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二章 世家少爷
  

  c_t;“成儿,你不必灰心,你真气被废,可根基还在。 如同一条河道,水源消失,可等找到机会,依能轻松灌满河水,爹爹会尽全力找到灵药帮你恢复。”

  记忆里,父亲的声音缠绕耳畔,充满着希望,可事实是残酷的,罗成身体状况要严重的多,丹田不仅失去真气,连得河道也被破坏,尽管不是太过严重,可要想灌满河水,已是难于上青天,他来到这世界半年,也尝试过修炼,但都无济于事。

  之前的罗成正是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选择自尽这条不归路,也因此让他到来。

  “他在这里坚持半年,我又能坚持多久?”

  罗成自嘲的笑了笑,随即想起送他来群星门家族管家的话。

  “成少爷,你是你父亲唯一的儿子,罗家的继承人,如今你的情况若是让人知道,必定会引起风言风语,若是族人对他们族长继承人都不予尊敬,族长威信也会动摇。将你送到群星门,暂避风头,这也是老爷无奈之举。”

  叹息一口气,罗成走到门派的山腰,一排建筑物依着山壁,青石铺着道路伸向拐角,他沿路走过,途中见到许多记名弟子,忙碌着手上任务。

  记名弟子大多来自普通甚至贫困人家的孩子,他们抱着梦想来到门派,希望能有朝一日飞黄腾达。而门派也给予他们这样的机会,不过却要付出大量时间来做杂务,只有少量时间修炼。

  纵然如此,记名弟子名额依旧炙手可热,相比一辈子碌碌无为,在门派有个盼头总归是好的reads;。

  走过拐角,在大山背阳一面,光线不足,显得比较阴暗,一个极长房子占据全部面积。还没走近,罗成就听到噼噼啪啪的敲打声,由着大门进去,更是感到热浪席来,不过他见怪不怪,这里是门派的铁铺,专门给外门弟子打造兵刃,也是他要完成的杂务任务之一。

  这个任务要比听起来轻松,记名弟子大多是来帮忙,并不是真要当铁匠学徒去敲打生铁,仅仅是做些打下手的活。

  可罗成脱掉上衣,熟练来到一个燃烧铁炉旁边,忙活一番后,抡起看起来小一号的铁锤,敲打一块发红生铁,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无奈。

  “哎呦!来的怎么早?嗝~不错不错!嗝~”没多久,一个双目浑浊的老者醉醺醺出现在罗成身后,手提着一个酒壶,他的面容依稀可以看出来年轻时的英俊,可如今已被邋遢取代,乱糟糟头发和胡须,说话时不断打嗝,满是酒气。

  这位是铁铺有名的醉铁匠,整天醉酒,醉醺醺的别说打铁,指不定把手都给敲断,所以把活统统交给分配在手下的记名弟子。

  于是,每个分配到他手下的记名弟子叫苦连连,怨声载道。最后管事想到个办法,即是每个新来记名弟子取代上一个去帮忙。

  所以罗成分配到铁铺时,就在这人手下忙活了一个月,后来有新人加入,也顺理成章换掉。

  谁知道那新人不愿,还把事情闹大,门派没办法,只好把醉铁匠遣走。当时罗成见他一个走下山去时候的那凄惨落魄背影,善心作祟,去向管事求情,并称愿意在他手下干活,于是成了现在这样。

  让罗成纳闷的是,这醉铁匠可没感谢的觉悟,反而指挥罗成更加得劲,还给了他一把特定铁锤,就是他手上比其他铁锤小一号的这把。

  还好罗成发觉自己确实挺喜欢铁匠这一行的,看着生铁变成精钢、塑形、最后成为一件成品,让他有种愉快感。

  “早来早收工。”罗成没好气回道。

  “嘿嘿,我看你是怕别人看见。”醉铁匠也不知有心无心,说出一句让罗成变色的话来reads;。

  他凝视对方一会儿,只觉得这醉铁匠一如既往邋遢,随意道:“我怕什么人看见啊?我又不是明星。”

  “你是怕人看到曾经天才的你,成了现在这样。”不料,醉铁匠一句话让得罗成震惊。

  罗成迟疑一会儿,垂下铁锤,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打铁,继续打铁,最近招收新弟子,需要大量武器。”醉铁匠灌了一口酒,等放下酒壶后,像是全然不知刚才说过什么,很是不满的催促他动作麻利点。

  见对方这样,罗成自然不甘心,打算继续追问,然而对方眼睛一闭,躺在休息的椅子上呼呼大睡,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举起锤子继续忙活。

  罗成不知道的是,本来睡着的醉铁匠正在睁着眼睛看他,浑浊瞳孔渐渐变得清澈,映照着他的打铁动作,不可思议的是,他打铁动作在对方瞳孔中,有了外界看不到变化。

  每次挥动锤子时,那小巧锤身会闪耀金光,在击打生铁那一刻,金光化为细流,顺着肩膀直达他小腹下三寸的位置。

  等到罗成大汗淋漓完成任务,正准备走人,醉铁匠意味深长说道:“今天回去好好修炼吧。”

  这句话导致罗成走到食堂都没明白,心里不断在想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莫非是某个长老说的?可长老不可能和铁匠有交集吧,他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无论怎么问,对方都是醉醺醺的不作答。

  无奈,罗成只好先填饱自己的五脏庙。

  群星门有专门给记名弟子准备的食堂,一个又大又宽大厅,一排一排长桌左右分开,上千记名弟子在饭点时准时到来,人声鼎沸,极其喧哗,都是和罗成穿一样衣服的少年少女。

  他走向左边区域,那里是给筑体三重及以下的弟子准备,无论营养或是味道比不过右边。

  连吃个饭都分的如此直白,一开始可是给罗成很大震惊,然而当搜索完不属于他的记忆时,才发现大陆上处处以实力为主,强者吃肉,弱者喝汤再明显不过。

  “这位不就是天才世家少爷吗?”

  忽然,当罗成正在五米宽走道前行时,右边饭桌边上传来一个讨人厌声音。

  罗成一开始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过了会才察觉到,侧目看去,只见一个壮硕十五岁少年坐在走道边上,肌肉发达,裸露在外手臂有人大腿粗,胸肌更是将衣物撑得鼓鼓的。他的面容也映衬着身材,粗犷带着野性,正嘲讽看着他。

  罗成认识这人,记名弟子中小有名气的赵鹏,筑体五重天。

  赵鹏身边男男女女和他一样,用着一种饶有趣味、像打量某个新奇宝物似的眼神看着罗成,可随之而来流露的则是惋惜、可怜、同情乃至幸灾乐祸。

  罗成又看到正歉意看着自己沈阳,他也坐在右边的饭桌。

  这一下,罗成算是知道醉铁匠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了,想来今天新来的弟子来自大罗域,或者大罗域周边势力,将他给暴露了。

  罗成步伐滞留一会儿,便继续往前走去。

  赵鹏显然不让他如愿,迅速拦在前面,站起来时足足比罗成高一个头,嘴角挂着一抹嘲弄,“听说少爷你八岁就练出内力了?”

  少爷两字,咬的极为怪异。

  周围弟子眼看如此,皆是看好戏围过来,不知情交头接耳,很快以“天才少爷”为基础的各种版本故事疯狂流传,有人说罗成是黑铁级势力的少爷,甚至赤金级天才少爷。

  但因为欺男霸女,遭到报应,在势力斗争过程中,被敌方毁掉修为;又有人说是报应,在欺辱一个少女时,被某个厉害强者出手教训。

  无论什么版本,反正就是遭到报应,不然怎么和他们这些乡野村民或是普通人家孩子混在一起呢?

  见周围弟子关注,赵鹏更觉得有趣兴奋,丝毫不顾罗成冷漠表情,上前双手推向他的胸膛,使得后者踉跄几步。

  “嗯?”

  赵鹏一怔,本以为会让罗成来个屁股落地,谁知道仅仅是这种程度,旋即不以为然,说道:“这要是在你们家领地,我这么做是要被砍掉双手的reads;!可是现在……我的双手却完好啊!”

  他话说完,发出刺耳大笑,像是非常过瘾。

  “让开,不然你会受伤的。”罗成说道,神色不变,坚定的目光,透露出刚强不拔之气,这凛然气势,强如巨虎,赵鹏亦为之慑服,半响没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紧接着,赵鹏用不可思议看着他,气得满脸通红,正是要动手,可看罗成有恃无恐样子,不由想到,“不对劲啊,入门时他才能击碎筑体三重石墩,我可是筑体五重天,难道他有其他依仗?”

  他想到罗成是世家少爷,可能有厉害武技!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变得左右为难。

  而罗成肃然看着他,他不是开玩笑,他尽管被人废掉内力中练出来的真气,实力下降,但还是筑体三重,与对方相差两个层次,那不属于他的记忆告诉他,他纵然击败不了对方,对方也击败不了自己。

  “够了。”

  僵持中,沈阳站了出来,是他将今天所见所闻说出来的,没想过引来这样恶果,他走到两人中间,向赵鹏道:“我跟你说那些,不是让你做这些的。”

  “哼,今天就给你要个面子,让你家少爷好好呆着。”

  赵鹏正想找个台阶下,马上放了一句狠话后,坐回原位。

  众人眼看没打起来,不由失望散开。

  “对不起,我没想过会变成这样。”沈阳不好意思说道,语气有些恭维,他本不确定罗成就是那个天才,可当他把这事一说,那赵鹏便去查了记名弟子登记信息,发现罗成来自大罗域,于是一切也就顺理成章的了然。

  “没什么,只是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罗成一问,接着从对方他嘴里得知四个人名字,暗暗吃惊一把,这些人以前可都是跟在他屁股后面求指点的家伙,现在他们都成了外门弟子,自个还在打杂。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