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02

  
  白迟迟一边随意的看着杂志里的那些漂亮的风景画,一边笑着说道:“这怎么叫做招惹是非呢,我是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不想让清白白的受伤。”
  “可是迟迟姐,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也是我引起的,你这么说我会觉得很愧疚的!”陈媛有些心慌。
  虽然她觉得自己在迪厅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什么DJ,可要是人家看清楚所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白迟迟不是很麻烦吗。
  如果真如白迟迟所说,那个DJ是她的后辈,而且又跟菲利普是同事,弄不好还真的从他口中得知了自己设局让司徒清过来的真相,这可不行,必须要阻止。
  白迟迟放下书,看着陈媛说:“你会觉得愧疚吗?既然如此,就不要刻意避开我和清,一个人跑到迪厅去。”
  “对不起迟迟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心情不好而已。”陈媛心里很不痛快,因为白迟迟一语中的。
  “就算心情不好,你也可以跟我说,或者你在家里跟清说,不要去灯红酒绿的场合买醉,那样真的很不好。”白迟迟已经看出了陈媛的紧张,心里还真是起了一些疑心。
  电视电影里看得多了,所谓流氓,其实跟美女或者英雄有着微妙的关系。
  只是,这一次,扮演流氓的人应该不是司徒清安排的。
  陈媛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是白迟迟本来就占理,而且说起来还是为了她好,也只能低下头说:“是,迟迟姐你说得很对,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算了,就像你说的,过去了的事情就不用去追究了,而且清肯定也把那人教训得不轻。”白迟迟很轻松的说。
  是啊,司徒清出手一定不会吃亏的,他自己虽然受了伤,可是对方也不会好过。
  白迟迟现在已经在言语和态度上都占了上风,所以她觉得也不用咄咄逼人,否则反倒是有些得理不饶人了,到时候会让司徒清觉得自己是一个蛮横的女人。
  不过,对陈媛也算是旁敲侧击够了,如果她以后还要用同样的招数,那肯定也不会像这次一样奏效。
  “是的,清姐夫很厉害。”陈媛突然也觉得没有了攻击白迟迟的兴趣,淡淡的说。
  白迟迟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这种气氛变得有点尴尬,陈媛本来想要趁着司徒清不在家,好好刺激刺激白迟迟,没想到被她反戈一击,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而且现在的白迟迟,悠闲的看着杂志,陈媛在她身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想个办法让自己下台阶了。
  所以陈媛指着杂志上的一幅画说:“迟迟姐,你看这里是不是很漂亮,阳光沙滩,椰林树影!”
  “是啊,我也很喜欢这种热烈而充满活力的感觉。”白迟迟自从怀孕之后,确实也跟以前那种黯然的心态有了很大的不同。
  少女时代的白迟迟,尽管双亲都是残障人士,可是她还是积极面对生活,努力想要从卑微中获得更多的正能量。
  但是难免还是有些悲春伤秋,特别是被秦雪松背叛,又误解了司徒清和文若,所以白迟迟一度对落叶,萧条的景色很有感触,心有戚戚。
  但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又有了孩子,为母则强,白迟迟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因此,她变得更加阳光,特别是在陈媛和各种居心叵测的敌人面前,越战越勇。
  “迟迟姐,就快要中秋了,你听说我们公司抽奖去欧洲旅游的事情了吗?”陈媛换了一个话题。
  白迟迟点点头:“我知道,听清说起过。”
  “如果清姐夫抽中了,你会不会去?”陈媛故意这样问道。
  不过白迟迟却没有做出正面的回答,她只是说了一句:“这事儿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我抽中了,请你和清姐夫一起去,好不好?”陈媛假装乖巧的样子。
  白迟迟看着她:“我听清说这是个家庭式的旅游套餐?”
  “对,你们就是我的家人嘛!”陈媛的本意就是想要让白迟迟知道,她对于司徒清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可是这样一说,反而让白迟迟想起一件事情来,这已经在她心里埋藏了很久了,一直都想说。
  那就是,陈媛怎么对她在地震中逝去的亲人完全不管不顾了呢?就算是痛彻心扉,也应该找到他们的遗骨好好安葬才对,怎么能如此狠心,从此一句不提。
  趁着这个机会,不如问一下,看看陈媛到底要怎么回答。
  如果一个号称善良单纯的女孩子,对自己的至亲都没有一点点的悲痛感伤,那还有什么说服力?
  “媛媛,我有个问题,说出来你不要太难过。”白迟迟对自己的父母那么感恩,她无法理解陈媛的这种态度。
  陈媛看着她:“什么问题?”
  “就是,你在地震中不是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了吗,你怎么就没有想过祭奠他们?”白迟迟问了这句话之后,又觉得似乎挺残忍。
  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剥开陈媛的伤疤,也许陈媛真的是不想要再去触及那种疼痛呢。
  白迟迟毕竟不是一个心狠的女人。
  “迟迟姐,我觉得,从废墟中站起来之后,就应该勇敢生活下去,沉溺在过去是不明智的。”陈媛脸色一变。
  跟司徒清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陈媛从来都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事,她都几乎要忘记了。
  可是没想到,白迟迟竟然还惦记着。
  她在怀疑什么?
  “缅怀逝去的亲人怎么会是沉溺在过去呢?马上又是中秋节了,不如在节前我替你安排一下,回去打听一下怎么样?”白迟迟听了以后觉得很不舒服。
  陈媛怎么可以这样说,那些都是她的亲人,什么叫做不明智!
  “不用了,迟迟姐,我想你也知道,我不愿意面对那种刻骨铭心的悲伤。”陈媛冷冷的说。
  “好吧,我也不会勉强你,这毕竟是你自己的私事。”白迟迟总觉哪里不对劲。
  陈媛点点头:“谢谢你,迟迟姐。”
  “怎么这么客气,我其实也是多管闲事,想着让清托部队的人帮你找一下亲人的遗骨好好的安葬。”
  “不用了,让他们跟青山故土合为一体也不错。”陈媛才不想让白迟迟去打听自己的底细。
  “也对,你说得没错。那好吧,我祝你能够抽中特奖!”白迟迟笑了一下。
  陈媛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今天怎么跟白迟迟说话这么费劲,她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自己都快要跟不上节奏了。
  但是,白迟迟虽然打住了这个话题,心里的疑虑却越来越深,陈媛怎么这么冷漠无情,她不是说,父母和弟弟是她心里最最重要的人吗,居然就这么放得下。
  看来陈媛的来历还是有些模糊的,连司徒清都没有能够了解清楚,白迟迟决定这件事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过现在秦雪松也走了,要找人去帮帮忙才行。
  可惜,司徒远和小紫都在外面云游,否则找他们拿个主意也不错啊,白迟迟顿时觉得有些孤掌难鸣。
  想到秦雪松,白迟迟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他就已经脱胎换骨了,可是司徒清却就是不肯相信,而且还找了那么好的一个理由赶走他。
  不知道大勇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迟迟也不认识警方的人,始终都不能亲自去证实。
  但是,她还是很愿意接受秦雪松的解释。
  “迟迟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房去休息了,我的头很疼。”陈媛看到白迟迟在发呆,也不想再跟她说下去。
  白迟迟挥了挥手:“好的,你去吧。”
  陈媛走上了楼梯,回头看着沙发上白迟迟的背影,咬了咬牙,心想这一次虽然没有能够真正打击到白迟迟,可是后面的路还长着呢,走着瞧好了。
  听到陈媛的脚步声消失之后,白迟迟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她刚才一直都坚强的让自己面对陈媛的每一句话,不能输了气势,即便是跟司徒清的矛盾也不会泄露出一丝一毫。
  现在陈媛离开了,白迟迟才觉得有点累了。
  特别是刚才联想到了秦雪松,心里的那种委屈才慢慢的又涌了出来。
  不过就是因为和陈媛的对话,让白迟迟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她觉得可能自己确实对司徒清有一些误会。
  那就是陈媛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到过昨夜司徒清跟她的那一个吻,这么有力而犀利的武器,陈媛怎么会不用?
  陈媛一直都觉得昨天司徒清去接她,为了她打人是一件特别令她骄傲的事情,可是跟这些比起来,一个吻却可以完胜。
  陈媛居然只字不提,那就说明,她没有真正的跟司徒清接吻,她不敢随便乱说。
  而且,这也说明陈媛当时不知道白迟迟在楼梯上看着。
  白迟迟咬着嘴唇想,难道真是角度的问题?
  “不是吧,司徒清,你说的是实话?”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之后,白迟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之前自己对陈媛说的话是没有错的,一直都是陈媛在用诡计缠着司徒清,他倒是真正清白磊落。
  这样一想,白迟迟的心情又好了一些,只要自己跟司徒清能够好好的,那么一切都可以变得云淡风轻。
  本书来自http:////x.html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