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04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到时候又赖我讹诈你!”男人十分傲娇的说。
  
      司徒清忍不住笑起来,这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真是令人瞠目,他本来就是碰瓷的,现在却把自己说得很是清白。
  
      “行了行了,不赖你,快点,我是为了这个城市的交通流畅!”
  
      男人这才点点头,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司徒清踩了一脚油门,车子无声无息的向前滑了出去。
  
      “豪车就是豪车,坐着真是不一样!”男人在真皮座椅上挪了挪,把那条假腿摆放得舒服一些。
  
      司徒清瞥了他一眼说:“你还真见过世面,碰瓷也知道碰好车,是觉得我很好骗,人傻钱多吗?”
  
      “嘿,你还别说,我真的研究过,这个业务啊,水很深的!”男人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的从后视镜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潇洒的用手指梳理了一下。
  
      司徒清不禁轻轻的摇了摇头,这都是什么啊,一个街头无赖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着自己的所谓业务。
  
      男人看到了司徒清的反应,不快的说:“你还不以为然?要不是我干一行爱一行,今天能顺利的从你手里拿到钱?何况我还摔坏了你的手机!”
  
      “那是我一时心软,否则早就把你扭送到公安机关去了!”司徒清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街边的情况,想着找个合适的地方让这个男人下去。
  
      “别啊,我这不是出于无奈吗!你看看我,瘸着腿,身体又不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我总得做点什么糊口对不对?”男人吸溜了一下鼻子,又咳嗽了几声。
  
      司徒清觉得这个人还有点意思,他从来就不歧视伤残人士,因为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我说的是真的,以前我四肢健全的时候,做起农活来可是一把好手!可惜,老天爷不赏脸,让我碰到了百年难遇的大地震,毁了我的生活。”男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可能是碰瓷碰得他变得很油滑了,而且见多了人间冷暖,很难得跟人说说真心话,这次遇到司徒清,不但没有跟他较真,还对他挺好的,所以情不自禁的就想倾吐一番。
  
      司徒清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对男人说:“地震?”
  
      “是啊,半年前我还在老家务农,那场地震不但让我失去了老婆孩子,还丢了一条腿,想想就觉得心里难受。”男人动了真情,眼角都湿润了。
  
      “半年前?你是哪里人?”司徒清心里一惊。
  
      那个时候,自己不正是带着部队出去救援灾区百姓了吗,还跟陈媛变成了患难之交。
  
      这个男人不会跟陈媛是老乡吧!
  
      “半年前的大地震,世界各地都知道是哪里了,你还问我这个!”可是男人却没有回答,啧啧的扁着嘴,好像在嘲笑司徒清不关心国家大事一样。
  
      “青山乡,你是青山乡人?”司徒清看到一个路口,可是他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开过了。
  
      男人指着窗外说:“喂喂喂,你可以在这里把我放下来的!你要做什么,是不是拉我去公安局?你们城里人不能这样不讲信用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你放心,我不会的,只是那场地震跟我多少有些关系,我想多跟你聊几句而已!”司徒清耐着性子说。
  
      “地震有什么好聊的,无非就是死人,伤残,家破人亡,这些都不是让人愉快的回忆。”男人悻悻的回过头,有点质疑的意思。
  
      司徒清点点头:“确实,因为当时我参与了救援,所以心里还是有些感触的。”
  
      “你参与了救援?你是志愿者?”男人瞪大眼睛。
  
      司徒清笑了笑:“我是带兵过去的。”
  
      “政府的人?我就说嘛,你这样的有钱人怎么会跑到灾区去做那些又脏又累的活儿。”男人拍拍身上的灰尘,弄得车厢里一片迷蒙。
  
      “别管我是干什么的了,你就说你是不是青山的人吧!”司徒清觉得世界还真是很奇妙,如果男人是当地人,那就是陈媛的老乡,说不定还彼此认识呢。
  
      把陈媛带到城里这么长时间了,她身边一个亲人和朋友都没有,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要是陈媛跟这个人是认识的,一定会很开心。
  
      男人充满怀疑的看着司徒清:“你是国家机关的领导吗?你问这么仔细,是不是想把我遣送回去?你不能那么做,我一回家就会想起从前,真的是心如刀绞!”
  
      “我不会的,就是问问。”司徒清也没有计较男人的态度,因为他很理解经历了那场灾难之后人们的心理
  
      陈媛就是这样的,不愿意回头去看那些惨痛的日子。
  
      触景伤情,所以陈媛一直以来都很抗拒这个话题,司徒清偶尔跟白迟迟讨论起,还会责备白迟迟不够体贴
  
      “既然你我今天有缘,那我就信你一次!对,我就是青山乡的人,你猜得没错。”男人豪爽的拍拍胸口,觉得自己对司徒清也算是一片赤诚了。
  
      “青山乡人。”司徒清喃喃的说。
  
      男人看着他:“好了,我都跟你坦白了,你快点把我放下去吧!”
  
      “不要着急,就像你说的,我们还算有缘,让我请你吃个饭好了,你这么早出来碰瓷,肯定没有吃早饭吧?”司徒清没有贸然提起陈媛,还想多打听一些情况。
  
      男人正要说话,肚子就咕咕的叫了一声,他笑着说:“还真是!这一行可辛苦了,早出晚归的,还不见得可以成功!”
  
      “那你还干这一行!”司徒清对他也是无语了。
  
      没见过这么热爱自己的行业的无赖。
  
      “我要是不干这一行,也不会碰到你的车,你也别想从我嘴里听到你想听的话。”男人挺嚣张。
  
      司徒清忍了,他对男人说:“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是无言以对,那我就请教一下,先生尊姓大名。”
  
      “我叫吴德勇,今年四十三岁,青山乡人,因为地震之后没有了腿,干不了活,也不想留在家里哭哭啼啼的,所以就来到这个大城市讨生活。”男人这次没有再扭捏。
  
      司徒清点点头:“吴德勇,你的嘴上功夫还不错,这么多话的人,怎么可能干得一手好农活?”
  
      “怎么不能,我干活说话两不耽误!告诉你,在青山乡我还是个名人呢,就是因为我肚子里的话一箩筐,大姑娘小媳妇都爱听我讲个笑话什么的!”吴德勇不服气的说。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好了,你要吃点什么?”司徒清看看时间,决定先把这位敬业爱岗的碰瓷人士带去填饱肚子,可能他的话就更多了。
  
      吴德勇笑着说:“我来到城里这么久了,老是看到一个餐厅的生意很好,也想去试试,就是兜里没钱。”
  
      “什么餐厅,你记得名字吗?”司徒清心想,这个男人整天在街头流窜,看到一些高档的餐厅也不敢靠近,还是挺可怜的。
  
      反正他是陈媛的老乡,请他吃顿好的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不记得名字,不过那个门口总是有个白胡子老头的塑像,笑眯眯的。”吴德勇想了想。
  
      “白胡子老头?”司徒清脑子里马上跳出一个形象。
  
      吴德勇点点头:“是,还是个外国老头!”
  
      “哈哈,有眼光,那可是一家全世界都有名的大餐厅!”司徒清忍不住大笑起来。
  
      “真的?我就说嘛,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老板肯定赚得全身都在流油!”
  
      “行行行,我就带你去吃那里的招牌菜!”司徒清笑着把车拐了一个弯,来到附近一个商业区。
  
      吴德勇把脸贴在窗玻璃上,惊喜的说:“就是那个老头,你还真是有钱人,一听我说就知道是哪里!”
  
      “走吧,随便你吃,管够!”司徒清找个地方把车停好,带着吴德勇来到了一家肯德基的门口。
  
      “我这样子,能让我进去吗?”吴德勇居然有点羞涩起来。
  
      司徒清笑着说:“能,只要你别再碰瓷,正经找个工作,人们也不会瞧不起你。”
  
      “我上哪儿找工作去啊,我这副德行!”吴德勇沮丧的说。
  
      其实司徒清一听说吴德勇是青山乡人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帮帮他了。
  
      不光是因为他乐善好施,还有个原因,当然就是陈媛了。
  
      既然吴德勇是陈媛的老乡,帮助他就是义不容辞的事情,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先吃东西,我会帮你想办法的。”司徒清推开门,吴德勇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司徒清指着点餐台说。
  
      吴德勇笑着说:“这么高级的地方,我哪会点菜啊,随便吧,反正是你给钱。”
  
      “行,那就一样来一份,你觉得哪种好吃就再点好了!”司徒清此刻在吴德勇的眼中,简直就是个超级贵人。
  
      看着满满一桌子的炸鸡薯条,吴德勇眼睛都花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下手。
  
      “你慢慢吃,我有些话想要问问你。”司徒清拿了一个鸡腿塞到吴德勇的手里。
  
      “好,你随便问!”吴德勇耸耸鼻子,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满脸的惊喜。
  
      唉,要是陈媛看到自己的老乡这个样子,一定很心酸的,司徒清一时之间很是感叹。
  
      不过想到陈媛的乡愁就要得到释放,司徒清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