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45
  郑昊东看看夏筱筱,再看看邵湛平手里的桔子,清了下嗓子又拿了一个桔子剥开来放到了筱筱的面前!

  筱筱把茶叶放好,拿着茶壶去了饮水机前接热水。 邵湛平看一眼茶几上的桔子,再看着对面的郑昊东淡淡一笑:“郑大哥的餐馆里不忙吗?”

  “还可以!不是很忙!邵团长结婚后不久应该就要回部队了吧?”对上邵湛平那双清冷的眸子,郑昊东也淡淡的笑了笑。

  “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我听筱筱说邵团长的腿伤过段时间就好了,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郑昊东的视线落在邵湛平的双腿上。

  筱筱接好茶水走过来,听郑昊东的问题不等邵湛平回答抢着说道:“他还在恢复期呢……”她是不想邵湛平太尴尬。

  筱筱的话刚落,就看到客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赵雅慧从外面拿着一包名贵的东西走进来。筱筱立即迎过去:“妈,你这是去哪儿了?”

  赵雅慧笑着走过来:“东楼你张阿姨说她的二女儿从德国带回来一些营养品,说是里面有专门治腿的,之前我不是帮她的忙吗?非要让我拿给湛平吃,等你们走的时候呀,把这个带上!”

  邵湛平听岳母的话眼底有些复杂的东西闪过,还是看着岳母笑笑:“妈,谢谢您!”

  赵雅慧笑笑:“都是自家人,不用跟妈客气!”

  看赵雅慧回来了,郑昊东站起来要离开:“阿姨,我店里还有些事,先回去了。”

  “那怎么行?今天你哪也不能去!再说了筱筱和湛平是第一天回来,你陪他们说说话。上次是在你的餐馆里吃的,你自从回来还没在阿姨家吃过饭呢”赵雅慧立即挡住郑昊东,说什么也不让他走。

  “是呀东子哥,你就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吧!。”听母亲挽留郑昊东,筱筱也跟着挽留他,虽然心里明白他留下来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有些话她总不能不说。

  “好吧!那我今天就留下来!”郑昊东听母亲两人的话也没再坚持,倒是爽快的重新坐下了。

  这顿午餐因为有郑昊东在,吃的气氛还算活跃,邵湛平今天还算健谈,跟郑昊东聊了很多。当然也只是一些关于部队,或者关于餐馆的事。午餐过后没多久,郑昊东就离开了。筱筱原本想跟母亲一起收拾厨房,被赵雅慧推了出来。

  “你陪湛平说说话,这点儿活妈一个人做就行了。”

  筱筱从厨房里出来,发现邵湛平已经不在客厅了,看到卫生间的门开着,她立即走了过去。看到邵湛平正转过轮椅来想关门,看她走过来又放弃了。

  “你想上卫生间?”她边说边微咬了下唇,在心里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没结婚前她是真没想过有这么多细节上的事等着自己,现在家里除了自己能帮他,再没有第二个男人了。

  邵湛平微点了下头,没说话。

  筱筱轻吐了口气,知道自己也逃脱不了,回身先关上卫生间的门,看着他紧抿了下唇线,想想要做的事,人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我帮你吧……”筱筱这话一说完就有一种想咬舌自尽的感觉。

  邵湛平沉默的看她一眼,眸光流转了片刻缓声道:“算了,我给小李打个电话吧……”

  “……那你……能忍到他来吗?”夏筱筱听他的话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样跟他亲密接触,她真有些接受不了。

  邵湛平没说话,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小李的电话,简单的一说立即收了线。抬头看着她:“他就在附近,马上就来了。你先出去吧!”

  筱筱觉得有些抱歉,但这种事又无能为力,微咬着唇心里复杂的走出了卫生间。

  好在小李来的确实很快,大约五分钟后就响起了敲门声,筱筱立即走过去帮他打开了门,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再抬手指了下卫生间。小李立即跑过去,接着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小李就推着邵湛平走了出来。看到赵雅慧已经收拾完厨房走了出来,邵湛平遥控轮椅到了赵雅慧的面前:“妈,下午我约了市中心医院的老专家看腿,我和小李先走了,筱筱你留在这里吧!”说完遥控轮椅要离开。

  “湛平呀,让筱筱跟你一块儿去吧!反正妈也没什么事,以后也有的是时间。筱筱,你跟湛平一起去吧。”赵雅慧一听女婿的话便让女儿跟着一块儿去。

  “那……好吧!”筱筱点点头,回房间拿上自己的包跟着邵湛平一起离开了。

  车子慢慢的驶出小区,邵湛平不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好在小区离医院不是很,大约二十多分钟就赶到了。小李推着邵湛平,筱筱跟在两人的旁边直接去了那个老专家的办公室。

  老专家姓杨,是邵湛平所在部队的孙师长介绍的,今天跟邵湛平也是第一次见面。因为之前已经打过电话,小李一进去就向杨老介绍了自己的团长。杨老点点头,走到邵湛平面前开始替他检查。筱筱静静的站在旁边,听着两个人的一问一答。

  其实从一开始接触邵湛平开始,她一直以为他的腿没什么希望了。可是现在听这个老专家的话,好像还有治愈的可能,虽然这个男人总喜欢找她的麻烦,对她的态度也不好,但她还是希望他能站起来,像个健康人一样的生活下去。这样等到三个月他们离婚的时候,她会离开的更安心一些。

  把邵湛平的伤情问的差不多了,杨老拿出了自己的针灸包,开始熟练的给邵湛平下针,片刻之后邵湛平的双腿上就已经布满了银针,杨老拿出艾条示意筱筱帮忙一起插在银针上。筱筱把包放下,学着杨老的样子一起把银针全都插好艾条,再一根根的点上。不一会儿的时间,房间里便弥漫出一股艾灸的味道。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离开时,杨老让邵湛平三天以后再来医院。三个人谢过杨老这才出了他的办公室。走出去大约十几米的距离后,筱筱发现自己的包落在了杨老的办公室,便又折回去取。

  杨老看她又回来笑了笑,筱筱谢过杨老想离开的时候,看着杨老追问:“杨老,请问湛平的腿能治好吗?”

  “这个暂时不好说,过两天看看吧。你们既然是夫妻,每天晚上的时候给他按摩半个小时,对他的腿伤很有好处!”

  筱筱轻咬了下唇,还是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杨老!”

  “这种伤痛是最打击人的自信心的,我看湛平是个很傲气的年轻人,你平常要好好照顾他,如果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恢复的会更快!”

  “嗯,好的!”筱筱点点头出了办公室,看着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邵湛平,这才明白邵湛平的腿伤原来真的很严重。

  筱筱走出杨老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小李和邵湛平正等在走廊的尽头,她立即小跑过去,三个人一起出了医院大楼。筱筱坐上车的时候,发现小李关上车门没上来,明白邵湛平有些话想对自己说,便扭头看着他。

  “想跟我说什么?”

  邵湛平看她一眼,慢慢收回视线看着前方缓声开口:“我们虽然只是一场协议,但现在在法律上,你是我的妻子,也是邵家的儿媳妇。我今天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筱筱有些纳闷,邵家的人她已经全都见过了,难不成是他的战友?

  “我母亲……”邵湛平淡淡开口。

  筱筱愣了一下,这些年跟在邵正飞的身边进出邵家,她多少知道一点,邵湛平的母亲早就去世的事情。现在听他开口,明白这是件很严肃的事,原本想拒绝,毕竟她这个儿媳有欺骗的嫌疑,她不想欺骗一个已经去世的老人。可是想起刚刚那个杨老说的话,她小小的纠结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好。”

  车子很快驶出了医院,向着这座城市的墓地驶去。也许是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邵湛平的脸一直有些暗沉,筱筱也失去过父亲,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她非常了解,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车子赶到墓地的山脚下时,刚好是下午的三点多,小李把车子停好,再把邵湛平放到轮椅上。因为这里是墓地,所以道路的两边有很多卖鲜花的,邵湛平自己摇控轮椅过去买了一束白菊放到了自己的双腿上。

  这座山虽然不是很高,但以邵湛平的体格筱筱推起来还是有些费力气,幸好有小李在,她只是静静的跟在两人的身边,大约十几分钟后,终于在邵湛平母亲的墓碑前停了下来。小李把团长停好,这才退到了一边。邵湛平把鲜花递给筱筱,筱筱立即接过来恭敬的放到了邵母的墓碑前,接着在他身边站好。

  “妈……,这是您的儿媳妇,她叫夏筱筱,今天带来让您看看……”邵湛平说完立即抬头看着筱筱:“跟妈问声好吧……”

  筱筱沉默的点点头,看着邵母的墓碑尊敬的鞠了一躬:“妈,我是筱筱,是您的儿媳妇,我会照顾好湛平的,您放心吧。”

  邵湛平听她的话微眨了下眼睛,眸底有些复杂的光在闪动。

看过《闪婚老公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