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十五章 恶战血蟒


    c_t;罗成没有理会那三人,娴熟将金臂猿开剥分剖,取其最有价值部分,装在准备好的袋子里面,再别在腰间。而后在山谷四次寻觅,终是发现金臂猿居住洞穴,在洞穴周围发现有四株灵药,三株有十年份以上,一株则有二十年份。

    “加上这一个月收获和现在这头金臂猿,光是贡献值能够换五六瓶二十年份灵液,加上采集到的灵药,也能调制四瓶左右。可惜三十年份的灵药实在找不到,难怪需要八百多点贡献值。”

    罗成暗暗想到,三十年份的灵药他只找到一株,可调制灵液则起码需要两株灵药。

    不过罗成也不打算浪费时间,要回去门派,进入筑体八重再说,毕竟三十年份的灵药他都没一个方向去找。而且筑体十重时,会出现境界的瓶颈,武者在这个境界停留时间可长可短,时间紧迫啊。

    他原路返回,不料刚才见到的三人还站在山谷边上,一副正等他过去样子。

    罗成满腹疑惑,但想到三人都是群星门弟子后,也就信步走了过去。

    “想来师弟收获丰盛啊,恭喜恭喜。对了,师弟还认得我吗?”三人中的白衣少年率先开口,笑容满面,他虽比罗成小,可修为却高出一重,故而叫罗成师弟reads;。

    听他最后一句话,罗成不由仔细打量几眼,见他脸上那如沐春风笑容后,像是想到什么,眉目舒展开来,“当然记得,当日多亏师兄提醒。”

    “小事一件,不必道谢,何况你也已经谢过。认识一下吧,我叫侯勇,这位师兄叫庄彬,这是余灵儿师姐。”白衣少年侯勇说道。

    庄彬是那个黑衣少年,他冷冰冰站在那里,仅仅是瞥了罗成一眼,高傲的很。

    倒是余灵儿热情似火,迫不及待问道:“师弟,你刚才的剑法是什么品级武技?当真厉害,御风而行,飘逸的很啊。”

    “星阁挑选的凡品下级武技,名字叫御风剑决。”罗成也不藏私,反正你们也修炼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他这样却令侯勇和余灵儿好感大增。

    “原来不过是凡品下级武技,看来那头金臂猿也真够差劲的。”庄彬不适宜说了一句,十分鄙夷样子。

    他的自大骄傲,侯勇和余灵儿都是知道的,平日里装作没听见,可现在罗成就站在眼前,隐约担心发生冲突。

    还好罗成仅仅是看了庄衫一眼,并未说什么。[ ]

    “三位等我有事?”罗成问道。

    “我们刚才见你剑术了得,想邀你一起行动,毕竟大山当中,有同伴差别可是天壤之别的,你也不用如此狼狈。”侯勇说话时看了看罗成身上破烂的护具和满是淤泥指甲。

    “实在不好意思,师弟刚好猎杀结束,打算回去了。”罗成摇摇头。

    “师弟不考虑考虑?如果你加入的话,我们即可猎杀一头高级妖兽,而据我们所知,这头妖兽领地有三十年份的灵药。”

    看似不经意一句话,却使得罗成表情一怔,沉吟一会儿,“这样啊……”

    “哼,有你没你都没差,但可别拖我们后脚reads;。”庄衫见自己三人两番邀请,罗成还是犹犹豫豫,非常不爽。

    “能说说那头高级妖兽和灵药吗?”罗成也不理他,向侯勇问道。

    “当然,前去不远处有一水潭,潭中有一头血纹蟒,守护着三朵水白莲,全部都有三十多年份,莲子加起来恐怕有上百颗。”侯勇说道。

    一开始听见血纹蟒,罗成微微色变,他在一本《万兽录》的书上见过这种妖兽描述,高级妖兽,体型庞大,不仅皮糙肉厚,更是力大无穷,还能借水发出攻击。对付这样妖兽最好是拥有筑体九重武者出手,三个筑体八重就有点勉强。

    “恐怕这也是他们拉我入伙原因。”罗成暗暗想到。

    他本是不愿意冒险,不仅因为血纹蟒危险,更多原因是他跟这三人不熟,到时候动手难保不会让自己当炮灰或是吸引注意力一类的危险角色。

    可听到水白莲,他不免心动了,这种灵药非常抢手,价值较高。

    主要是它莲子多,而十八颗莲子捣碎再配以一味“地心花”灵药即可调配出三十年份的灵液。

    正好“地心花”是罗成唯一得到的一株三十年份灵药,根据莲子数量,按照四人平均分配,他说不定能够调配出两瓶三十年份的灵液。

    本来一瓶就满足的他,现在遇到这样机会,让他拒绝谈何容易。

    “如此的话,师弟倒是愿意试试,与各位同心协力,共同出手。”罗成隐晦说了一句,表明自己可不是去当炮灰的。

    三人中唯有侯勇听出他话中意思,仅是淡淡一笑,不予作答。

    “那好,我们现在出发吧。”余灵儿急道。

    “高级妖兽不可小觑,不能贸然动手。”罗成皱了皱眉,觉得对方太过急躁了一点。

    “哼,那你有什么好计划?”庄衫再度出声,针对着他一样。

    “师弟有什么想法?”侯勇问道。

    罗成知道侯勇只是随口一问,化解庄衫咄咄逼人,可他还是谨慎道:“在水潭中,血纹蟒进可攻,退可守,我们拿它根本没办法,所以得引它出水潭。而要做到这点,得先采下水白莲,血纹蟒必然发怒追杀。”

    一听这话,三人作出深思状,才十二三岁的他们,尽管拥有不俗实力,可说到策划安排,哪里能和罗成相比。

    “这样可行,不然在水潭确实讨不到便宜。而且我可在血纹蟒没反应过来之前,采下水白莲。”侯勇说道。

    “哦?”罗成正想着如何把水白莲弄到手,没想到他这么自信满满。

    “侯勇虽然才筑体八重,可在我们外门弟子当中,却有轻功第一外号。”余灵儿解释道。

    罗成一怔,随即有些惊讶。

    之后四人计划明天动手,让罗成好好休整一晚。四人直接在山谷扎营,毕竟这是金臂猿领地,起码今天之前是的。

    到了晚上,罗成力气恢复,内力也渐渐充沛,不过却没闲着,反而继续练剑。

    经过今日厮杀,剑术又有进步,御风也越来越娴熟,足以让罗成练习剑招的第二式:风壁!

    乃是非常厉害的防御性剑招。

    说它厉害,是因为武技中防御大多是见招拆招的普通招式,可这风壁乃是真真实实出现在身体周围的一堵墙壁。

    这墙壁它是流动的,当面临攻击时,会以疾风形式抵消对手力量,由于罗成刚刚掌握,所以只会三道风壁。

    若是别人一拳打在风壁上,经过三次抵消,拳头力量绝对会变得软绵绵,尤其是一些爆发类型攻击,威力会浪费在第一道风壁之上。

    “难怪说御风剑决集攻击和防御一体。”罗成挥舞着剑,看着周身环绕着微风,暗暗想到。

    “侯师兄,可否帮忙试一下师弟刚领悟的武技。”罗成向营地中侯勇喊道。

    侯勇闻言,兴致十足的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把长枪,打量罗成几眼,“那我可就不客气了reads;。”

    接着,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头已到罗成身前。

    罗成急忙杨剑,风壁出现在周身范围。

    那侯勇的一枪击在风壁上,瞬间去势卡住,只听接连发出三下‘呜’声,才将风壁撕裂,可长枪去势已是用尽,被罗成轻描淡写击开,并用剑架在侯勇脖子上,当然马上又放下,向自己师兄笑了笑。

    “真厉害。”侯勇并不介意,反而震惊的很,本是抱着长辈指点晚辈心情出手,可没想到会这样,只觉得一枪接连捅在三块软绵绵却又韧性十足东西上,连续三次后,力道完全消失。

    虽说这只是简单一枪,可他想到自己最厉害武技恐怕也会因此失去过半力道,不免觉得可怕。

    罗成平静点点头,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

    ………

    第二天,四人出发,途径一处地段时,四人见这左右都有高大树木,唯独中间有处通道,于是动了布置陷阱心思,忙活一番后才来到水潭。

    水潭比罗成想象中要大出许多,水从大瀑布流下,之后形成一片较宽的水域。周围全部都是棱角被磨平岩石,四人站在边上,能够见到水面漂浮着三朵莲花,花瓣洁白如玉,没有一点瑕疵,犹如被人雕刻出来的一样。

    按照说好计划,侯勇爬上旁边一棵高树,站在突起的树枝上,也不见膝盖弯曲,突兀间跃起,力道将树身都给压弯,而他人也已跳到半空中,足有二十多米多高,在空中双腿连踢,已来到水潭中央,接着身子俯冲下去,在即将落入水面一刻,再次违反常理,一手摘下三朵白莲,接着一个翻身,双脚猛踏水面,一脚踩得水面砰得一声炸开。

    而侯勇则快来到了岸边,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但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好厉害,这起码是凡品上级身法武技,哪像我练的,只是……”罗成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见恐怖一幕,在侯勇身后水下,水花朝两边分开,一个又长又大的黑影无比快速跟在后面。

    “快跑。”罗成大叫一声。

    其他两人也都看见,庄衫眼疾手快,搭在刀柄上的手有了行动,拔刀劈在水面,浩大虚浮,气流激荡的一刀竟切开水面,击在那黑影身上,使其速度一滞。

    侯勇得以顺利上岸,可也就这会儿功夫,哗啦出水声响起,四人回头看去,只觉得震撼。

    一头体型吓人的蟒蛇,说它是水桶腰绝对不夸张,而且它足有三十米长,这个比例不会让人觉得粗大,但却是庞大,在蛇身左右两边,各有一排血色图案。两点贪婪而凶恶的精光直射而来,尤其当落在侯勇手上水白莲时………

    蛇嘴一张,从喉咙里激射出足有小孩手臂粗的水箭,第一根水箭落在罗成等人不远处岩石,竟然轰出来一个窟窿!

    “走!”

    四人头也不回,狂奔而走,速度之快让四人自己都不敢相信,可纵然如此,身后轰隆巨响还是不断传来,心惊胆跳的来到埋伏地方后,四人左右散开,等到血纹蟒进入时,准备好的檑木、大石毫不留情轰击下去。

    可是效果微乎其微,这些东西落在血纹蟒身上,统统化为粉末,倒是产生出来巨响如惊雷一般。

    还好四人本来就没有将希望寄予到这些陷阱上,能够将血纹蟒引出水潭已然足够。

    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不可避免恶战。

    “上!”侯勇脸上笑容早已收敛,脸上尽是战意。

    庄衫手持吹毛短发的宝刀,每一刀下去,冷气森森之间,使人胆寒魄,气流激荡。

    侯勇依旧是一把长枪,舞得虎虎生风,一往无前捅在血纹蟒身上。

    余灵儿则是一把细剑,她练得是快剑,动作格外敏捷。

    罗成也不例外,御风而去。

    由于妖兽与人类不同,四人全部抛弃技巧性的招式,采用直来直往,但威力巨大招数,在蛇身上留下大小不一血窟窿,可这些仅仅是轻伤,反而激起血纹蟒怒意。

    “不要急,耗死他!”罗成知道面对这样庞然大物,一击杀死显然不切实际,只有慢慢来。

    侯勇三人照做,可尽管如此,危险还是存在的,血纹蟒力道太过惊人,哪怕轻轻被触碰到,那蛇身产生力道都能将人击飞。

    有一次,侯勇差点被尾巴扫到,尽管躲过,可是强大力道产生出来的气流硬生生将他击飞。

    不过四人攻击明显是由效果的,血纹蟒自己快要被气疯,离开水域的它无法发挥出全盛实力,仅凭肉身力量实在不能杀死这四个敏捷人类,它知道再这样下去,它会被活活拖死。

    不再迟疑,只见它的瞳孔变成一片妖异赤红色,让罗成四人意识到不对劲。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从蛇嘴中喷射出一根根血箭,这是它消耗自身精血发出来的血箭,瞬间扭转战局,罗成等四人措手不及招架着。

    趁此机会,血纹蟒那双吓人眸子透露出精光,望向余灵儿,瞬间俯冲过去,去势凶猛,肉身竟然把空气撕裂出一条长长气浪,这气浪涌动,噼里啪啦,如江水激荡,轻微挨到的一切统统粉碎。

    “师妹。”侯勇和庄衫大叫,血纹蟒比最快猎豹还快,根本让他们无法救援,而余灵儿自己则在躲闪着血箭,情况岌岌可危。

    余灵儿自己花容失色,那蛇头凶猛咬来,足以将她半边身子咬掉,想起那样死去惨状,便无比惊恐。

    千钧一发之间,罗成像是凭空出现在她身边,身上气流涌动,疾风环绕在他身上,原来罗成刚才用风壁一下子挡住血箭,马上前来救援。

    躲过蛇头冲击,罗成还没松下一口气,蛇尾如鞭子拍来,这一尾巴力量,发出尖锐破空声,要是挨中,两人绝对会成为肉泥。

    罗成瞳孔猛得收缩,手中精钢剑扬起,缠绕在身上疾风统统集于剑身之上,使得剑身已经失去本来面貌,变成一把青锋吞吐神剑。

    剑气无匹,无神不斩,无物不摧!

    一剑下去,只听见血纹蟒惨叫一声,尾巴劲道在锋利下化为乌有,半截尾巴切口整齐掉落在地reads;。

    这还不算结束,罗成接下来六剑分别击在蛇身,留下来窟窿足有蛇身三分之一,六剑下来,整条蛇身都已不完整。

    血纹蟒悲愤惨叫一声,转身往来时的路。

    “它想跑!”

    庄衫似是气愤无比,一刀用尽全力,刀劲巍峨如山,如海如狱,带着滚滚雄厚力量厚积而薄发,砍中蟒搬脖子,竟将刀身全部没入进去,抽出来时,蛇头隐约有掉落危险。

    另外侯勇配合自己身法武技,人在半空,由上而下,枪头轰在血纹蟒头部。

    终于,这条高级妖兽不甘心在地面上挣扎几下,便无力失去意识,变成一具尸体。

    这是一场激战,血纹蟒身死好一会儿,四人都沉默站在原地,蛇血流遍雪地,热气蒸腾,如同四人内心,都觉得痛快异常。

    “实战,是提升武技关键。”罗成暗暗想到,他先前可以御风而行,如今能将疾风聚集在剑身上,一剑威力凌厉到无坚不摧。

    同时,在他见到庄衫和侯勇厉害时,也对精英弟子实力有了大概认识。

    庄衫为人不怎么样,可刀法不比他剑术差;侯勇一身轻功让他宛如雄鸟,借助落势增强枪法威力,余灵儿看似不起眼,然而一手快剑他都自愧不如,她能够在一个呼吸间连刺五剑。

    罗成不知道的是,他感叹到三人厉害同时,三个人也惊讶他的厉害,若不是有刚才罗成几剑,血纹蟒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被击杀。

    “你足以被列为外门中的精英弟子。”

    所以三人反应过后来的第一件做事是向他投来炙热目光,侯勇更是毫不吝啬的夸奖一句。

    “你剑术,不错。”庄衫看了罗成一眼,说出一句让熟悉他脾性的侯勇与余灵儿大惊话来。

    接着,余灵儿深情款款向罗成柔声说道:“多谢师弟救命之恩。”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