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00
    “我走了!”司徒清丢下一句话,抓起自己的公文包就要出门去。    .      .
  
      白迟迟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看得司徒清更加火大,他拉开门就要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白迟迟的电话响了起来。
  
      白迟迟站起来走到床前,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电话,深呼吸了一口气,接通了。
  
      “喂,雪松。”
  
      这句话立刻就让司徒清的脚步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着白迟迟。
  
      “是,我已经起床了,你说。”白迟迟不去看司徒清,她拿着电话走到飘窗上坐下。
  
      司徒清把门关上,走到白迟迟跟前。
  
      “是吗,我就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行,你放心吧,我本来就没有怀疑过你!”白迟迟一边说电话一边看着窗外的刺槐,手上随意的扯着坐垫的穗子玩儿。
  
      司徒清看到她那种潇洒自如的样子,眼中冒着火,她刚才跟自己那么牙尖嘴利的吵架,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的跟秦雪松聊天,聊得还挺不错!
  
      “好的,我会转告爸爸妈妈的。”白迟迟笑起来,她的笑让司徒清心里一阵抓狂。
  
      听这口气,应该是秦雪松在跟她解释那件搞破坏的事情,她就这么轻易相信并且原谅了他!
  
      “下周吗,好的,我很喜欢海豚!”不知道秦雪松说了什么,白迟迟笑得很开心。
  
      这是在约会吧?司徒清看着白迟迟,气得拳头都捏起来了,恨不得把秦雪松从电话那头抓出来狠狠的揍一顿。
  
      “那就这样吧,我会好好的,对,宝宝挺好......”白迟迟巧笑倩兮,跟刚才那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判若两人。
  
      司徒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把抓过白迟迟的手机,恶狠狠的冲着秦雪松说:“谁允许你给我老婆打电话的?”
  
      “司徒清?我是跟迟迟说一声,我见过大勇了,他......”秦雪松大概是又想把之前跟白迟迟说过的话跟司徒清重复一次。
  
      可是没有等他说完,司徒清就用冷得令人害怕的声音说:“我不管你见过谁,但是,要是你再敢接近我老婆,我会废了你!”
  
      “司徒清,你!”白迟迟从飘窗上站起来,想要去抢司徒清手上的电话。
  
      “走开!”司徒清愤怒的对白迟迟大吼一声,震得白迟迟一下就懵住了。
  
      秦雪松焦急的在电话里喊着:“司徒清,你对迟迟客气点!”
  
      “你心疼?我管教我自己的老婆,跟你有什么关系?”司徒清冷笑着说。
  
      白迟迟呆呆的看着他,眼泪哗哗的流着。
  
      “司徒清,我也警告你,要是你对迟迟有一点不好,我不会放过你的!”秦雪松担心白迟迟。
  
      “我的老婆,我娶回来就是为了好好疼她的,为什么要对她不好?”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的眼睛,伸出手去擦她的泪水,白迟迟一摇头躲开了。
  
      “这是你的话,我会帮你记住的!”秦雪松一字一句的说。
  
      司徒清不耐烦的说:“少跟我来这套,我们家的事情轮不着你来插手!”
  
      “行,只要你对迟迟好,我什么都不会说。”秦雪松的语气变得缓和了一点,他应该是顾忌到白迟迟就在司徒清的身边,怕对她有什么不利。
  
      白迟迟看着司徒清,看到他脸上那种恐怖的神情,尽管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可是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想说什么都给我闭嘴!从此以后白迟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是喜欢海豚,可是我会带她去看的!”司徒清低沉的声音让人感到很压抑,很震慑。
  
      秦雪松沉默了一小会,然后说:“行,司徒清,我会把小院子卖给你,就让白叔叔和阿姨常住,我也不会再去打扰他们。至于迟迟,只要你好好爱护她,疼她,我也答应你从此以后不再跟她接触,不见面。”
  
      白迟迟想要去抢电话,可是司徒清个子太高了,白迟迟挺着大肚子很不方便,只能干着急,她不希望两个男人为了自己再次发生什么剧烈的冲突。
  
      “是吗,这样最好!”司徒清一只手拉着白迟迟的胳膊,一只手拿着电话。
  
      “但是,你也要记住,只要你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我都会再次追求她的,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变!”秦雪松做出了让步,他现在诚心希望白迟迟可以过得快乐幸福。
  
      从昨天的事情里,秦雪松也知道了白迟迟是关心着自己的,相信着自己的,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欣慰。
  
      但是他也看到了,为了自己,白迟迟又一次跟司徒清产生了矛盾,这不禁让秦雪松开始反省,自己的存在是不是真的在暗暗影响着白迟迟的生活。
  
      既然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白迟迟的不开心,那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宗旨了吗。
  
      秦雪松想了又想,觉得还是暂时远离白迟迟的周围,说不定少了自己,她和司徒清就不会再有什么芥蒂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仔细观察,秦雪松也发现了白迟迟在勇敢捍卫自己的幸福,她对陈媛也不再是一味的忍让,而是开始反击,并且还颇有成效。
  
      所以秦雪松觉得自己也可以放心的离开,只要司徒清放下心结,就一定会对白迟迟很好的。
  
      陈媛再怎么装神弄鬼,只要司徒清和白迟迟互相信任,他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秦雪松自嘲的想,看来看去,成了白迟迟幸福路上的障碍的人,倒是自己了。
  
      那么退出倒也正是时候,所以当司徒清发怒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秦雪松很快就做了决定。
  
      “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的,这一点就不用操心了。”司徒清觉得秦雪松简直是多此一问,如果不是他,自己跟白迟迟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说了什么?”白迟迟焦急的看着司徒清。
  
      “那好吧,我委托律师找你谈院子的事情,但是你现在让我跟迟迟说句话。”秦雪松的要求让司徒清很生气,可要是就这么斩钉截铁的拒绝,显得太不男人了。
  
      “好,我就在她身边!”司徒清把电话递给白迟迟。
  
      白迟迟急急忙忙接过来,对着电话喊道:“雪松,你跟他说些什么?”
  
      “迟迟,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知道吗?”秦雪松简单的嘱咐了白迟迟几句,果断的挂了电话。
  
      他不能说太多,越说越会舍不得的。
  
      如今只能快刀斩乱麻,让司徒清放心,让白迟迟开心,不要再给她带来麻烦。
  
      白迟迟呆呆的拿着电话,司徒清不耐烦的说:“他还在说什么甜言蜜语,你都听得这样陶醉了?”
  
      “他早就没有说话了。”白迟迟把电话拿在手里,走到飘窗上坐下,默默垂泪。
  
      “没说话是对的,一大早的打来想要替自己开罪!你,今天不要出去了,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司徒清说完,整理了一下领带,转身走了出去。
  
      白迟迟看到司徒清出了房子,走向车库,一会儿就看到他开车去了公司。
  
      怎么会这样,秦雪松一定是被司徒清的口气给吓到了,害怕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才选择了隐忍的吧?
  
      司徒清怎么能这样霸道,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平白无故的猜疑秦雪松,而且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了家里遭到破坏的事情是秦雪松干的,这已经是刚愎自用,蛮横无理。
  
      现在,他又逼着秦雪松离开,一点都不肯反省自己。
  
      白迟迟抱着一个靠垫,把泪水都滴落在上面,她觉得司徒清自己那么不检点,跟陈媛玩暧昧,可是却无耻的理直气壮的指责秦雪松,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这么说也不准确,他就是不相信自己,不放心自己,这种想法就是对自己的羞辱。
  
      白迟迟委屈的想,自从嫁给以来,甚至可以说跟他在一起谈恋爱以来,自己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背叛他的事情,他凭什么这样猜疑自己?
  
      司徒清的这种态度让白迟迟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在温柔的时候是那么的宽厚大度,但是只要是跟秦雪松有关,就会变得像一只刺猬一样剑拔弩张。
  
      更可恶的是,居然拿陈媛当做武器来欺负自己,这一点是白迟迟无法容忍的。
  
      哭了一会儿,白迟迟站起来洗了个脸,她觉得不管怎样,都不能让陈媛看出来自己的痛苦,绝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收拾好了,白迟迟下了楼,看到陈媛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书,但是她明显心不在焉,书都拿倒了。
  
      “迟迟姐,你怎么这么晚才下来,清姐夫都已经走了。”
  
      白迟迟笑着对她说:“是啊,他急着去上班。不过,媛媛你怎么没去?”
  
      “哦,清姐夫说我昨天喝醉了,今天看起来状态不佳,准许我请假一天呢!”陈媛故意站起来摸了一下额头说:“清姐夫就是这样,我都说了我没事,可是他就是不让我去!”
  
      “那你就休息吧,喝醉了酒是要好好的调整一下,否则很容易伤害到皮肤,那就不漂亮了!”白迟迟淡定的说,然后走到餐厅里。
  
      看到张妈以后,白迟迟对她说:“张妈,清说特意给我买了豆浆和小笼包,您帮我热一下吧,否则不是辜负了他的一份好意吗!”
  
      “好的,迟迟!”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