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八荒武神 > 第一章 记名弟子
  

  c_t;拂晓时,天色灰暗,万物像是被墨泼染。

  十四岁的罗成手提着竹制扫把,从简陋的院子走出,穿过静谧小路,来到迎客广场。

  广场十分宽阔,能容纳数十辆马车并列不显拥挤。由着一条石板铺成的大路贯穿,一边顺着山脊通往山上,一边延伸到相反方向的平原尽头。

  一座雄伟的拱门立在广场中央,挂着牌匾,上面有着三个笔走龙蛇的大字:群星门。

  初秋的晚上,使得广场满是树枝落叶和碎石子reads;。

  罗成由南向北挪动,手上的扫把富有节奏清扫着,接着又从北到南,所过之处的地面迅速恢复干净整洁。

  不知不觉,第一楼阳光从场边的大树洒落在地,明亮金色光斑正好落在他身上,削瘦的身子穿着料子粗糙的布衣。完事后,他拄着扫把,挺直背脊,舒缓酸疼,擦掉额头汗珠,一张平凡少年的面貌,唯独眉宇间透露着英气,一双眸子漆黑灵动,还有着一份同龄人没有的阴郁。

  “穿越成少爷的身,却是个扫地命,真是晦气。”罗成忿忿不平暗骂着。

  现在的罗成不是以前的罗成,准确来说不再是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

  他来自一个乏味世界,浑浑噩噩的渡过四年大学生涯,接着投入职场,满怀的热血被时间冲淡,青年的朝气蓬勃也被无情磨平了棱角。按班就部的上班,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只为那撑不过一个月生活花销的工资,还当上了卡奴。

  每天的乐趣仅是下班后泡在网络上的时光。

  他厌倦了,也麻木了,并渐渐懵懂向往小说中的世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意恩仇,潇洒自如。即可游历名山,又能在宁静湖畔小屋赏月,不必将青春年华浪费在钢铁水泥的巨兽腹中。

  上天似是明白他的意愿,在见过相恋三年女友家长后,他喝得酩酊大醉,满脑子都是丈母娘势力嘲讽的嘴脸。最后也不知道走到哪条马路,只觉得身后一道耀眼白光,接着整个人开始飞翔,当再次睁开眼,已是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罗成心里渴望的世界。

  这里强者为尊,实力为王。

  人能通过习武获得匹敌猛兽的力量,并远远不止如此。[ ]

  唯一让罗成心有芥蒂的,是他穿越这具身体。

  也叫罗成,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当然这不是重点。

  这个罗成就论出身,乃是世家少爷,并且还是武学天才………可那是一年前的事情reads;。

  他刚穿越那会是半年前,武学天才被人废了,辛苦修炼而来的成就付之流水。

  问题自然而然的变得严重,在这样一个世界,失去竞争翘楚资本,简直和残废差不多。这不,世家少爷被打发到门派当记名弟子。

  罗成肉没吃上,酒没喝着,倒是扫地功夫练到炉火纯青。

  忽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罗成还没来得及回头,便听见一个爽朗声音传到耳畔。

  “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勤快啊。”

  回首望去,便见一个身穿相同衣着,与他一样高,还大两岁的少年踏步而来,身子壮硕,面容淳朴,可一双眼睛时不时的会流露出精明狡黠。

  “沈师兄。”罗成不亢不卑叫了声,心里却想着自己一个新来的,能不勤快吗?你们这些老资格嘴动的可比手多。

  沈阳扫了眼广场清洁情况,眼中流露出满意神色,忽然说道:“近来修炼如何?昨天为兄去测试石柱,现已到筑体五重,你若是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尽可问我。”

  “恭喜沈师兄,十五岁就到筑体五重,成为外门弟子指日可待。”罗成恭贺一声,却不谈修炼的事,说话时胸膛弥漫淡淡苦涩,他穿越来时,这具身体被人废了,丹田如同漏气皮球,修炼起来比最差的人还差三分。

  沈阳也不是真要指点罗成,而是炫耀自己成就,所以听到他话,颔首笑道:“也是,虽然比不上世家子弟十二三岁就到筑体六重,可他们从小有资源培养,我们不同,得靠毅力和努力,我现在这天赋,在记名弟子当中已是佼佼者。不过说到世家子弟,今天倒有新的外门弟子到来。”

  听到最后一句话,罗成眉梢微微一扬,讪笑道:“师兄,我可不可以先走?”

  记名弟子在门派的身份最为下贱,平日里一切杂务都由他们干,罗成负责的就是广场这块,不仅要打扫卫生,要是有外宾到来,还得去通报。

  “又先走?”沈阳愣了会儿,而后不悦道:“你啊你啊,尽管天赋较差,但也不要妄自菲薄,新来弟子是世家少爷小姐,直接以筑体六重实力成为外门弟子。可你只要努力,也是可以的。”

  罗成知道他误会了,以为自己羞于见身份高贵之人,不过真相倒也差不多,半年时间,他跟以前的罗成灵魂融合,有了相同的喜怒哀乐,以前在修炼上出众的天赋给他赢来极大名气,这要是让认识的人看到现在样子,那该多尴尬丢人,这也是家族把他送来的原因。

  他又说了几句,沈阳只好让他离开。

  罗成走后不久,沈阳便瞧见平原大道尽头出现四道黑影,迅速靠近,待到轮廓清晰后,他瞧见是四名十三四岁的两男两女,骑着骏马飞驰而来,隐约还能看到彼此正在交流。

  “看到群星门了!”说话的是名身穿火红纱裙少女,美丽动人,长发束在耳后,神情透露着娇蛮,她一马当先,远远瞧见远方建立在大山中的群星门。

  从她角度看过去,迎客广场坐落在一处山丘,由着往上是座雄伟大山,各式各样建筑群坐落其中,楼台宫殿紧挨大山,前迎瀑布,称得上壮阔。

  “还好!群星门排在三宗六门的六门最后,但现在看来,还不至于寒酸。”接过话的少年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身穿玄色劲服,衬托出健壮身体,五官清秀,但总是抿紧着嘴,轻蹙眉头,像是对任何事都宣泄着不满。

  “的确。”

  另外一男一女欣慰点点头,分别骑在队伍两侧。骑在左侧少年白衣白裤,是这四人中年龄最长的。右侧少女身穿水蓝色褙子,以白色搭配,经过特意修改,使得在保持衣服特色时,方便动作。乌黑亮丽长发梳着两根辫子,分别在左右脸颊,额头也有散落刘海,大眼睛水灵灵,让人感到温婉气质。

  对于自己所处门派,四人总会有所期待,如今远观群星门,还算满意。可这份满意还没维持多久,便不可抑制想到三宗六门其余门派是何等光景!

  “那肯定啊,罗成哥哥也在这群星门,他可是天才。”红衣少女露齿笑道。

  其他三人一听罗成这个名字,脸色顿时变化,皆透露出敬佩,倒是那玄衣少年而后又有点不甘撇了撇嘴,死死盯着红衣少女。

  当四匹骏马行至拱门时,四人表现出超群马术,稳健停在沈阳身前reads;。

  四人见沈阳身穿粗布衣,便知他身份,没有下马,居高临下看着。

  沈阳见怪不怪,反而羡慕这鲜衣怒马的四人,一看便知是大家族的少爷小姐,衣服全都是用上等绸缎,做工精美,尤其是那玄衣劲服男子,袖口胸边都绣有金丝图腾。而这对姐妹,当真貌美如花,各有千秋,让他失神了好一会儿。

  “四位可是新一届的外门弟子?”沈阳说道,实际不用问也能知道,这四人体内气血沸腾,如龙似虎,分明是筑体六重,并且比他小三四岁。

  “正是,我叫石轩,穿玄衣的李锦,这两位姐妹是柳婷和柳莺,这是我们证明。”穿白衣的石轩拿出一张帖子。

  沈阳接过证明,看了一眼后,恭敬递还回去。

  “你们径直上到山腰,那里有迎客楼,会有人接待你们。但若是你们有什么想要了解,尽管开口。这群星门大小事,我都略知一二。”

  “有劳了,不知我们的马匹该怎么办?”石轩正有询问意思,要是全然不知上山,说不定会闹出玩笑。

  “这很简单,你们上山处理好后,会有人带它们去马房,门派会让人喂养,以备你们需要时用,当然会收取费用。”沈阳想都不想,显然这个问题经常遇到。

  这时,红衣少女柳婷策马上前,似是也有问题要问。

  “你可知这里有位叫罗成的师兄?”

  “罗成师兄?”沈阳一怔,显然对把这个名字和称呼连在一起感到惊愕。

  “你一定知道,对不对!罗成哥哥可是大罗域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在门派定当风华绝代!”柳婷又道,身后三人也是投来炙热目光,想了解罗成现在近况。

  “天才?”沈阳眨了眨眼,心想说的应该不是他想的那个人吧。

  “是啊,罗成哥哥八岁时达到便到六重天,十岁达到十重!而且罗成哥哥为人极好,不像其他天才不可一世,会对我们言传身教,我现在能达到六重天,还多亏罗成哥哥指点reads;。”柳婷说道。

  “这个……门派大小事我都了解,可外门弟子上千,还真记不住每个弟子的姓名。”沈阳震惊好一会儿,方才迟疑道。

  这显然不是柳婷想要答案,怏怏不乐走开。

  石轩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丢了一枚金币,接着四人往山上而去。

  见到柳婷郁闷样子,身穿玄衣的李锦马上殷勤道:“那人只是记名弟子,也称为杂役弟子,是门派最底层的人,做些苦活。在空余时间习练武学,可纵然如此,他们有的连门派真正大门都进不去,不知道罗成哥也不足为奇。”

  “那倒也是,我们去找罗成哥哥吧!”柳婷一听,绽放出欢快笑容。

  八岁六重天,十岁十重天?

  四人走后,沈阳还傻傻站在原地,觉得手上的金币跟心中的震撼完全不值一提。

  真武大陆,强者为尊,人人习武。

  强大的力量,是拥有财富、名声、势力基础。

  在人们前仆后继投入下,武学之道大放光彩,传闻厉害的武者能够飞天入地,掌劈大山!

  但万丈高楼平地起,任何一个人想要成为强者,都得经历必要的过程,如初学者的筑体十重境界。

  筑体前五重,都是锻炼肉身,而到筑体六重时,会于丹田储存内力,也是群星门乃至其他三宗六门外门弟子的收徒要求。

  接着要将内力贯穿**必要经脉,一路冲破筑体十重,才能踏入真正的武学领域。

  根据个人天赋和身份不同,成就也不一样。往往世家弟子在资源培养下,十五岁以下达到筑体六重。超过这个年龄,称为资质平庸,而像沈阳这样的普通人家孩子,十五岁淬体五重,还有一年努力时间。

  可想而知,八岁就筑体六重,是何等妖孽的天才!哪怕沈阳对世家子弟有所偏见,也是由衷的感到不可思议。

  ...  

看过《八荒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