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十一章 我挑战你


    c_t;相比《御风剑诀》的复杂晦涩,身法武技《踏星决》实在太过简单,还不到三天时间,罗成已经掌握,可要做到得心应手,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不过罗成对现在掌握的两门武技并不是很满意,觉得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是因为《御风剑决》是残本,真正的威力还看不到,至于《踏星决》则是凡品下阶武技,多少有些入不了他的眼,要知道他以前练过的身法武技可都是凡品上阶,可那需要炼气境才能施展。

    谁叫他仅仅是个外门弟子呢,不仅武技功法选择受到局限,就连他现在想要继续安心修炼都做不到,原因是他的贡献值统统用在膳食上。武者必须时刻保证血肉强盛,精气充沛,要做到这点,需要每日吃营养极高的肉食。

    在群星门,外门弟子会得到精心调配的膳食,可一天下来需要消耗一点贡献值。

    罗成先是把初始的二十贡献值用完,接着又用自己银子兑换十多点,也才勉强熬到今日。

    要想继续获得贡献点,除了金银兑换,外门弟子选择有很多,门派中有各种任务在那等着完成,比如说采集药材,或是去某地看守门派产业,实在懒得不想动可以守山门,一天下来,勤快点也有五六点贡献值。

    然而这些任务并不是外门弟子最佳选择,当一些外门弟子熟练掌握武技,并且内力达到筑体七重时,会前往万兽山脉,猎杀妖兽,一头妖兽身上材料最起码能兑换几十点贡献值reads;。

    当然也存在着生命危险,所以只有足够自信的弟子才会去。罗成也在犹豫着是去猎杀妖兽,还是找些任务完成。

    可还没等他做出决定,耳边传来沉闷钟声,响彻在整个门派。

    “一声响?”罗成一怔,旋即想起外门弟子手册记载,这是门派福利发放日。

    无论记名弟子、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每月都有福利发放,身份不同福利也就不一样。

    上个月的福利由于罗成刚晋升外门弟子错过,这次可不想再错过,马上走出庭院。

    ………

    ………

    天台是外门弟子中最为壮阔地方,一个椭圆形平台,半径有一百多丈,全由一块块岩石铺成,石块间缝隙如同棋牌,紧密到连针都插不进去。

    左右两边是万丈深渊,站在边上,透过云雾,能见到望不到尽头的重峦叠嶂。

    罗成走过天台时,发现这里站满着外门弟子,三五成群聚在一块,还有数对弟子正在打斗,好不热闹。这个场景让他感到好奇,但旋即不予理会,由于云洛的退婚,他必须得尽快提升实力,恢复往日名气。

    不然仅凭一张休书,依然会有人看大罗域笑话,毕竟你罗成不再是往日的天才。

    但罗成没注意到的是,许多外门弟子见他走过,神情微微变化,眼神变得不善,并且相互间还暗暗较劲,仿佛罗成是头猎物,而他们是先盯上的猎人。

    穿过天台,罗成轻车熟路走进‘宝星楼’,外门弟子衣服和武器都是在这里领取,福利也是一样。他不用辨认在哪领取,因为已经有许多外门弟子排成队,在柜台后的长老那接过福利。

    “师兄,不知道这福利有什么?”罗成前面的一个外门弟子向他前面的师兄询问。

    那人回过头来,打量他一眼,随后像是发现什么,不耐烦道:“一瓶十年份的灵液,十点贡献值,和一些生活必须品。”

    “这么好?”问话的弟子眼前一亮。

    “这有什么,内门弟子福利更加夸张。”那人更是不屑,接着也不再理他。

    问话的弟子并不在意笑了笑,显然早已经习惯这样态度。

    罗成暗暗摇头,心想外门弟子阶级斗争还真是明显。问话的弟子是和他一样从记名弟子提升的外门弟子,可在门派中,大多数外门弟子乃至内门弟子都是直接来自世家子弟,心高气傲的他们当然看不起这些人。而记名弟子也确实存在弱势,没有好的功法,导致年龄偏大,修为却偏低。

    而且外门弟子本就存在不同群类,他们时常聚在一起讨论修炼,或是结伴外出。

    根据所属势力等级、天赋、年龄找寻同伴,这些群类最有名的是精英弟子。指的是外门弟子实力最高一拨人,在这些弟子中,还有不少有外号的,比如说:

    “外门弟子掌法第一!”“外门弟子剑术第一!”“外门弟子拳法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从来没有人敢说“外门弟子第一”,因为只要有人说这话,马上会有人源源不断挑战。[ ]

    话说回来,罗成好奇的是那人如何一眼认出问话的弟子,要知道在这里大家穿的都一样,他之所以认识,还是因为考核时见过面。

    “你也是记名弟子上来的?”忽然,前面问话的弟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惊讶,在他们这些人中,罗成年龄可是偏小。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罗成好奇了。

    听到这话,这人露出一抹愠怒,指着胸口位置说道:“有人搞鬼,我们这些记名弟子上来的弟子衣服少了一颗星星。”

    罗成一怔,连忙观察其他人,果然发现大部分弟子的制式长衫胸口是五星环绕,而他和这弟子只有四颗星,这要是不知道,根本注意不到。

    罗成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接着无奈摇摇头reads;。

    “你一会儿拿到福利小心点,最好等到晚上再走天台。”见到罗成是自己一边的,这人态度变得热情。

    “这又是为什么?”罗成又是不解。

    “你应该知道在天台上,弟子间是可以发出挑战的,并且提出赌约吧?”那人说道:“而宝星阁回去的路一定要进出天台。”

    “这……”

    罗成本来觉得没什么,可是一想到胸口星星不同,“你是说有人专门针对我们这些人提出挑战?”

    不等对方回答,罗成自己有了答案。

    门派对外门弟中采取大浪淘沙方式进行培养,设立各项措施激励弟子,天台比斗正是其一,目的是让弟子不要光是修炼功法,而要掌握好武技,因为挑战双方境界不得超过两重,而筑体一二重之间,差距足以用武技来弥补,哪怕低上一阶,只要撑过一炷香算是平手。

    怀着莫名心情,罗成在那长老领过灵液和贡献值。

    灵液是用各种药材制成,能有效增强内力,功效根据药性而来,十年份灵液算是其中最差的,可就算如此,小小一瓶也是价值不菲。贡献值则是直接记录在门派弟子身份令牌上,令牌不知用什么制成,上面贡献值数量可以变化。

    并且若是两块令牌放在一起,可以吸走另外一块令牌的贡献值。

    走出宝星楼,罗成发现刚才和自己说话那人正站在外面徘徊,看来是准备等到晚上再回去。

    罗成摇摇头,大步走回天台。

    “你们这些乡野村夫也妄想着成为武者成为人上人?也不看看你们一个天赋,十五六岁才筑体六重,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妄想了。武者境界中,上一个境界达到年龄越早,才越有可能进入下一个境界,你们这辈子顶多也就炼气境了。”

    突兀,罗成听到一个十分猖狂的声音。

    只见一个十二岁弟子将十五六岁弟子打趴在地上,正羞辱着他们reads;。

    而他的说法在武者之间确实存在,在罗成家里,十六岁还没达到炼气境,是无法继承族长位置的。因为他们认定若不在十六岁达到炼气境,则无法进入培元境,没有培元境实力,就无法掌控黑铁级势力。

    这个说法是根据培元境数据统计出来,无关功法,只是年龄。

    所以各门各派乃至对于势力,都对年少天才极为看重。

    “又有一个乡巴佬领东西回来了,我来挑战。”

    “我要挑战。”

    “我先看到他的。”

    罗成还没走到天台中央,就如先前那弟子所说的,许多外门弟子争先恐后围上来,纷纷出言要向他挑战,让他有种羊入狼群感觉。

    “都让开。”先前那羞辱人的弟子粗暴推开周围人,挤到罗成面前,开门见山,“我挑战你,这是门派规矩,你不能拒绝,在天台上,每个弟子必须接受过一次挑战才能拒绝。只要撑过一炷香,算双方平手,但你不会有机会的。”

    他说这话时,周围的弟子围了过来,零散形成一个圆圈,一脸看好戏望样子,甚至包括和他一样从记名弟子晋升的弟子,他们乐于看到有人一块倒霉。

    “赌约呢?”罗成早有准备。

    “当然是半瓶灵液,五点贡献值,”

    “我这有一瓶灵液,和十点贡献值,我和你全赌了。”

    “你认为你能赢?”挑战者的先是一怔,接着像听到笑话似的。不断嗤笑

    他能看出罗成修为仅仅是筑体六重,这点通过内力可以看出来。每个人功法都有这种观察别人修为技巧,加上罗成胸前少一颗星,显然是从记名弟子上来的,没有修炼过好的功法,内力绝对没有他们精纯,更何况他本身还是筑基七重。

    无论从哪点来看,他都赢定了。

    “这个弟子疯了吗?明明不过是记名弟子提升来的人,也敢小瞧郑钧reads;。”

    “看那自信样子,似乎有所依仗啊!”

    “能有什么依仗?不过筑体六重乡巴佬。”

    周围传来一阵不屑讽刺时。

    而郑钧也走到罗成对面,正式比斗。

    “碎天拳!”

    郑钧一点也不墨迹,心想着一拳就把这狂妄家伙打趴下,让他知道自己厉害,顺便拿走他的灵液和贡献值。

    “掠影!”

    见到他动手,罗成也是不客气,拔剑出鞘,只见剑光霍霍,疾驰而去,轻而易举撕裂对方拳芒,疾点在对方胸口。

    郑钧完全没看清楚罗成出剑动作,只觉眼前一花,接着后退数步倒地,然后觉得胸口一疼,这把他吓得半死,还以为被剑贯穿胸膛,所幸仅仅是淤青,显然是留手的缘故。

    再一看罗成,他竟依然站原地,这让他艰难咽下一口吐沫。

    “这是什么武技?他怎么会得到这么厉害的武技?”

    “星阁里面有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那一剑根抵挡不了,我肉眼都跟不上。”

    正打算看好戏的弟子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看到郑钧落败,忍不住哗然一片。

    “笑纳了。”

    罗成走到郑钧面前,伸出手去。

    郑钧咬咬牙,老实的将灵液交出以及贡献值。

    得到这些,罗成没有离开,反而望向之前迫不及待想要挑战他的几人,一一扫过他们脸,接着微微一笑,看着其中一个,张开了嘴。

    “我挑战你。”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