正是罗成父亲罗顶天和二叔罗行烈。

    故而有人说是罗行烈暗中让人废掉罗成,好让已经丧妻的罗顶天无后,从而坐上族长位置。

    不过这个说法在大罗域内部是没有人相信的,因为大罗域老一辈让罗行烈重回家族,就已经明令禁止家族内部的自相残杀,所以尽管主派和赤派相互竞争,可却都是心系大罗域发展,像毁掉大罗域最有希望崛起的天才这样的事,没有人敢做。

    罗成自己更是清楚知道是谁废掉以前的本主。

    当听到柳婷的问题,他脑海中记忆一下子如潮水般涌来,带动他的情绪,充满着愤怒、不甘甚至杀气。

    “为什么?我明明帮你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记忆中的自己以着不可置信表情倒在地上。

    “帮我?真是天真,这一开始就是计划好的。”一个已经看不清楚面貌的女人在说话。

    “哈哈哈,姜曦得手了。”

    “愚昧的小子,以为自己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很好奇我们为什么这样是吧?告诉你吧,王者试炼集合十二州顶尖天才,名额有限。你一个黑铁级势力竟然也到最后一关,可惜我们的玉致妹妹也要通过考核,加入王国顶尖的宗门,你当然只好让路。”

    “至于如何让路,你应该知道吧,那即是毁掉你的修为。”

    “怪只怪你倒霉,天赋异禀,却只是黑铁级势力一员,没有人能够保你。”

    而后,从四周出现五个少年,他们脸上尽是狰狞残忍笑容,站在他的身边,围在一圈,同样看不清楚面貌,接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动的手,当自己再次醒来时,是前往群星门马车内,还有父亲一句话。

    “成儿,你不必灰心,你真气被废,可根基还在。如同一条河道,水源消失,可等找到机会,依能轻松灌满河水,爹爹会尽全力帮你找到灵液恢复的。”

    这些记忆像脱缰野马,在罗成脑海不断浮现,以至于他的表情也充满着愤怒。

    “罗成哥哥……”

    所幸,耳边柳婷声音像是将他从噩梦中拉出,使得他一下子清醒,却发觉自己如从水里捞出来的,浑身湿透。

    “看来这是留下来的执念啊!放心吧,那些人我会一一收拾的。”罗成也不知是对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他说道。

    旁边柳婷有些担心,正打算开口询问,却发觉姐姐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问。

    柳莺和石轩将罗成刚才那近似失控的反应看在眼底,都觉得心寒,不敢想象罗成遭遇过什么样的经历。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