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99

      司徒清走进房间,看到白迟迟正安静的躺在床上,他笑着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说:“迟迟,你还在睡吗,快起来跟我下楼去,我给你买了豆浆和小笼包!”
  
      “我不吃。”白迟迟翻了个身,把背对着司徒清。
  
      “怎么能不吃,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再说你不吃我的宝宝也得吃。”司徒清轻轻推了推白迟迟。
  
      白迟迟缩了一下,对司徒清说:“我不吃,宝宝也不吃,你跟陈媛一起去吃好了!”
  
      “你还在生气?”司徒清本来以为白迟迟没有再锁上门,就代表着已经原谅自己了。
  
      可是他不知道,白迟迟是因为听到了陈媛也在门口说话的声音才会打开防盗锁的。
  
      不管怎样,都不能让陈媛看笑话。
  
      白迟迟对这一点非常清醒,她知道不管自己跟司徒清有多么不愉快,也不能在陈媛面前表现出来,那样就会让她得逞。
  
      陈媛不就是跟在司徒清身后等着来看热闹看笑话的吗,白迟迟知道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尽管司徒清对陈媛还是那么信任,关心她爱护她,可是白迟迟知道她是很有心计的一个人。
  
      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以后,白迟迟觉得陈媛是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样貌似单纯的模样了。
  
      一旦已经开始下手,陈媛就不会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白迟迟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了陈媛,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相信她。
  
      现在陈媛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在白迟迟眼里看来都是有目的的,包括昨天的装醉。
  
      “我为什么不生气?你给我一个理由!”白迟迟还是背对着司徒清说。
  
      “你生气是不是因为陈媛?”司徒清问道。
  
      “你觉得呢?”
  
      司徒清笑着抱住白迟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真的没有必要了,老婆!”
  
      “怎么就没有必要了,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白迟迟坐起来,气愤的看着司徒清。
  
      “你看到什么了?老婆,那不是真的,我是跟你开玩笑。”司徒清其实心里还是很后悔的,觉得自己那种做法太幼稚。
  
      一个堂堂总裁,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司徒清自己也搞不懂。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好笑。
  
      可是不管是谁,遇到了感情问题,总是会有些出乎自己意料的举动,事后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白迟迟生气的说:“开玩笑?你跟陈媛两个人就在我的面前接吻,这算是开的什么玩笑?”
  
      “老婆,那不是真的,角度的问题。”司徒清现在解释起来也有点没有底气。
  
      “角度问题?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清,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知道对我的伤害有多大?”白迟迟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涌了出来。
  
      整整一个晚上,她都没有睡觉,脑子里总是重复着那一幕,赶都赶不走。
  
      可是现在司徒清竟然用了一句轻飘飘的开玩笑就想抹过去,白迟迟觉得太好笑了。
  
      “老婆,我错了,我那是为了气你,对不起。”司徒清现在真的认识到了错误,他也不想再多说,只想着跟白迟迟道歉,让她原谅自己。
  
      其实她的眼睛红红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就没有休息好,司徒清也是很心疼的。
  
      “你为什么要气我,我是你的老婆,是你孩子的妈妈,你居然故意来气我!”白迟迟越想越觉得委屈。
  
      司徒清抱着她,内疚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我不是这样的,但是我就是受不了你对秦雪松那小子”
  
      “你又来了!我们就事论事,你又扯上秦雪松干什么?”白迟迟觉得司徒清根本就是在狡辩。
  
      明明他自己有错,可是却又想找点理由出来。
  
      “老婆,你听我说,这件事情的起源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跟你吵架?”司徒清皱起眉。
  
      白迟迟摇着头说:“你根本就是强词夺理!你要去接酒醉的陈媛,我并不反对,可是你接她就接她,为什么接回来之后还跟她在客厅里卿卿我我?”
  
      “现在,你不但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还狡辩说那是假的,是角度问题!这也就算了,你还将这件事情的起源归结到秦雪松身上,司徒清,你太无聊了!”白迟迟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
  
      本来满心歉意的司徒清听了她的话,心里的火气又一次被激发了出来。
  
      为什么一提到秦雪松,她的反应就这么大。
  
      而且要是她肯冷静的听自己说完,就会知道这件事情就是从秦雪松那里起源的。
  
      可是她没有,她只要一听到秦雪松的名字就无条件的开始为他辩解,这是什么意思?
  
      “迟迟,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司徒清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他看着白迟迟的眼睛,伸出一根手指头。
  
      “我没有亲陈媛!是,我承认陈媛对我还是有些感情的,但是那都是发乎情止乎礼,我司徒清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而且,陈媛对我的感情是单纯的,她只是暂时无法控制!”司徒清停了一下。
  
      接着他好像很难说出口似的:“但是,秦雪松,他跟陈媛不一样,他是处心积虑的,想方设法的希望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司徒清低声怒吼了一句:“这个混蛋!”
  
      “你才是混蛋!司徒清,你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跟陈媛发乎情止乎礼?别恶心我了!”白迟迟觉得司徒清的话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他把自己标榜得太好了。
  
      在白迟迟看来,秦雪松对自己的感情才是最纯粹的,他根本就不计较不在乎得到什么,无私的对自己好,对父母好,不求回报。
  
      至于那个什么搞破坏的大勇,白迟迟觉得自己既不认识,也没有听到他的话,凭什么就这样把一切的错误都放在秦雪松的身上?
  
      “迟迟,老婆,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的话?你不知道,秦雪松他的为人是不值得你这样信任的!”司徒清被白迟迟的话弄得心里很不舒服。
  
      怎么能把自己跟陈媛的关系称为恶心?
  
      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词语,白迟迟这是口不择言还是发自肺腑?司徒清觉得很难过。
  
      “他是什么为人?司徒清,请你不要把你的观点强加到我的身上,那我让你跟我一样去看待陈媛,你会不会同意?”白迟迟冷笑着说。
  
      司徒清皱起眉头:“老婆,你不要这样无理取闹!”
  
      “你现在觉得我无理取闹?我是无理的吗,不会吧,好像抱着别人亲的那个人是你吧!”白迟迟觉得司徒清才是胡搅蛮缠。
  
      “白迟迟,你不要太过分了!”这句话终于引起了司徒清的强烈不满,他猛的站起来。
  
      自己不是都已经跟她解释了吗,那只是一个玩笑,是为了让她知道吃醋的感觉,并不是真的亲了陈媛,她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其实司徒清不知道女人就是这样的,不管是多么理智的冷静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听不进去任何的解释,甚至会越抹越黑。
  
      “我过分?司徒清,就算我维护秦雪松,可是我也没有发疯!你要是真的亲了陈媛,那也罢了,你还不承认?我对你太失望了!”白迟迟也不甘示弱,站在司徒清的面前说。
  
      司徒清咬着牙,额头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他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一个男人,而且不妥协不让步,面对白迟迟已经克制了很多,但是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狡辩不是司徒清的长项,他知道自己确实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那就是假装亲陈媛。
  
      不过司徒清心里的打算是,他好好坦白以后,白迟迟会跟自己相视一笑,然后一起下楼去吃早餐。
  
      但是白迟迟竟然一点都不肯相信,还冷嘲热讽,借着这件事情跟自己纠缠不清。
  
      这些都算了,她竟然又提秦雪松。
  
      “你就这么不信我?”司徒清冷冷的看着白迟迟。
  
      白迟迟看着他的脸色,听着他的口气,更加生气了。
  
      明明就是他没有道理,可是却用这种语气来加强他的自信,这不是硬撑着不承认错误吗。
  
      “我信你,但是也不代表我就跟你一样,你以为我会无条件的盲目的跟你一起去诋毁秦雪松,然后笑嘻嘻的跟你一起去接喝醉酒的陈媛,站在旁边看着你亲她?”白迟迟的口齿越发的伶俐了,说得很刻薄很可恶。
  
      司徒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行了,你别说了。我给你买的早餐就在楼下,你自己下来吃。”司徒清不想再说下去了。
  
      白迟迟倔强的说:“我不吃,你这是给我一巴掌以后又来给我糖吃,我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管你吃不吃!我换衣服上班去了!”司徒清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火气,他怒气冲冲的脱下衣服狠狠的摔在沙发上,然后打开衣柜一顿乱翻。
  
      看着司徒清气呼呼的洗漱穿衣服,白迟迟也觉得很委屈,她默默的坐在床上流着泪水。
  
      两个人都在赌气,都不肯妥协,整个房间里就剩下司徒清找衣服穿衣服的声音。
  
      白迟迟瞥见了司徒清换下来的衬衣袖口的血迹,她心里有点吃惊,也担心的想要去看看,却无法让自己开口。
  
      算了,管他的呢,看样子是昨天受伤了,活该。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