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03
  司徒清一路开车去公司,脸色铁青,一想到白迟迟对秦雪松那么关心,还为他垂泪,心里就一阵阵的不爽。

  这个傻老婆,明明就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可是却不肯擦亮了眼睛看清楚秦雪松的为人。

  她单纯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有个如此明察秋毫的老公替她把关一切,她居然毫不领情,还那么固执。

  司徒清越想越觉得白迟迟不可理喻,加上之前在外面呆了一夜,没有休息好,整个人都变得黯淡起来。

  握着方向盘,手指关节上的伤很明显,司徒清不禁想到了陈媛昨夜的那些举动,心情越发复杂。

  陈媛本来就挺可怜的了,可是白迟迟一点都不理解,她都要做妈妈了,怎么会这么小心眼!

  一个地震中的孤女,无依无靠,对共同经历了生死的大哥产生了依赖感,这不是很正常的吗,白迟迟从前的大度和宽容,到底去了哪里?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秦雪松。

  就是因为白迟迟太过于相信那个痞子,所以才找个借口,好让内心平衡吧。

  司徒清觉得如果没有秦雪松,白迟迟是不会这么故意找茬的,但是想了一下,司徒清还是对故意刺激白迟迟有点内疚。

  干嘛要假装亲吻陈媛呢,还让本来就不高兴的白迟迟看到,她现在是个大肚婆,受到这种伤害实在是不应该。

  算了,毕竟自己是男人,还是不要这么纠结,到了公司之后打个电话好好跟白迟迟说一说,哄哄她吧。

  这么想来想去,司徒清的注意力就有点不集中,等他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出现的时候,脑子一下就乱了。

  “吱嘎!”尖锐的刹车声划破了街道,司徒清只觉得车子似乎震动了一下,他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糟糕了,司徒清怎么都不会想到在快车道上会突然出现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但是,现在的情形容不得多想,司徒清毕竟是受过了多年正规训练的军人,在关键时刻还是很清楚应该做些什么。

  他赶紧下了车,来到车头处一看,一个男人倒在车轮旁边痛苦的呻吟着。

  “你怎么样?对不起,我马上给你叫救护车!”司徒清拿出手机。

  那个男人一把抱住司徒清的腿,大叫着说:“你是怎么开车的,有钱了不起啊,开豪车就可以这么横行霸道吗!”

  “啊?”司徒清愣住了。

  开豪车是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自己并没有横行霸道啊,这里是绕城高速,本来就不应该是行人走的路。

  说起来,这个人在车流如织的马路上违反交规,导致车祸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他才对吧。

  可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肉身凡胎,自己是钢筋铁骨,撞坏了别人始终是难以心安的。

  司徒清赶紧蹲下来,看着这个脸色蜡黄的男人说:“是,我没有来得及踩刹车,是我的不对,你好好躺着,等救护车来了以后我会把你送去医院的,你的所有费用都有我负责!”

  “你说什么我就信吗?你们这些有钱人,整天欺负我们这种可怜巴巴的穷人,没天理啊!”那个男人愤怒的揪住司徒清的衣袖,使劲的哀嚎着,声音听起来实在是渗人得慌。

  “你伤到了哪里?放心,我会给你最好的治疗!”司徒清觉得无论如何,自己还是开车时不够小心。

  男人翻着白眼说:“我的腿,我的腿废了!”

  “你的腿吗?等我打完了急救电话,医生来了就好!”司徒清再次拿出手机,可是却被那个男人一把夺走,狠狠的砸在马路上,一辆飞驰的车把手机压成了零碎。

  司徒清有点生气,这个人真是的,自己不是一片好心吗,他干嘛要弄坏如此重要的求救工具。

  “你要赔偿我,马上,现在,快点!”男人尖叫着支撑起上半身,司徒清这才看到他的腿真的在车轮下面。

  “不行,你要去医院!”司徒清想要站起来拦一辆车,可是男人却死活不肯松手。

  司徒清此刻已经冷静了不少,他看着头发凌乱,脏兮兮的男人,又看看自己那被碾碎的可怜的手机残骸,心里隐隐约约觉察到了这件事情的不正常。

  怎么会有人承受着腿被车轮压着这么巨大的痛苦,还有力气鬼哭狼嚎的呢?

  不但如此,不去医院,不让叫救护车也就算了,还丢掉车主的手机,而且现在就开始谈钱。

  是的,一定是遇到碰瓷的了。

  这样快速的车道上,这个男人还敢跑过来被车撞,这种职业勇气真是太令人佩服了。

  “你放开我,我给你看看腿怎么样了。”司徒清听到男人中气十足又理直气壮的声音,知道了问题可能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严重。

  “放开你,你跑了怎么办?赔钱赔钱!”男人气势汹汹,瞪着一双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眼睛。

  司徒清是什么人,他在部队里看到过的各种伤势太多了,腿被压断了会疼成什么样他很清楚。

  所以,这个男人绝对是在演戏,可是他的腿确实被车轮死死的卡住,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清指着马路边说:“交警巡逻!”

  男人被吓了一跳,视线随之转移,司徒清趁机在他的腿上按了一下,那种触感十分熟悉。

  假腿,这是一条假腿。

  带兵出任务的时候,年轻的官兵们经历过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痛楚。

  伤到了腿,装上义肢,这种事情司徒清看过不少,也心酸了不少,他太知道触摸到那种不属于人体的假腿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个残疾人,可是他居然利用自己的断腿来碰瓷,不是破罐子破摔就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吧。

  司徒清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男人说:“你要多少钱?”

  “根本就没有交警,你故意这么说的吧?哼,想吓唬我啊,告诉你,我可不是吃素的!你有多少钱我就要多少钱,就怕你拿不出来那么多!”男人有点恼羞成怒。

  本来把司徒清的手机丢掉就是预防他报警的,刚才被他那么一嗓子吓得不轻。

  哪有什么交警巡逻,这小子是故意的!

  “你要多少我都拿得出来,可惜,这些钱不是用来给你这种骗子的!赶紧给我起来!”司徒清冷笑一声,霍的站了起来,凛然正气让男人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

  “骗子,谁是骗子?”男人结结巴巴的说,可是眼神却明显的出卖了他。

  司徒清笑着说:“看你这样子,经验不够丰富啊!”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撞坏了我的腿,你就该赔钱,这是天经地义的!”男人嘴硬。

  可是司徒清却懒得再跟他纠缠了,这里车来车往,影响到了交通不说,被过往的司机看热闹也是一件非常容易引发事故的事情,还是快点结束了走人的好。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真的报警了!”

  “你手机都没有,怎么报警?”男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假装镇定的说。

  司徒清笑着说:“你都说了我开着豪车,豪车上有个车载电话什么的不是很平常?”

  “车载电话?”

  “对,快点快点,一会真的闹出事故可有你好看的!”司徒清踢了踢男人的腿。

  可是男人却趁机大叫起来:“压断了我的腿,你还踢我,有没有人性啊!”

  “别装了,我一碰就知道你那是假腿!”司徒清有点不耐烦了,转身准备上车。

  可是男人又一次抱住他:“你还想跑?”

  “跑什么跑!你碰瓷一次也不容易,几乎是卖命演出,我会给你点辛苦费的,但是你不要再闹了!”司徒清拿出钱包,哗啦啦的扯了好些张粉色大钞出来。

  男人眼看着自己被揭穿,这戏是演不下去了,而且还把人家的手机给弄坏,心里正打鼓呢,没想到司徒清居然还要给他钱,脸上有些讪讪的。

  “你,你说真的?”

  司徒清把钱递给他:“我说真的,虽然你这种行为十分令人痛恨和鄙视,但是你也不容易,拿着吧!”

  “那,你的手机呢,我可没钱赔你啊!”男人一边把自己的假腿从车轮下挪出来,一边说。

  司徒清笑了起来,心想你还挺老实的,竟然自己主动提出这个问题来了。

  “别笑,就跟你说的一样,我容易吗我!”男人三下五除二把假腿收拾好,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

  “你再耽搁下去,我怕别的司机都帮我报警了!”司徒清把钱塞到男人的手里,摇着头说。

  那个男人有点感动,他拿着钱,对司徒清说:“那就,那就谢谢了啊!”

  “你还有脸说谢谢,赶紧走吧,这活儿可是玩命,以后别这么干了!”司徒清哭笑不得。

  男人突然换了一张嘴脸,凄惨的说:“我要是有别的办法,怎么会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别找借口,你实实在在是碰瓷!”司徒清边说边打开车门,看到男人还孤零零站在路中间,他动了点恻隐之心。

  “算了算了,你再横穿马路说不定真的就被撞死了,上车吧,我送你到路口!”司徒清打开车窗,冲着男人喊道。

  那个男人楞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司徒清会这么说,这是遇到什么人了?

  “你给我快着点!”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