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96

  
  陈媛还是不甘心,她想要做最后的努力主动去吻司徒清,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司徒清却大声的喊道:“张妈,媛媛回来了,麻烦你给她做碗醒酒汤吧!”
  张妈从房间里出来,披着一件外套,眯着眼睛说:“媛媛回来了?我知道你喝醉了,早就给你做好了盛在保温杯里了!”
  “那倒给她喝吧,看她都有些站不稳了。”司徒清趁机把陈媛安顿在沙发上,然后跟着张妈走到厨房去了。
  张妈的醒酒汤放了大量的番茄酱和小黄花,陈媛喝了一口,确实提醒神脑,想再装醉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司徒清扶着陈媛,带着她上了楼,打开房间门和灯,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媛媛,睡觉吧,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记得的。”司徒清知道喝醉酒以后会是什么样。
  现在陈媛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会像一阵云烟,从她脑海中飘走,什么都不会留下。
  当然,除了头疼,那是宿醉之后的唯一后果。
  傻丫头,经过这一晚,你会知道借酒买醉并不好玩,而且对你的生活起不到什么积极的作用。
  还是好好的休息休息,等到了清醒的时候,你会慢慢想通的。
  “清姐夫,你去哪里?”陈媛躺在床上,泪水缓缓的流淌着,看着司徒清有气无力的说。
  司徒清笑了笑:“还能去哪里,我回房间去陪着迟迟。”
  “看来,你还是最爱迟迟姐!”陈媛伤心的说。
  “不是最爱,是只爱。媛媛,你别想那么多,快睡吧!”司徒清说完,拉上门离开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朝着白迟迟的方向去了,陈媛一下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走到门口静静的听着。
  司徒清停住了脚步,司徒清开门的声音,可是不对,他好像没有打开门,而是使劲的推了几下。
  “迟迟,开门!”尽管声音很小,可是陈媛却也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是白迟迟把司徒清给关在门外了,这是因为他跑到迪厅来找自己的原因吧?
  陈媛刚才都没有注意到白迟迟就在楼梯口上看着司徒清和自己,否则她一定会强行抱着司徒清吻他的。
  但是,白迟迟现在不让司徒清回房,那也够了,反正只要他们闹别扭吵架,陈媛心里就会觉得很高兴。
  偷偷的把门打开一点点缝隙,陈媛果然看到司徒清站在房间门口低声的在说着:“迟迟,你别这样!”
  可是不管司徒清怎么说,白迟迟就是不开门,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着。
  陈媛看得很开心,她觉得今天这一招还算是成功的,虽然没有打动司徒清,可是至少证明他是关心自己的,是可以为了自己得罪白迟迟的,这也不错。
  现在看司徒清能不能敲开白迟迟的大门,如果她开了,他们今天晚上肯定会和好,这种情况陈媛也见得多了。
  但是如果白迟迟执意不开,那就太好了,这就说明他们之间又要产生裂缝。
  等了一会,陈媛看到司徒清有些生气的在门口徘徊着,然后他把手一甩,噔噔噔就下楼去了。
  很好很好,白迟迟你做得不错!陈媛在心里欢呼着,然后她跑到飘窗,躲在窗帘后面看到司徒清急急忙忙的穿过院子,走到了大街上去。
  他去了哪里?陈媛猜想着应该是去车上了,因为自己要他背着回家,所以车子还在街头上呢。
  果然远远的传来汽车开锁的滴答声,陈媛满意的点着头笑起来,然后走到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
  真不错,白迟迟现在是不是正在房间里哭泣呢?管她的呢,反正我现在心情不错!
  陈媛拿出一支烟,坐在飘窗上很惬意的抽起来,她看着窗外昏暗的夜,觉得总算是没有白白的演了这一场戏。
  如同陈媛猜测的,司徒清径直去了车上,他刚才敲门的时候,本以为白迟迟会打开门,然后愤怒的指责自己跟陈媛。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自己也就可以告诉她,看着心爱的人跟别的人在一起是个什么感觉,然后再告诉她,自己跟陈媛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或者这样一来,白迟迟也就不会再生气,而且也会理解自己为什么对秦雪松的所作所为那样愤怒,两个人会因为误会消除而重归于好,相拥而眠。
  可是没想到,白迟迟居然选择了消极抵抗的政策,她根本就不开门,不给司徒清反驳她的机会。
  夜深了,司徒清也不能硬是跟白迟迟斗气撞开卧室的门,他也不能打扰到家里人的休息,尤其是不能惊动了父亲。
  所以没办法,司徒清只能选择暂时忍耐,就让白迟迟一个人冷静冷静,想一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不过不管白迟迟是否冷静,司徒清自己却实在是心绪难平,他拉开车门坐上去,抽了一支烟,还是觉得情绪很低落。
  刚才是不是不应该故意让白迟迟误会?她一定很伤心吧,会不会哭,会不会惊扰到肚子里的小宝宝?
  司徒清不让自己后悔,他的个性不允许他优柔寡断,做了就是做了,有什么后果就勇敢承担。
  既然是白迟迟有意护着秦雪松在先,那么自己假装跟陈媛关系暧昧不过是对她的小小惩罚而已。
  虽然这样想,司徒清还是忍不住担心起白迟迟来,他远远的看着家的方向,知道自己的卧室窗户在什么位置,那里依然是黑漆漆的,白迟迟没有开灯。
  司徒清的心里充满了压抑,他知道白迟迟关上卧室的门看似因自己而起的,但是终究还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
  想来想去,司徒清觉得很烦躁,车子里的空气也不好,所以他干脆一脚油门,开着车去了白迟迟曾经带他去过的那条美食街。
  陈媛坐在飘窗上,看着司徒清的车从楼下疾驰而过,她有些诧异,他会去哪里?
  看看时间,都快要午夜两点了,司徒清会不会情绪失控?陈媛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画蛇添足。
  本来司徒清以为自己喝醉了,如果这时候给他打电话关心他或者是跑去找他,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算了算了,还是洗洗睡了最现实,管他们呢,闹得天翻地覆才是最好的!
  陈媛偷偷看了看白迟迟的窗户,没有见到灯光,她难道就没有听到司徒清汽车开过的声音?
  但是陈媛哪里知道,白迟迟现在跟她一样,静静的站在窗帘后面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只不过陈媛心里很放松,白迟迟却很沉重。
  梳理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事情,白迟迟依然不能够释怀,即便自己维护了秦雪松,司徒清做出那种事情来也太过分了。
  因为秦雪松跟自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情分很难割舍,对他的嫌疑产生一些怀疑也都是很正常的,是一种本能,对待亲人一样的本能。
  可是司徒清,他明明知道陈媛对他的心意,却跟她亲昵,这不是更加会让陈媛产生幻想吗?
  如果他对陈媛没有感觉,却吻了她,那么陈媛会怎么想?或者他对陈媛有感觉,情不自禁吻了她,那自己该怎么想?
  白迟迟觉得司徒清这一点做得简直太混蛋了,所以她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一个自私且无赖的司徒清。
  两个人彼此很了解,所以白迟迟也猜到了司徒清可能是在故意气自己,那么他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套说辞。
  不能给他机会让他振振有词,这才是白迟迟关上房门的原因,把一切都杜绝在门外!
  不过做是这样做了,并不代表心里就真的是情愿的,白迟迟听着司徒清的敲门声,心里非常难受。
  但是她倔强的不让自己开门,靠在床头默默的听着司徒清的声音,一动不动。
  后来司徒清离开了,司徒清去了车上,司徒清驾车离开,白迟迟都了然于胸。
  那又怎么样呢,难道主动跟他求和,主动去给他打电话?白迟迟觉得自己做不到。
  是非对错如此明显,凭什么要自己去做低头的那一个。
  你要亲吻陈媛,那你就去亲吻,你要开车去什么地方,那你就去!我是眼不见为净!
  白迟迟知道司徒清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不会有事的,不过就是心里不痛快,所以去吹吹风而已。
  努力让自己不担心,白迟迟倒了一杯牛奶喝下,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眠。
  她太高估了自己,以为真的可以放心得下,但是怎么可能呢?那么深爱着的一个男人,他半夜开车去了哪里,他会不会超速,会不会跟人打架,都是白迟迟心里担忧的事情。
  白迟迟翻来翻去,肚子里的宝宝也变得焦躁起来,一会儿踢她一下,仿佛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司徒清,你太可恶了,害得我们娘儿俩不得安宁!你要接陈媛就去接吧,干嘛要跟她亲吻,还被我看到?
  白迟迟想不通,但是她的个性也不会让她轻易妥协,就算是担心和烦躁,也不要主动去给那个犯了错误的男人打电话。
  忍耐着,终有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困到不行了我就不相信还睡不着!白迟迟这样对自己催眠着。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窗外的天空一点点亮起来的时候,她依然没有办法睡着,只能眼睁睁看着朝阳渐渐的升起来。
  本书来自http:////x.html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