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01
    陈媛放下手里的书,走到白迟迟身边坐下,看着她说:“迟迟姐,你可真是太幸福了,这份豆浆和包子肯定好吃得不得了,应该是传说中千金难求的珍馐吧!”
  
      “这是什么意思?”白迟迟看着陈媛,知道她话里暗藏机锋。    .      .
  
      陈媛微笑着说:“如果不是这么极品的早餐,清姐夫何必一整晚都不回家?我想,他一定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拍了通宵的队,就为了给迟迟姐一份充满了爱意的豆浆和小笼包!”
  
      这时候,张妈把热好的早餐送了过来,白迟迟看到豆浆袅袅的热气和包子晶莹的面皮,微笑着说:“果然是很好的食物,清还挺有心的!”
  
      “是啊,迟迟姐,昨天晚上清姐夫......”陈媛努力把话题朝着昨夜发生的事情上引导,就是希望挑起白迟迟和司徒清之间的矛盾。
  
      白迟迟看了陈媛一眼:“你昨天晚上不是喝醉了吗?怎么知道清一整夜都没有回家?”
  
      “额,这个,是清姐夫跟我说的啊!他刚才不是对我嘘寒问暖来着!”陈媛脸上一红,装作有些不好意思。
  
      白迟迟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豆浆,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说:“真的是好喝得很,又浓又香!”
  
      “我也觉得这豆浆不错,应该是真正的黄豆压榨出来的,这香味就透着一股子清甜!”张妈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了。
  
      白迟迟也不理陈媛,自顾自的咬了一口小笼包,点点头说:“嗯,这肉馅也挺新鲜,好吃!”
  
      “迟迟姐,我刚才说,清姐夫......”陈媛还不死心,盯着白迟迟的嘴角,想要继续。
  
      可是白迟迟却笑着对她说:“媛媛,清那么关心你,怎么就忘了让你尝尝这早餐?”
  
      “他,他不是专门给你买的吗!”陈媛脸上有些挂不住,不快的表情浮现了出来。
  
      白迟迟皱皱眉说:“怎么说,也不该专门给我一个人买嘛!何况都排了通宵的队了,多买一份又怎么了!”
  
      “因为迟迟姐你怀孕了嘛,关心你是应该的,我可不敢跟你争宠!”陈媛没好气的说。
  
      白迟迟看着她:“怎么会是争宠呢,媛媛,你这个定位有点不对哦!”
  
      “迟迟姐,我也就是话赶话顺口说说,你可不要多心!还有,昨天我也不是故意让清姐夫去接我的,而且他还为了我受伤,现在我都觉得很愧疚!”陈媛话里面有一丝丝得意。
  
      不过白迟迟很清楚陈媛现在要表达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说她在司徒清的心里是有分量的。
  
      现在的白迟迟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会轻易让陈媛得逞,至少在表面上不能。
  
      所以白迟迟笑着说:“是啊,我也跟他说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那么多,怎么还这么直接,真是让我很担心!”
  
      “有什么办法?对方都是些社会上的无聊人,我看清姐夫倒是神勇得很!”陈媛有点不服气,明明就是想证明司徒清为了她奋不顾身,白迟迟居然还不屑一顾。
  
      这可是违背了陈媛的初衷,她看到白迟迟那份气定神闲的模样就火大,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挑衅。
  
      这个白迟迟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昨天晚上不是把司徒清拒之门外了吗,而且刚才司徒清出门的时候表情那么难看,一看就知道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可是从白迟迟的表现来看,似乎一切都很平常,她怎么会这么看得开?
  
      对了,一定是装出来的!
  
      “早跟他说了,不要打打杀杀,那是逞匹夫之勇嘛!”白迟迟又吃了一个小笼包,摇着头说。
  
      “清姐夫是看不惯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才会动手的,当时的情形可不像迟迟姐想的那么简单!”陈媛觉得,司徒清英雄救美的行为竟然被白迟迟这样批评,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
  
      白迟迟耸耸肩:“如果换成我就不会。”
  
      “迟迟姐,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你知道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吗,我可是忘得一干二净了!”陈媛气不过,有点郁闷的说。
  
      “知道啊,媛媛,不是我说你,你一个未婚女孩子,还是应该照顾一下自己的形象才是。”白迟迟故意严肃的看着陈媛,轻轻的摇着头说。
  
      “我是什么形象?”
  
      “看起来很是放浪形骸,跟平时的你大相径庭!而且你知道吗,你还抱着清,贴在他的耳边喃喃自语,弄得清好难堪!”白迟迟心想,你不是想要让我误会吗,我给你捅破窗户纸得了。
  
      陈媛一听这话,心里暗笑,看来白迟迟还是吃醋了,刚才的淡定都是假的。
  
      “是吗,清姐夫跟你说的?”
  
      白迟迟点点头:“他心情很糟糕,又不好直接推开你,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让他出去给我买早餐,他二话不说就去了!”
  
      “真是对不起啊,迟迟姐,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肯定很难过吧?”陈媛话虽这样说,可是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道歉的诚意,反而充满了试探的意味。
  
      “我为什么要难过?是你抱着他,又不是他抱着你!再说了,他都专程为了我去排通宵的队买早餐,我还觉得很甜蜜呢!”白迟迟喝完了豆浆,满意的玩着空杯子。
  
      陈媛气得要命,白迟迟话里话外都没有说司徒清对陈媛有什么非分之想,倒是把陈媛说得一副倒贴的样子。
  
      这样一来,陈媛在白迟迟的面前立刻就失去了气场,变得好像矮了一截似的。
  
      不过这都还没有完,白迟迟津津有味的吃着最后一个小笼包,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媛媛,这是清给我买的早餐,我也就不招呼你了,吃完了才对得起清!”
  
      “真令人羡慕,迟迟姐,清姐夫对你和你肚子里的宝宝这么好,你也算是子凭母贵了,好像后宫里的皇后一样高贵!”陈媛讽刺的看着白迟迟。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怀孕了吗!
  
      如果司徒清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未必就真的对我坐怀不乱,说不定一样可以恩爱甜蜜,羡煞旁人。
  
      “不不不,这不一样!首先,我可不是清的后宫一员,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一夫一妻,再说了,我们是先有爱,再有的宝宝,所以更加谈不上什么子凭母贵哦!”白迟迟笑眯眯的吃完了包子,拿了纸巾优雅的擦手。
  
      陈媛狠狠的咽下一口气,只觉得今天早上白迟迟的反应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怎么回事,白迟迟为什么不生气,还一副充满了优越感的样子,她这是凭的什么?
  
      难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对她真的没有一点影响?
  
      不可能的,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让自己的丈夫去照顾另外一个女人,而且还受了伤。
  
      白迟迟不是不让司徒清进门的吗,现在怎么就成了司徒清是受了她的吩咐出门去买早餐了?
  
      失策,陈媛对自己说,刚才不应该主动提出这个意见,结果让白迟迟顺着杆子就爬上来了。
  
      现在倒好,白迟迟可以理直气壮的批评陈媛买醉的行为,还可以大度的说自己不介意。
  
      而且,司徒清一夜未归也是因为被陈媛骚扰之后心情不好,白迟迟让他出去买早餐是为了排遣心里的不快。
  
      买回来的早餐陈媛不但一口没吃着,反而还让白迟迟看笑话,眼睁睁看着她一扫而空!
  
      怎么会跟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陈媛有些气急败坏的说:“迟迟姐,昨天清姐夫为了我打架,幸好没有被人认出来,否则一定又有小报记者乱写的,你肯定又会生气,到时候都是我的错!”
  
      “不会啊,我知道清去救你是出自于他军人的本性,别说是你了,换成街上任何一个受到流氓骚扰的女孩,他都会出手的!只不过,不是每一个被救的女孩都会想要以身相许的吧!”白迟迟富有深意的看着陈媛说。
  
      “以身相许?”陈媛楞了一下。
  
      “是,你要是看到昨天晚上你自己的那些行为,也会这么想的,幸亏是清,要是别人的话,可能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你的报恩呢!”白迟迟站起来。
  
      陈媛跟在她身后,冷冷的说:“迟迟姐,你看到我那样做,怎么都不出来阻止我?难道你看到我对清姐夫搂搂抱抱,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媛媛,我是个眼科医生,又不是心理辅导员!再说了,你跟清都是成年人,你没有分寸,他还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嘛!何必让我出马?”
  
      白迟迟这么直接了当的说陈媛不懂分寸,气势上已经压住了她,陈媛又不能发火,只好讪笑了一下。
  
      “对了媛媛,你去的酒吧叫做什么名字?”白迟迟突然问了一句,让陈媛有点猝不及防。
  
      不过她知道撒谎没有意义,因为司徒清知道那个地方,只好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迟迟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事情也是真巧,我有个后辈刚好在那家迪吧做j,我想,她应该知道对你不礼貌的人是什么来头!”白迟迟嫣然一笑,坐在沙发上,拿起陈媛之前看的那本书翻了起来。
  
      “啊?不用麻烦了,迟迟姐,事情都已经过去,何必再去招惹是非!”陈媛吓了一跳,如果白迟迟说的是真的,自己昨天晚上的招摇不是都会暴露出来了吗?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